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举世红妆
    偌大的苍亥城内,因瑜王大婚而添上了份喜色,他是战神,曾护月颜百姓多年安稳,自然而然,他的大婚,受到了很多人的祝福,就连灵珞族也都遣人前来祝贺。

    苍亥城,五更,大街上早就围满了人山人海,更甚至许多人和云岚姝陌一样未睡,都在期待着这一场盛世空前的大婚。

    花轿出了镇远将军府门口,接受月颜数万百姓祝福的吉言。

    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天刚朦亮,云岚姝陌便被苏锦棠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迷迷糊糊被按坐在椅子上,穿衣,对镜描眉,打扮梳妆。

    神智回归,她定定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觉得有些不真实,在她有限的记忆里,她和他明明相识还不到十几天,却已然谈婚论嫁,而从今以后,她,便是他的妻。

    那天的事,轻易被他一句话给化解,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转变,的确,连身为新嫁娘的云岚姝陌都未曾后悔不嫁,别的人又能凭借谁的名义指责,就算他人不同意她的大婚,若与她无甚关系,终究也没有资格。

    天晴风朗,卫依韵终究含怒拂袖而去,离去时愤愤地看了她一眼,可她,却望着那双深邃的眼眸失了神。

    鲜红的盖头边角隐隐挡住了她视线,模糊只能看见地上的格块纹路,也遮挡住苏锦棠看向她时复杂又难喜的表情。

    她的阿绾,终究要嫁给无且当妻,从此不再独身一人,天地间也有了她的归属,可是为何,她总觉得心里有股淡淡的不舍和欣喜,像极了舍不得女儿出嫁为妇的母亲。

    按照惯例,新嫁娘和夫君在大婚三天前是不可以见面,因此她自三日起就搬出了瑜王府,住到苏锦棠的镇远将军府里,所以从世俗的原因来说,她是镇远将军府的二小姐,月颜王朝最受女帝器重的月罗刹之姊妹。

    而鲜红盖头下的云岚姝陌,只要一想到今后她便是那人的妻,原本端丽的脸庞更是染上一层嫣红,娇艳动人。

    上花轿,跨火盆,世间所有的大婚习俗一一完成,她知道,红绸的那一端,将是她今生今世不悔的归处。

    司仪大喊三拜,即使视线始终被遮盖,她也仍能感受到那份慈爱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包含着欣慰喜悦等种种情绪。可她不知道,北辰君乾为了她的大婚能顺利举行,竟与他一向不待见的月颜女帝做了一个交易。

    一代枭雄般的人物,却为了自己始终牵挂的人儿而妥协,剪去一双能震翔云霄的翅膀,敛去一身的骄傲,煎熬此生,可他不悔,也不怨天不怨地,他的路,由他自己来走,若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牵挂,那便只有他和阿姚的女儿,昕朝朔王府世凰郡主,灵珞族女――年青的云岚姝陌。

    阿姚,你在天之灵可安息,我们牵挂的女儿已经长大,也已成长为一个可以像你一样独当一面的女子。

    卫峄城和云岚姝陌隔着红绸互牵着手,接受四面而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二人目光透过轻纱帘幕遮蔓,温暖如水。

    “慢着。”满红的喜堂上,一道娇喝忽如惊雷震彻,而做在高堂的北辰君乾闻言立即站起身,清雅的眸子闪过一丝瘆人的杀意,与此同时,卫峄城却已将云岚姝陌护在身后,面容冷厉。

    一行人横冲直撞地闯进瑜王府,片片衣角青锦,为首的丽人却是云岚晏冉,只见她高扬下巴,额角梨花怒赤,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惩者云岚姝陌,不顾身份,不经九大长老同意,私自出嫁月颜瑜王,罪不可恕,尊长老令,带回灵镜渊受罚。”

    云岚姝陌隔着漫红的缝隙看着卫峄城,感受他高大威猛的身材,如千山般挺拔有力。抬眼去看卫峄城,他薄唇紧抿,眉眼温柔而坚毅,一步一步,站得踏实且实在,背影挺且稳。

    “谁想破坏他们的大婚,先从本嗣主的尸体上踏过去。”

    惊雷一般的声音,隐隐证实了她心底的猜测,她一把掀开红盖头,眸中渐渐盈满水色。

    她曾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曾一出生便对她宣布了死讯的孩子,如今活生生地站在了她面前,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他的存在。

