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程琳的故事
    大表哥被自己的屁股吸引到了?

    李沐这两天因为这件事有些消沉,甚至觉得有些难以理解。屁股有那么能吸引人吗?而且还是自己这个堂堂大男人的屁股。

    “李沐,今天跟我一起去撰稿人家里逛逛,我已经打电话预约好了。”

    张宁坐在李沐的身旁,不懂他为什么这几天总是一副消沉的模样,但是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

    前两天他前往新闻社寻找撰稿人和记者的时候发现那个撰稿人早已经辞职,而记者也在五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不过所幸的是新闻社中有着撰稿人至今还在联系的朋友,通过那个人的牵线张宁总算是在昨天下午和撰稿人进行了联系。

    撰稿人名作程琳,如今居住在距离这里也就半小时路程的阳光小区中,据说如今是专职主妇。

    “知道了。”李沐叹着气,起身回房间换衣服。

    他没有专门的睡衣或者居家服,平时在家里穿的是几年前已经过时的,偏小的衣服。

    李沐不喜欢穿短裤,不过毕竟腿比较纤细,因此平时比较喜欢穿各种偏向塑身的衣服。回到房间打开衣柜,然后为自己换上一件黑色的长裤。

    然而当双腿伸进裤腿,双手提起裤子的时候,李沐却发现有点不太对劲了。

    怎么感觉这条裤子紧了很多?

    他尝试性的将裤子提上来,却又发现扣子居然也有点扣不上了。

    “诶?”李沐回头看了眼自己的臀部,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裤子突然就好像偏小了点?

    他眉头紧皱,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前几天大表哥会被自己的屁股吸引到了。

    虽然这段时间下来确实小腹腰间的赘肉都不见了,体重也轻了些许,但是似乎有一部分的赘肉转移到了臀部,让他的屁股比以前更加丰满了一些,这就导致裤子扣难以扣上的情况了。

    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红,李沐总感觉自己的屁股吸引了吴安这种事情简直羞耻到爆表。

    勉强穿上裤子,感觉臀部被绷的有些难受,而且穿好裤子后回头看去,那臀部被裤子绷出了惊人的弧度。他立刻选择换了一条稍微宽大一些的裤子,这才慢吞吞的走出了房间。

    “怎么换个衣服这么慢?”坐在客厅的张宁抬头看去,却见李沐的脸色不太好,他关心的询问道,“怎么脸色这么差?又发烧了?”

    发烧情况已经在昨天彻底消失了,按照桥本樱的说法就是李沐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她。

    “没。”李沐叹气道,“我该去买裤子了。”

    “那就买呗,还要我陪你不成?”

    “.…..”

    心情差劲的李沐无言的跟着张宁前往了撰稿人程琳的住所,程琳的家也算是处在市中心的位置,小区倒是和李沐家同样的破旧,但是倒是也有楼梯的存在。

    两人一路上也没说话,李沐正因为臀部勾引了表哥而感到羞恼,而张宁却正在想着等会儿应该怎么和程琳进行沟通。

    坐着电梯来到程琳家的门前,张宁丢下烟头,挺胸抬头收腹,一瞬间就从一个小痞子的气质转换到了正经社会人,随后他面带微笑轻轻叩响了大门。

    片刻后,程琳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014.程琳的故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片刻后,程琳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请进。”

    由于张宁已经和她有过沟通,因此程琳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感到惊讶。

    走进屋内,李沐发现程琳的家和他的家几乎是同一种气氛。

    几乎没有人气,一进屋就能感受到淡淡的清寒,屋内没有任何植物也没有其他人,似乎只有程琳一个人在居住。

    两人坐在了程琳的对面,李沐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事情,观察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六十好几的女性。

    此时的程琳看上去有些不安,她的双手放在桌下,微微低着头,目光左右闪避着。她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带着些许的老人斑,眼袋极重,似乎是长期为了什么事情而发愁,因此表现的极其没有精神。

    “程阿姨你好,电话里我们沟通过,我是为了十年前城西高中那件事情来的。”

    张宁现在倒是显得礼貌了不少,没有满口老子老子一脸痞气。

    “我知道。”对方迟疑了片刻,然后才缓慢的说道,“十年前我是和吴佳记者一起去采访的,他负责采访,我负责记录和写新闻,算是搭档…...”

    “吴佳?”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名让李沐有些茫然。

    “就是当年的记者,五年前车祸去世了。”张宁解释后对程琳说道,“原本我还想着去问吴佳记者,但是他已经去世了所以只好来问你,不过没想到你也参与了采访。”

    “.…..”程琳沉默片刻后才继续说道,“其实吴佳不是因为车祸而死的。”

    “唔?”

    刚勾起李沐和张宁的好奇心,程琳却立刻又将话题拉了回来:“十年前那件事闹的沸沸扬扬,首先是桥本樱这个留学生自杀的事情,原本学生自杀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因为是留学生的缘故一开始我就很关注这件事。”

    “采访原本是想要调查桥本樱自杀背后的故事,于是我们第一次前往了城西高中,我们去的时候距离自杀也就一天不到的时间。

    我们怀疑她自杀是因为校园欺凌,因此逐个采访了桥本樱的舍友,同学以及老师,从他们口中,我们得知桥本樱是一个积极开朗乐观,有点自来熟的女生。另外,在隔壁班级,我们也了解了她长期被欺凌的现象。

    欺凌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她是个日本人,几乎她班上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在接受采访时这些人或许都得到了封口令,也可能认为自己其实是杀手之一,所以都没有提到欺凌的事情。后来我们就专注从隔壁班级,其他班级的宿舍学生那边收集桥本樱被欺凌的情况……因为校园欺凌事件作为新闻有不错的热点,所以我们连续几天都在学校附近的旅馆过夜,大概是第三天,学校出事了。”

    李沐和张宁听的很认真,而这个时候,程琳的脸上却突然浮现了恐惧的表情,这让李沐顿时将心提了上来。

    “一个曾经欺凌过她的舍友在第二天夜里突然上吊自杀,而我们在第一时间去了现场,发现这个自杀有点不太寻常。

    正常人上吊自杀不论如何都会下意识的挣扎,但是这个女生却没有一点挣扎的痕迹,甚至在临死之前还在笑着,嘴巴张开好像要说什么。”程琳的语速越来越快,声音也变得渐渐低沉,“之后第三天清早,桥本樱的班主任从教学楼上跳下,同样,他的嘴角上扬微笑,嘴里也像是想要说什么。”

    “这两次自杀过后,我们也有点不敢继续呆在学校附近了,学校也变得人心惶惶,曾经欺负过桥本樱的学生全都选择请假休息一段时间,而我们也回到办公室写下了关于桥本樱受到欺凌而自杀的新闻,不过没有提到其实还有两人不自然自杀的情况。”

    张宁这才恍然大悟:“我还以为自杀事件是三个月以后的,原来是第一篇新闻你没写上是吗?”

    程琳没有回应他,反而像是沉浸在了回忆中,她目光无神的看着桌面,肩膀在微微颤动。

    “三个月后,我们听闻城西高中又出现了牺牲者,之前的疑问一直在脑海里徘徊,所以我们又回去了,而这一次不是自杀,是在卫生间内活活用自己的指甲将喉咙割破,流血过多而死,同样,这次自杀的人脸上也带着笑容,嘴也半开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