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灵珞王妃 第十二章 剑梅心归
    春晨百花齐放,暖风习习,温上一壶酒,与所爱之人坐在花树下赏景倾心,不失为一种快事。

    可云岚姝陌只觉得有股寒冷从脚底渐渐蔓延至心,手脚冰凉,让她的反应变得缓慢而迟钝。水纱下的端丽面庞,早已退去血色,惨白如雪。

    她慢慢地瞌上眼睑,闭住欲掉下来的泪珠,无论如何,她都是灵珞族毕摩,她的骄傲,不需要谁给她快乐悲喜。

    仿佛是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云岚姝陌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神情变得如山脉般坚定无可动摇。

    她会等他,等他给她一个答案,无论那个答案究竟是否是她最终想要的缘由。

    “织童,拿吾尊的手令去见卫静安,十日之内,吾尊要听到世子入住千悬阁的消息,若有人异议,则告知他们这是我族毕摩之令,另告诉卫静安,灵珞族毕摩,从不畏惧九州任何一任帝王。”

    她口中所说的世子是何人,恐怕没有人比身为云岚姝陌近侍的织童更清楚,有时候,灵力能为皆是出众的织童便能代表她,这是她的权,也是对她的考验。

    毕竟,灵珞一族毕摩身系九州安危,她的身边,本就不需要所谓废物的存在。

    灵珞族毕摩,到底是有些什么含义,代表着什么神袛,没有人比九州世族更为清楚,有时候,他们宁愿得罪所属帝王,也不愿有一丝对灵珞族毕摩不敬的罪名背负在身,毕竟,知世所预言的盛势浩劫,能化解的人,只有九州神谕者,灵珞族毕摩。

    天枢九星,紫光掩映间的星辰轨迹,便是天定的神谕者。

    一只翩动着翅膀的幻影灵蝶,带着她新下的命令飞向不远处地暗影里,得令者如风即逝,只余淡淡灵香回味。

    春风吹起水蓝玄裙绣摆,波光粼粼间,似是能看见华贵纹路处,纯瑕善美的点缀画工,包罗着对天地万象深沉的瑕爱。

    可惜,无论是谁的地位超绝,依然有人敢触碰龙须,世间从来不乏如此胆高心趣之人的存在。

    倏地,画舟传来一阵剧烈摇晃,云岚姝陌不曾设防,身子轻轻险晃,只需片刻便会掉入水底。

    但好在她下一刻便堪堪抓住了船纱,稳定了纤细微险晃动中的身子,她回首向卫明怿递出一个安然的笑容,示意他不用太过担心,她此刻无虞安好。可她若能回头去看,便能发现当看见她突然遇险时,另一艘船上的卫峄城却忽地站起身,整个身体处于着一种蓄势欲发的状态,眸底流露出胆颤心惊,和丝丝恐慌。

    旋后见她无虞,才又放松身体缓缓坐下去,快若惊鸿,仿佛那瞬间只是众人的错觉。

    看她无恙,卫明怿的心才落到了实处,滔天的怒火却从心底如泉暴涌,他凶眉喝骂:“不经心的狗奴才,连掌舵都无法安稳,本王要你们有何用,来人,把他们托下去,杖毙。”

    此起彼伏的叫饶声顿时响彻耳郭,云岚姝陌轻轻沉下眉,有些厌恶卫明怿不听辩解便赶尽杀绝的贵族子弟做法。

    “无钦,算了吧,那些侍从也不是成心的。”心下不忍,她言语出口,口气间似乎掺杂着某种情绪,但她掩饰得很好,丝毫没让卫明怿察觉。

    卫明怿微怔,突然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复苏,他凝望着她纤细瘦弱的背影,终究得见心之赞歌。

    他想,这辈子,也许只有她可以走近他心里,深深占据一隅,无论天地崩塌,还是海水枯竭。

    所以,为了她的欢喜,他愿意他的付出一切。

    自那日后,瑜王府便时常多了个不请之客,却总能用新奇的事物夺得云岚姝陌的轻柔笑颜,顿时间,整个府邸欢声笑语不休,满园春色,花团锦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