    怎么能不怀疑,就算那时她忘却了记忆,可灵崖上隐藏在面具下不同的样子,和天水玉阶上那张与无且如此相似的脸庞,皆带给了她剧烈的心悦,也让她感受到了浓烈的愧疚。

    犹记得那天,一向平静的天水玉阶突然喧闹起来,警备加严,她生不为星宿师,自然不会像那些人一般,却冷不防窗横被人撞开,一身是血的他出现在她面前,与她相似的眸底尽是欣喜。

    她一愣,身体早就像有自己意识般快速地接到那个将要倒下的身影,灵力缓缓输送进他体内。

    峰回路转,云岚姝陌体内被多重封印的灵力如同决堤的河流,奔淌滚烫,额间的红萼越发艳丽,袖角间幻影灵蝶翩飞,却原来,强烈的情绪竟成了冲破封印的力量。

    她颤巍巍地伸出手,轻轻唤了一句,“玠儿,是你吗?”

    话音未落,站在她身前的背影瞬间变得僵硬,仿佛成了块石头。

    而她的目光,也仿佛只剩下了那个人的存在,她无法说出口,那次月夜下的缠绵,已然便有了他的存在,只恨她前时身心俱疲,无力挽回灵珞族老的决定。

    还记得,她也曾抚摸着日渐隆大的腹部轻言,也曾像怀孕后的母亲期待着他的降生,喜悦无处不在。

    她为他取名叫玠,既包含了对他的爱,也藏着对无且的思念。

    也许是血脉相连,心念相声,从云岚姝陌唤出那句玠儿开始,卫峄城便感受到心底隐约传来的跳动,细微却不容忽视。

    只见背对而站的少年缓缓转过身,与他有七分相似的脸庞渐渐浮现在他眼底,只不过略有些稚嫩,仿佛是他年少时的缩小版。

    堂上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更有甚者,直接打翻了桌上的茶杯,热水滚烫一地。

    卫玠咬住下唇,眼眶中湿热的水汽慢慢充盈,他看着一身大红嫁衣的云岚姝陌和卫峄城,心底渐渐撕开了一道口子。

    双膝一跪,他含泪而拜,“不孝子卫玠,见过爹娘。”

    他们是真实存在,而不是一副画像,或者存在他梦中的场景,现在看来,那些为爹娘而受的苦,似乎已经不算什么。

    卫峄城一怔,他沉浸在那声爹娘的呼唤中骤然失了神,可心思细腻的云岚姝陌却发觉了卫玠的不寻常。

    她快步走到卫玠面前,一把抓住他修长的手腕,只见点点银线遍布整个手臂,蜿蜒曲折而上。

    她震惊怒目,脸色苍白,眸底渐渐盈满丝丝恐惧,“玠儿,你实话告诉娘亲,你是不是动用了**暗璇里的零枢。”

    虽是疑问,语气却带着肯定。

    闻言,卫玠的脸色稍稍一变,连忙将袖子扯下来,想遮盖痕迹。就算他少年老成,在父母面前,也不过是个孩子。

    “你。”她气急,纤细白皙的手掌高高扬起,直往卫玠俊美的脸上呼啸而去。

    她是灵珞族毕摩,怎会不知道使用零枢的代价,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任何事,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违背天道,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没人比她更清楚。

    呼啸的巴掌依旧未曾落下,云岚姝陌看着他眼里浓浓的委屈,顿时泻了气,天底下,谁会对自己的孩子真正揍打,不过是人前打了他,人后却在懊恼心疼。

    徐徐流动的花叶飞流顿时缠绕住卫玠全身上下,云岚姝陌十指纤动,眸底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坚定,如高山不可撼动。细细看去,竟能发现一圈圈古老的咒术缓缓出现在两人的脚底,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扑面而来,半空中,九叶萝苓缓缓散发出高灵的浓郁香味,相生相伴,红芒落叶。

    “九歌尽桃,夭夭其华,吾谁与归,靡靡非音。”古老的咒语渐渐从云岚姝陌优美的唇瓣中吐出,通明的翅膀依稀翩翩扇舞,卫玠修长的身体被人力慢慢升起,天际,隐约可见一道细小的裂缝,仿佛和着咒术响应。

    “娘,不要。”

