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楚家
    清晨,楚辰骑着电动车赶到枫叶山庄。

    枫叶山庄是天南市的中高档别墅区之一,最便宜的一栋别墅也需要一千多万。能住在里面的,大富大贵或许算不上,但也称得上有钱人。

    楚家的老爷子,就住在这里。

    他早年当兵,退役之后开了小超市。虽然性格暴躁野蛮,但野心勃勃,而且敢打敢拼,这么多年下来,他的宜来连锁超市已经遍布天南市和周边和几个城市。

    在天南市这个省会城市虽然算不得什么富豪,却也有数亿身家。

    按理,老爷子应该知足了,可他并不觉得满意。他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一个大家族的创始人。

    可惜,他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一个有大出息的也没有,所有生意,还是得靠他撑着。

    这让他只能把目光放在第三代的身上。

    还好,第三代出了几个还算不错的好苗子。

    按老爷子的规矩,每个季度的第一个休息日,是家族聚会日。除非有充足的理由,否则谁都不得缺席。

    这次则是特殊情况,把聚会提前了将近半个月。

    楚辰来得不早也不晚,在门口的时候碰到了老爸老妈。

    一家三口进到别墅时,里面已经有不少人。

    长辈们凑一起,明刀暗箭。小辈们凑一起,各自为战。

    楚家远远算不得什么家族,却已经具备了家族最大的顽疾——内部矛盾。

    归根结底,还在于老爷子只认能力不认人。

    同样是儿子,当年只有老二考上大学,最受优待。最惨的是老三,也就是楚辰老爸,能力不足也就算了,还胸无大志。

    胸无大志也就罢了,还只生了一个独子。只要见到,老爷子便没什么好脸色。

    等到第三代纷纷长大,最受优待的变成了老大家。

    老大能生,虽然比不上老爷子,却也有三子二女,且头脑都不错。

    尤其是二儿子楚泰宇,从小便是天之骄子,学校的宠儿。哪次考试不拿个全年级第一,能把他气哭来。

    那时起,老爷子便把他当成了家族继承人来培养,要什么给什么。

    老爷子规矩森严,说一不二,谁不听话就大巴掌抽过去,也就楚泰宇是个例外。

    现在,楚泰宇已经宜来公司的副总,与楚老二平起平坐。甚至于,在公司的权力地位比楚老二还高。

    在天南市的年轻才俊中,楚泰宇稳稳占有一席之地。

    最惨的,则是老四家的二儿子楚梁。学习能力差还不学好,整天惹是生非,做着街头小混混,已经到了死在外面都不会让老爷子皱一下眉头的境地。

    ……

    能者居之,有能力者上位,老爷子的想法本没错,这也是一个家族能够长久下去的核心基础之一。

    可有些东西,不是一加一等于二,按常理就能推断出来的。

    老爷子区别对待,而且极为明显,结果就导致楚家兄弟失和。尤其是各自结婚之后,妯娌之间就更是互不顺眼。只要凑在一起,明面上还算和气,可聊天内容,却都充满了火药味。

    长辈们针锋相对,晚辈们虽然不至于如此,却也不会有多好的感情。

    就像楚辰,从小就听老妈念叨大伯家怎么怎么坏,二伯家怎么怎么黑……尽管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判断力,知道老妈多少有些夸张,可也很难再跟那些堂兄堂弟们培养出多好的交情。

    一整个上午,三代们都凑在一起聊天打屁,看起来其乐融融。

    偶尔过来转转的老爷子很开心,觉得楚家的向心力很强,三代比二代的关系强了千百倍。

    实则都有些心不在焉,气氛并不怎么热络。

    不过,血缘是很神奇的一种关系,最起码楚辰觉得很神奇。

    像二代们,见面就是针锋相对,一个个恨不得对方过得比自己差,恨不得能独享老爷子的家产。可有时候,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第十八章 楚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像二代们,见面就是针锋相对,一个个恨不得对方过得比自己差,恨不得能独享老爷子的家产。可有时候,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楚辰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两年前,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楚梁跟人合伙搞酒吧,欠下了两百多万的高利贷。他四叔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借钱,在老爷子撂下狠话谁都不许管的情况下,二代们居然看不得楚老四夫妇俩的惨样,最终偷偷把这两百多万给凑了出来。

    现在,楚老四还欠着楚辰家十五万没还。老妈偶尔还会念叨楚老四不是东西,一万两万的还也就罢了,从来就没提过要还利息。

    看着自相矛盾,却又真实存在。

    三代们的血缘关系要弱了一些,可就算是哈佛毕业、开着名车戴着名表、骄傲得像一只孔雀的楚泰宇,在一众兄弟姐妹的面前,也在尽可能的压抑住那份傲气,让自己尽量表现得平易近人一些。

    就算在外面据说经常打架斗殴,拿刀砍人的楚梁,在成年以后也不会因为看某个堂兄堂弟不顺眼,或者起了口角冲突,就一拳轰过去。

    事实上,身为新宇宙的创世神,楚辰也没一巴掌扇在楚辉的脸上。

    原本,楚家三代里面,楚辰最讨厌的是楚梁这个仍旧还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混混。

    可今天,他最讨厌的人变成了二伯家的楚辉。

    这家伙一整个上午,都在他面前喋喋不休的推销他们局长的女儿。

    楚辰拒绝了多次,也仍旧不死心。

    换成别人,楚辰或许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哪怕是朋友,怕也是当场就断绝了关系。

    因为他不傻,楚辉这么热衷给他介绍女朋友的原因,他用脚指头都想得出来。

    可因为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在楚辉做得还不算过分的情况下,楚辰没有一巴掌扇过去,甚至都没有恶语相向。

    就当耳边风,管他怎么叽叽歪歪。

    ……

    午饭的时候,大厅里摆了四桌。

    第一桌,早年只有老爷子和楚老二夫妇俩可以坐。等到楚泰宇年幼便展露惊人的学习能力,各种年级第一拿到手软之后,又增加了楚泰宇。

    第二桌,则是其它的儿子和儿媳,以及一些考上重点大学,或是迈入社会之后混得不错的孙子,楚辉就是其中之一。

    第三桌,就是楚辰这类混得普普通通的三代,和一些考上重点大学,还没有结婚的孙女们。

    第四桌,则是一些没有出嫁的孙女们,以及几个年幼的四代。

    楚家没有大家族的底蕴、财势,却已经先有了很多大家族都没有的规矩。

    等到吃完午饭,把桌上的残羹剩菜都给撤掉。

    按惯例,接着就是老爷子的训话了。

    所有人都没有离席,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老爷子的脸上。

    这是一张历经沧桑,却不失威严的脸庞。

    三代们还好。

    老爷子尽管脾气暴躁,却也有老人们的通病——隔代亲。

    在老爷子的面前,三代们虽不敢放肆,却也不至于害怕。

    可从小被高压政策管教的二代们,看到老爷子,则一个个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离得近一点,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

    哪怕早期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后来被楚泰宇取代的楚老二也是如此。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老爷子清了清嗓子,正式开口。

    “今天叫你们过来,有两件事。第一件是进军华夏星,第二件是分股。”

    话音一落,大厅里霎时骚动起来。

    有人兴奋,也有人大惊失色。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第二件事上面。

    归根结底,还在于第二件关系到所有人的切身利益。第一件,暂时还与众人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