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不能容忍
    这夜的月格外的皎洁,天空星星点点,带着凉意,柳无颜缩了缩身子,把身上的被子全部拢了起来。/

    活像是一个包在被子里的蛹。

    “既然冷,为何还要出来?”

    柳无颜抬头,看着面前这人穿着一身湖蓝色的长衫,好像这刺骨的秋风对他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柳无颜想了想,指尖幻化出一丝火光来,慢慢递到流云的身边,天火丝毫没有受到秋风的影响,未曾有一点摇曳,清清楚楚的照亮了流云的脸。

    大概是好久没有见到这张脸了,柳无颜不由的多看了好几眼。

    “我有这么好看吗?”

    柳无颜虽然知道以前的云天多少有些少年轻狂,而少年轻狂多少又有些自恋,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变得这么自恋了?

    “算是好看的吧。”

    “好似有些勉强。”

    流云抿着唇,似笑非笑,但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很差。

    柳无颜又接着补充道:“虽然不是最帅的,但是于我而言,意义非凡。”

    “看来是不好看。”

    流云垂着头,静静的待着,他距离柳无颜有点远,柳无颜想要挪近一些,却又听到流云说道:“为何我不好看,你还要凑近看?”

    柳无颜笑了笑,道:“曾经也有个人自以为是世界上最厉害,最了不起的家伙,也如你这般问过我类似的问题。”

    “是吗?”

    流云的手微微一颤,继续道:“无其他意思,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你不好奇那个人是什么人吗?”

    柳无颜继续问。

    “既是轻狂自大之人,自然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你看的倒是透彻。”

    柳无颜心中一痛,平复了一下心情,想了想问道:“你认识凌幽华吗?”

    “也许认识。”

    “那你可见过这个人?”

    流云面前的那团火忽然间变大,幻化出一张人像,正是凌幽华的。

    “什么人?”

    柳无颜感觉不对劲,便伸手在流云的面前摆了摆,却没想到,原来那看什么都平静无波的眼神里,是真正的黑暗。

    “你不用试了,自我在璇玑门,便已经看不见了。自然,你所说的那个人,我也是看不见的。”

    只见流云的手一挥,竟轻易的将柳无颜的天火给熄灭了。

    柳无颜将天火收回,一时间竟哑口无言,这么长的时间,她竟不知道他受了这么多苦。

    “不用同情我。”

    流云转过身,手不自觉的攥紧,他即使看不见,也能感觉到面前这人身上的怜悯,不知怎的,许久都平静无波的心,此刻竟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是流云不喜欢的。

    “那你有亲近的人吗?”

    柳无颜走到流云的面前,抬头问他。

    “我这样的人,谁愿意与我亲近?”

    流云眼睑微颤,后退一步,手一时不知道往哪里放。

    “我怎么样?”

    “你一个戴罪之人,胡言乱语什么。”

    流云往下一跳,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无颜嘴角勾起一抹上,刚才流云的脸分明是红了,这害羞的模样倒是与云天一模一样。

    莫名的,她沉沉的心开始放了下来。

    流云真的是云天。

    不会有错的。

    可是,云天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柳无颜一夜无眠,等到天还蒙蒙亮的时候,立即去了无清的房间,刚一推开门,就看到无清光着膀子!

    柳无颜眼睛仿佛定住,没想到无清的身材竟也这么诱人。

    “小主人!”

    无清被看得有些头皮发麻,马上用衣服挡在胸前,他指着门,战战兢兢地道:“那个,你先出去一下?”

    “哦……哦,没事的,我什么没看过?”

    柳无颜露出一排牙,笑的灿烂,但好像没有出去的意思。

    “小主人……”

    这回倒是有乞求的意思了。

    柳无颜还是第一次看见无清这样,最终还是给了他面子,脚往后退,把门关上了。

    不稍片刻,门被再次打开,柳无颜见无清捂得紧紧的,似乎是在躲避柳无颜的视线。

    “无清,泽土这样冷,你晚上睡觉可别着凉了。”

    柳无颜眉毛挑起,打趣道。

    “多谢小主人关系,以后我会多注意些的。”

    无清的头都快低到地下去了,柳无颜见状,也不好再去打趣他,于是问道:“说正经事,那日在泽土王殿上,你见流云,你觉得他是不是云天。”

    “柳云天少爷我也只是片面之缘,但是单看样貌,必然觉得是同一个人。”

    “我觉得他就是云天。”

    “既然小主人这么肯定,那他就是。”

    无清不作反驳,继续道:“今天您这么早过来,应该不是想与我商量这件事吧?是不是因为流云的眼睛?”

    “嗯。你是蓬莱界的人,比我了解这个世界更多,所以,我想问问他的眼睛还能不能治。”

    “这个……从在泽土殿上看,他的眼睛无神,眼珠已经退化为灰色,是被灵力术法所伤。要想治的话,还是要知道其失明的原因。”

    “那怎么才能知道他被什么术法所伤才行。”

    柳无颜抓了抓头发,又道:“可是从现在来看,他好像已经不记得我了,甚至不记得失明前的所有事情。”

    说到这里,柳无颜一拍桌子,“那我们就让他想起来!”

    “小主人,如果他不是云天,我们耗费这么多的精力在上面,是不是在浪费时间?”

    无清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柳无颜的涅槃,若是不及回蓬莱,怕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怕我会死嘛,你怕我救不出凤钦娘。可是,我既然找到了云天,就没有理由不管他,我始终是欠他的。”

    “小主人,当初的事情并不是你的力量能控制的,再说,柳云天也是自愿的,怎么能将所有的责任揽到你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