    她怎么可以这样做,晶莹剔透的男儿泪漏满脸颊,他历经千辛万苦才得到穿越时空的方法,只是想帮她,不让她走上那条路,不想让她再经历一次又一次痛苦的记忆。

    “玠儿,这条路,是娘亲自己选的,无论前方有何妖魔鬼怪,火海刀山,娘亲都不会后悔,记住娘亲的一句话,情,是人世间最难的苦,可也是最甜的心,随心而动,莫忘初衷。”

    喉口一甜,云岚姝陌咽下快到口的鲜血,十指快速飞动,脚底下的咒术转动更快,不消一刻,卫玠便不见了踪影,好似他从未出现过瑜王府里。

    云岚姝陌轻轻合上眼睑,一滴轻盈的眼泪徐徐滴漏,她,也许是这世上最狠心的母亲,玠儿只与她们相处不过一刻,还未体验父母双全的爱便被她送走,心,狠狠扭成一团。可是,谁又能理解那份影藏在端丽面庞下的拳拳母爱呢?

    熟悉的体温盈盈环绕她背后,她反手握住那双大手,声音苦涩嘶哑,“无且,可以先不要问我玠儿的事吗?”

    他的王妃,本该是高高在上,令人惊羡的存在,可此刻,她含泪哀求的神情却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

    出乎意料,他却竟将不知何时飘落地的红盖头重新戴好,温热的气息吐露在耳畔,“阿绾,吉时已到,该交拜行礼。”

    她震惊转身而望,可看不出那张俊逸的脸庞有任何说笑的成分,她微笑拭去泪水,轻轻说了句好字。

    礼乐重新奏起,热闹的气氛瞬间回场,一对新人,在众人的见证下交拜天地,灵珞族来者,也似乎被那道淡淡的幻影灵蝶之芒震慑,不敢再提出什么长老惩罚手令。

    毕竟,他们信仰的人,不是灵珞族主和九位长老。

    灵珞族毕摩,在灵镜渊,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她决定好的事,任何人都不会有异议。

    如此,一场盛世红妆便缓缓落下帷幕,也许多年后,有人回想起来,也会感叹这场大婚的一波三折。

    红烛高照,整个喜房鸳鸯锦被交缠,一看便知喜气多重。

    “无且。”

    入得喜房中,卫峄城坐在床板上,却将她安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双手横过她的双肩,不容抗拒地紧拥着她。看那份架势,也没要将她放下的意思,云岚姝陌只能在心中一叹,轻轻出声唤道。

    “若是我不想放开?你会安静的躺在我怀里?”

    一抹嫣红瞬间爬上端丽的脸庞,云岚姝陌羞怯地低下头去不敢回答。

    卫峄城微微低眸,想要去看云岚姝陌的丽脸,也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丝别的表情。可惜,云岚姝陌低着头,似乎要将那张端丽却通红的脸深深地埋到胸前。那一撮荡在空气中的红色流苏,半遮半掩的隐去了她的表情,却是露出一段白皙如玉的脖颈,散发着诱惑的香气。

    听得卫峄城的话,云岚姝陌心底一颤,不知卫峄城话中是否有话,昨日便觉得他有些异样,难道是自己想要隐藏的秘密被他发现?想到此,心中更是忐忑,想瞥眼去瞅瞅他的神色,却又极力隐忍着不去看。

    一直以来,卫峄城对她是极好的,也并未追问她接近他的真实目的,但一旦被对方知晓自己的真正心思,他会如何想?将如何做?保护她?还是……杀了她?

    突然发觉搭在她腰间的手加重了力道,纤美的背脊更紧地贴在背后男子的胸前,隔着两层红色单薄的衣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份强有力且急速的心跳。一个吐着热气的俊脸,埋在了自己的脖颈间,气息温热撩人。

    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所惊,云岚姝陌回头想看个究竟,不曾想一回头,却是与紧紧靠着自己的脸庞碰个正对。

    柔软温润的唇,像是不经意的擦过卫峄城的脸颊,那道触感,似乎带着蜜,让他全身都似被黏着,绞着,带来一阵阵陌生的颤栗感。两人皆微微一愣,云岚姝陌率先回过神,脸上更添一阵臊热晕红,慌忙转开视线来,悠悠却又有丝惊颤的道:“无且……我不是有意的,只是……”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从她薄腰间移开,慢慢地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向自己,另一手却是紧紧地揽着她的腰,似是恐怕她会趁机脱开自己的掌控一般。

