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失忆?
    实际上要说生气,李沐倒也没有多气,从小到大他的模样都算是偏向女性化的那种,这种言论不知道听了多少。

    不过没想到张宁居然给他出头了。

    张宁这家伙在班上属于小霸王类型,当任着体育委员,带头打架委员,护短委员三大职位。通常班上如果有人被其他班级的人欺负了,他都是率先带头找场子的那个,当然如果班上的同学欺负别人了,他也是率先站起来护短的那个。

    他在班上的名声两极化,一些同学认为张宁是个有勇有谋为人正直讲义气的好人,一些同学认为他是个脾气暴躁的痞子,但是总体而言他在班上说话的能量比李沐要大的多。

    张宁一发怒,顿时整个包厢内的同学们都噤声,各个瞪着眼睛你看我我看你,直到李沐开口说话。

    “张宁你过来坐,大家喝酒的拿酒喝饮料的拿饮料!那个陈昊!过去帮班主任拿东西!”

    他的话打破了平静,片刻后同学们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说起了暑假的琐事,倒是那几个被张宁吼了一顿的同学一脸憋闷,却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被张宁照拂过的原因也不敢多说什么。

    李沐并不喜欢聚会这种事情,不论是家族聚会、婚礼聚会、朋友聚会,反正他没有一样是喜欢的。或者说他压根不喜欢这种喧闹的环境。

    张宁从一旁拿过一瓶啤酒,自顾自的用牙咬开然后给自己倒,坐下后又对李沐问:“喝酒不?”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喝酒。”

    “以后上班了总得喝的嘛,现在先练练酒量。”

    “滚滚滚。”李沐没好气的推开了他的酒瓶,然后双手托腮怔怔的看着前方的桌子。

    大排档上菜的速度很快,李沐由于对聚会没太大兴趣的原因便闷着不说话,时不时吃两口菜,喝口饮料什么的,想着就这么混过去。

    边上坐着张宁和陈思琪,这两人一个是高一同桌一个是高二同桌,关系都不错,李沐坐在他俩之间倒也感觉挺舒服的,起码几人还能说说话。

    酒过三巡,张宁喝的已经有点懵了。

    他时不时给自己灌一口啤酒,眼睛半睁着扫视桌上的饭菜,却猛然站起身一拍桌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宁的身上,一个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沐吓了一跳,赶紧拽着张宁的手臂想要把他按在位置上,但是张宁却一把甩开了李沐,大声的说道:“我要找个人!叫…..叫啥来着?”

    “刘振义。”李沐无奈的提示道。

    “我要找个人!叫刘振义,今年二十五到三十岁左右……”他刚说完,就软绵绵的直接趴在了桌上。

    周遭所有同学都满脸无辜的左右看看,随后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

    李沐无奈的朝着班主任用眼神示意,得到了同意的答案后便将自己手机中收到的聚会钱全部发给了班主任,然后拖着李沐走出了大排档。

    张宁这家伙倒也没有喝到不省人事的程度,他半边身子压在李沐的身上,迷迷糊糊的被李沐撑着走在街上。

    傍晚时分街头的行人比白天多了数倍,李沐撑着张宁走在街上总觉得自己也在陪着这家伙在丢人。

    毕竟哪有人在这种时候喝的昏醉?

    012.失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毕竟哪有人在这种时候喝的昏醉?

    李沐本想着将张宁带回他家里,但是看看他这幅喝醉的模样,感觉如果带他回去的话可能第二天张宁就会被他父母打的半身不遂,便只能将其带到了自家小区的楼下。

    可是张宁半边身子都靠在李沐的身上,这家伙起码也有一百四五十斤,刚刚从大排档那条街走过来就已经压的李沐浑身酸痛了,而自家小区的居民楼却只有楼梯没有电梯。

    李沐的大表哥一大早就已经出去找工作了,打电话给他却发现这人跑到了城市的另一端压根不可能现在过来帮忙,于是李沐干脆便把张宁直接放置在了小区花园的石凳上,然后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边上。

    张宁微微眯着眼,望着天空思考人生,也不知道脑袋里头在想些什么。

    “你这段时间会不会恨老子?”

    他突然扭头对边上的李沐问。

    “你发什么病?”李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要是没醉就自己走上楼,我扛不动你。”

    “吹了一会儿风,感觉好多了。”他站起身,正打算来个懒腰,却身子一晃又摔回了石凳上。

    不过看样子应该好多了。

    回到家,在影子中憋了半天的桥本樱又钻了出来,兴奋的跑去拿起遥控器看电视,而张宁便直接躺尸在了地上,迷迷糊糊的仰望天花板,嘴里嘟囔着什么。

    这家伙挂掉的时候是十年前,那时候还流行着大屁股电视机,而李沐家里的电视机却已经是更新换代过的平板挂式电视机,再加上内容更加丰富的节目,这让桥本樱瞬间就沉迷在了电视的天堂中。

    反正在她没来之前,李沐家的电视一个月怕是都开不了一次。

    “喂,桥本樱。”

    “叫我樱就行了。”她头也不回的应道。

    “行吧。”李沐点了下头,继续问道,“你在我影子里的时候,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吗?”

    “我可以以你的视角感受外面所有的东西。”樱扭过头盯着李沐,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让人看了莫名感到心慌,“所以你和张宁今天说的话我全都知道。”

    “所以你是个恶鬼是吗?”

    “我不知道,十年前刚变成鬼的记忆不见了,我现在只能依稀记得生前和最近几年的事情。”樱低下头,看着光洁的地板,“生前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我好像在人和鬼的记忆中间缺了一段,在鬼的记忆里,刚睁眼看到的就是已经成了废墟的学校了,所以这段时间我都在学校里头逗逗流浪猫和老鼠,也不敢出门。”

    话说完,她或许是觉得再说下去会越描越黑,干脆又继续看起了综艺节目,双脚还一颤一颤的抖动着,似乎心情还算不错。

    哪里的记忆都不缺,顶多只是模糊了,可是为什么杀人那一段的记忆不见了?

    会不会是实际上杀人的不是她,在她死后又过了一两年直到学校荒废了才成为鬼?

    李沐搞不清楚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是否是在逃脱责任掩饰自己是恶鬼的事实。

    但是寻找刘振义这个男人的事情一定要提升日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