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封妃风波中
    柳无颜、禹隋和无清三人一路走到大殿,柳无颜远远发觉大殿内传来的气氛不对,于是自己就敛了气息,垂着头,默不作声。

    而禹隋也提醒道:“一会儿你什么话都别说,多余的动作也别做,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可。若有什么东西污了你的眼,就装作没有看到,懂了吗?”

    “好。”柳无颜低着头,刻意用发丝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

    整个大殿都用红绸布装饰了起来,周围都是黑龙柱,柳无颜虽然没有抬头看,但是也能够感受到这周围的巫力浓厚,相反玄力却有些薄弱。

    看来,泽土的力量大多数都来自黑巫族。

    封妃宴会不过就是吃吃喝喝,柳无颜作为一个合格的宫女被禹隋指来指去,做一个丫鬟该做的事。

    大皇子禹壑很显然更适合社交场合,这泽土的一些长老大臣们都对他百般恭维,而禹隋这里倒是冷冷清清。

    等了好一会儿,那个孱弱的皇帝才慢慢被人搀扶着从内殿里面走出来。

    就像一个病危的老人家撑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回光返照的模样,虽然眼睛已经凹陷进去,但苍老的脸颊两边还强撑着一两点红润。

    “恭迎王上!”

    百臣行礼,以大皇子禹壑为首全部都精神奕奕,毕恭毕敬,相反只有禹隋慢悠悠的站起来。一个不受宠的王子什么时候站起来并没有人太过在意。

    只有柳无颜看那老王上抬眼皮子的时候看了一眼禹隋。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大家都坐!”

    老王上这么说,柳无颜却发现了身边的人的情绪都不是很好,柳无颜则被禹隋吩咐在身后,他还偷偷的跟无清说了句话,才回过头来坐正,只是除了酒,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动。

    反观周围的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一如普通的婚宴。

    “传巫妃!”

    柳无颜抬头看了,这十个女子穿着嫁衣款款而来,也没有戴红色头纱,穿着打扮光鲜美艳,面容也是一顶一的美女,只是柳无颜在她们的周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喜悦的心情。

    也是了,嫁给一个将死之人,说不定要殉葬的,有什么喜悦可言。

    柳无颜多少替她们惋惜。

    “请报上名字的巫妃上前一步!”

    一时间,柳无颜只觉得周围的氛围开始紧张起来,她偷偷的往周围看了两眼,发现根本没有人去关注这些巫女到底长得好不好看,但是也都一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嘴里的吃食也都吐了出来。

    “别看了。”禹隋的密音传到柳无颜的耳中,柳无颜便忙低下头。

    “赵梓珍!”开始喊人名了。

    声音一落地,便听到一声尖叫!是女子惊恐的尖叫!

    “我不想死!不想死!”

    柳无颜猛地抬头,便听到上位那个老王上的声音虚弱而无情地说道:“她的声音不错,割喉吧。”

    什么!

    割喉了还能有命吗!

    柳无颜惊呆了!这不是冲喜吗!这个老头子分明还没有死,怎么就这么急着找人殉葬了!

    柳无颜的三观被再次刷新了!

    “忍住。”

    无清暗自扯了扯柳无颜的衣衫,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柳无颜忽然想起之前禹隋说的话,心中强忍着恶心,垂着头不去看这血腥场景,这些女子分明是被活祭!

    “头发不错,刮下来吧。”

    片刻过后,又一个女子被选中,他说的不是剪,是刮!就在所有人面前,把头皮生生的刮下来!尖叫伴随着鲜血充斥着柳无颜的感官,这一切都太有冲击力了!

    柳无颜胃里翻江倒海,已经抑制不住自己了,可是无清却还是拉着自己!甚至用了玄力!

    “我说过,发生任何事情,你都只能装作没看到!”

    柳无颜的手死死的拽紧,这样残忍的过程却没有一个人阻止!他们只是如一个看戏者一般,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柳无颜不可以!就算是在这个世界!这样残忍的杀戮!也是不能被容忍的!而这些人却视若无睹,如家常便饭,甚至还侃侃而谈。

    此刻,她对这片叫泽土的土地有些作呕!

    再反观大皇子禹壑,他的身边根本就没有带着燕和。

    是在保护她吗?

    “这一个……手倒是好看,把我的蛊虫拿来。”

    柳无颜一听,便知道这个嗜血的老鬼又有新鲜花样来害死面前的少女!

    “给我住手!”

    柳无颜一个踏步,借力腾空,将侍卫手上抱着的蛊虫盒子打翻!无数的蛊虫从盒子里面快速地爬出来!

    柳无颜手中的天火大盛!直接将所有的蛊虫烧了个精光!

    “你是什么人呀。”

    就算禹隋已经跑得极快了,可是还是没有阻止柳无颜的动作!

    他只能扑在地上,大声求道:“父王,这不过是儿子的妾室!您放过她吧!”

    “妾室?”

    禹壑忽然笑出了声,说道:“也不知什么时候,二弟你竟然纳了个妾室?”

    “是啊,为父怎么不知道?”

    虽然这么说话,泽土王的眼睛一直盯着柳无颜,继续道:“怎么你的妾室竟这样不懂规矩,竟干扰我娶妃?”

    “你这也算是娶妃?活葬这个词是不是更贴切些?”

    柳无颜怒不可遏,“这是虐杀!”

    柳无颜的一番言论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回应,无清则默默的站在柳无颜的身边。

    “你这女子,干你何事!我们都是自愿成为王上的巫妃!”

    柳无颜猛地转头,就是刚才那个说手好看,要被种蛊虫的女子站了出来!姣好的面容上居然是义正言辞!明明刚才还害怕的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