    云岚姝陌有丝不解地看着卫峄城怪异的表情,刚想出声询问,他滚烫滚烫的手心,却是抚上了她端丽的面庞。

    卫峄城凝视着云岚姝陌的眼底暗色渐渐加深,神色几经变化,带着不可阻挡的决绝与坚定,紧抿的双唇突然一勾,身子也渐渐的往她靠去。

    “无且。”

    一个天旋地转,云岚姝陌已背紧贴着床,卫峄城紧接着俯身压上她,双手撑在她的身侧。

    “无且,你究竟想做什么事?”云岚姝陌半咬住下唇,神色娇羞嫣红,说不出地艳丽动人。她见卫峄城的架势,在心中多绕几圈,多多少少也能猜到几分。只是少经人事的她,尤其是对闺中房事,想要她心不慌不惧,却是极考验人的心性。

    “我要做何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卫峄城将脸深深地埋入那道对他散发着阵阵淡雅香气以及纤美白皙的脖颈间,如雏鸟恋母而绕颈厮缠,一声模糊不清呻吟轻声逸出口腔,带着点点的惬意满足与极力隐忍的痛苦。

    此时,云岚姝陌心中柔软了一块,突然生出一种愿一世就此沉迷下去迷醉之感,如此想着,从心到全身都有滚动着前所未有的兴奋,带着一阵阵的颤栗。清清凉凉的怀抱,渐渐火热如烈焰炙烤,原本还有一些理智的大脑,渐渐的趋于混沌迷惘。

    看着那张绝色的端丽面容,如月般光洁而纤尘不染,绝色佳颜,那双往日清冷淡雅的双眸,渐渐地已经染上浓浓的迷雾,带着极致的绝美,只是怀中之人不自知。

    声声和鸣在狭小的山谷中徘徊,直到光洁的月色,羞涩的隐没在云层间。

    黑暗的空间,一阵昏黄之光慢慢升起,来源却是**上身坐在床畔的卫峄城,他的怀中,是疲累闭目小睡的云岚姝陌。

    烛光隐现中,青红吻痕遍布那个白皙如最上乘地羊脂玉般的光洁身子,精瘦美丽的锁骨,随着呼吸的深浅轻轻地震动,长发半披,长而微卷的睫毛如蝉翼般轻轻颤动,带着女子的娇弱,却又比女子又多了几分清美。

    卫峄城满足地吻了吻对方光洁的额际,就在她在半梦半醒将睡去之时,出声唤醒了她。

    “无且。”云岚姝陌柔柔地哝唤了一句,不情愿地睁开眼睛,露出那双透澈明亮的眸子。

    在卫峄城微微张开的掌心中,一个被千年玄铁所铸剑鞘包围着的东西,静静散发着银芒,如她此刻屏息跳动的心。

    “湛水。”她盯着对方的手心,柔柔伸手拂过剑身,她以为,湛水此生不会在回到她身边,虽然偶尔惆怅,却不想去提起它,怕瞬失人海。可为何,无且又会去寻回湛水,它,不是遗失在颖河水畔的那间木屋了吗?

    “短剑湛水,今后便是你我的定情信物,不可再遗失。”言简意赅,却也没有多余的解释,便将湛水放在云岚姝陌纤美的手上。碰触到她的那只手,又恢复了之前清清凉凉的温度,似乎刚刚如炼火的温度,不是眼前之人所拥有的体温。

    云岚姝陌没有再出口寻问,要问什么?难道她要假装疑惑地问对方,你是从何时知道的?还是,你为何要将它交与我?

    她想,余生,她爱的人陪在她身边,足矣。

    睡梦迷糊间,云岚姝陌隐约感觉到被紧紧地搂抱在清瘦却矫健的怀抱中,耳中嗡嗡响起卫峄城带着浓浓深情的话语,听得不太真切,却似乎又夹杂着关于什么事的承诺。

    卫峄城细细打量着熟睡中的云岚姝陌,此时的心中更是纷杂。

    明明已下定决心将湛水回赠与她,信任她,如今却又百种思潮翻涌,想着被隐瞒的一切,睡意难瞑。

    他心中情绪翻涌,黑眸神色几经变幻,最终抚摸对方纤细白皙脖子间的红痕时,发出一声怅然的叹息,仰躺在她身边,亦渐渐沉入睡梦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