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长袖如尘
    传说,是希望,也是毒药。

    那些存在于缥缈之中,亦真亦假的传说,总是不断地吸引着人们前仆后继,视死如归。所追寻的,究竟是神话奇迹,是万分虔诚,还是人性的贪婪可憎,有无对错可言。

    避世于外的灵琅天,终究迎来了它等候多年的主人,可也等来了盛大的浩劫,亦同时等到回归灵镜渊的景秀时日。

    砂椤山峰的悬崖谷底,夜月爬上柳梢树枝央。

    小巧玲珑的房间里,檀木熏香满屋,暗红的薄纱内,静躺着一道伟岸的身影,朦胧似而又遥远。

    云岚姝陌半坐榻边,纤手不由得缓慢拂过那张俊逸的脸庞,为何你要奋不顾身地保护我,吾尊和你,只不过是在微水曾有一面之缘,你,到底是谁?你接近灵镜渊,又有何目的?为何见到那些人时,吾尊亦会不由自主地谈吐出那些话,你们,究竟在瞒着吾尊什么事情?

    有时候,人们都是只自以为是的动物,她们把肉眼看到的一切归为真相,却忽略了事实背后的情意。云岚姝陌,也恰巧犯了世人都会犯的错,只不过代价,需要她一生去承担,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怀疑不信任,才会造成了两人深情不寿却无法相守,阴阳两隔的情景。

    火热的触感从手背上倏忽传来,顿时拉回了云岚姝陌混乱的思绪,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一时疏忽被卫峄城压倒在塌上,赤热的男性胸膛随之压在她身上,让她端丽的小脸染织羞涩晕红。

    如雨点般地触吻旋即落到她脸上,云岚姝陌顿时一惊,用力想把卫峄城推开,却突然看见他俊逸脸上的模糊神情才猛地明白他正在发热,动作倏地止住。

    “阿绾,阿绾。”一句句深情的呼唤从他挺亮的薄唇中吐出,带着深深的眷恋和温柔。

    闻言,她的神情晦暗难辨,她知道,卫峄城正在发热,神志不清,可就是因他正发热人模糊不清,才会了解高烧下反复的胡话是真心话,她也明白,只要她想,她便能推开他,他清醒的神智里,是绝对不会勉强她,一次也不会。

    她找到卫峄城挺拔的脖颈回抱过去,之后,瞬间热烈的触吻便如潮水涨潮般包围住了她,掺杂着狂喜珍惜等种种情绪。

    身体仿佛被劈开两半的痛苦随即萦绕全身,让她忍不住想抛弃以往灵珞族女的教养骂人,她从未想过,那种痛,竟来得如此剧烈。

    一滴清泪缓缓滑下脸颊,落入鬓发,使她看起来说不出的清丽动人。

    夜月悄悄隐进云层里,似乎是被房间里的春色羞红了脸颊。

    天边微熹,卫峄城早与她先行醒来,却发现臂弯里有道柔软的重量,他侧眸望去,只见云岚姝陌枕在他臂弯中睡得香甜,纤白的脖颈处红点斑斑,隐约控诉着他昨晚的暴行。

    他一怔,随即巨大的狂喜和浅浅慌乱涌入心底,让他像孩童得到心爱的礼物般手足无措,他轻轻扬唇,小心地在云岚姝陌额际落下轻吻,包含虔诚。

    他珍惜保护了十多年的人,终究完完全全地属于了他,那种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可是另一种浅浅的担忧却从他深邃的眼底悄然浮起,他现在,是月颜的叛徒,阿绾死心塌地跟着他,他又能护她周全吗?他得不到答案,他只能用自己的命去保护她,就算暴露所有。

    浅浅的嘤咛旋即响彻耳郭,卫峄城一惊,心底顿时慌乱无措起来,如果阿绾知道她**与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不敢想象,只能闭上眼睛装作未醒。

    透澈的眸子如扇子般隐藏的睫毛下缓缓睁开,薄红映入眼帘,随之而来的酸疼瞬间袭绕全身,云岚姝陌不禁呻吟出声,她只感觉身体就像被拆开了又重组,无力且酸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