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流云,云天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大皇子的女人你们也敢动?”

    贺胜章对此还是有些不齿的,更何况敖三九在旁边,他也要对香穗做些维护。

    “哈哈哈?不过是个玩物而已,也配称得上是大皇子的女人?未免太高看了自己?”

    其中一个侍卫道:“若是伺候好了我们哥俩,也许你还有条活路,养你一阵子。若是现在这般态度,到时一个全尸都没有!”

    “你们这样未免欺人太甚!”

    贺胜章也是被气到了,护住香穗,免受侮辱。

    “装什么装!以前送过来的家伶都是我们哥俩先用的。邢总管也是准的,你一边儿去!若是你想玩儿,那就等等也行!”

    “你们!”

    贺胜章气急,想要出手,香穗满眼泪珠地拉住了她,哭诉道:“谢谢这位哥哥……我香穗生来命苦,总归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贺胜章见香穗眼睛清澈如镜,眼中尽是单纯和美好,心中不知怎的,见她这样受欺负,便火气上涌,想要为她争上一争!

    “你们这群杂种!根本不配为人!”

    “你莫要生气……”

    同行的人拉着贺胜章,却怎么也拉不住,贺胜章的巫力一显现,便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是个巫卫,还想要强出头!”

    这两人笑了笑,手中的罡戟直接戳破贺胜章的攻击,紫色的巫力圈瞬间冲破!

    罡戟直入心脏,竟就这样含恨而终!

    “贺……”

    随同的几人话都还没说出口,便连同他们的不满和愤懑随着贺胜章被杀了!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

    再看香穗已经是满眼的泪水,周围流淌着的是贺胜章他们的血液……而面前的这些人,就是杀人凶手!

    “真是晦气!”

    侍卫呸了一口!

    另一人瞥都懒得瞥地上的尸体,道:“一会儿还得把这些人清理了,邢总管看见了少不得要说我们。”

    “那这个小丫头怎么办?”

    “就是因为这几个多事的,凭空扫了兴致,还是先把这里收拾完,把人送进去再说。免得到时候邢总管问起来咱们不好回话。”

    两个人边商量,边将贺胜章几人的尸体给搬走了。

    只留了香穗在啜泣,她怪敖三九,“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不救他们!呜呜呜!”

    “他们本就是大皇子府的人,此刻狗咬狗,我干涉什么?再说了,他们可都是为你出头。”

    敖三九此时是与香穗一般大的孩子,那两侍卫并不太在意,也就没将他放在心上,要不然还更加麻烦。

    “你……你……公子那么善良,你与她一起,怎可如此冷心?”

    “少废话了,赶紧进去吧。等他们俩回过神来,咱们还不一定进得去呢!”

    敖三九本就是蛟龙,说是冷血动物也没错,所以根本不将香穗的话放在心上。

    “忠言逆耳,你这样自大猖狂,可是要受挫的。”

    敖三九只觉得香穗实在是啰嗦,便窜进了一处燃了灯的屋子,里面正坐着一名男子,这人周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敖三九虽是冷血动物,但却是火系,遇到这样的人,避之不及!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陪我说说话。”

    敖三九见来者不善,原本就想跑,见这人如此傲慢,心里嘀咕道:“你想让我陪你,我就要陪你不成?哼!小爷除了娘娘的话,还没这么乖过!”

    “莫不是怕我?”

    敖三九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这么一被激将,便道:“你自己清冷就够了,怎么还要拉着人跟你一起清冷?”

    “火系的玄灵兽,倒是罕见的很。”

    敖三九正要起步离开,可一脚还没有落地,就看见一人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衫,仙气飘飘的,又比自己高除了两个头去。

    敖三九抬头看这人,一双眸子清冷的很,好似里面什么都没有,如同瞎了一般。

    因为灯光太暗,敖三九平日里眼神也不好,看不清楚这人的面貌,只道:“就因为我是火系,与你这样冰冷的人肯定是玩不到一起的!”

    这人点头,轻声道:“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只不过我许久没见人了,想跟你说说话。你可愿意陪我一会儿?”

    敖三九只觉得心中某一个地方好像被击中了一般,鬼使神差地没有走,他本就敏感的很,一个人身上有没有杀气,在他进到这个屋子里的第一刻他就知道。

    “你难道没有娘亲吗?”

    敖三九从旁坐下,这会儿才看清这人的脸,没想到的是,在看到他脸的第一刻,他惊呆了!

    “应当是没有的,我自有记忆起就在这里。”

    “什么?”

    敖三九瞪大了眼睛,两支爪子立即攀上了男子,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自己叫柳云天!”

    “不,我不是柳云天,我叫流云。淡水流云。”

    流云说起来有些怅惘,这一脸沉溺与自己的悲惨身世中的模样,让敖三九实在看不习惯!

    “什么淡水流云!你叫柳云天,义薄云天的柳云天!”

    敖三九这会儿将自己生平所有的文化知识都说出来了,却见流云也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又道:“你自己不是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我告诉你,你有个姐姐,叫柳无颜,也就是我娘娘……你现在就随我走!”

    敖三九想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拖走了再说,可没想到这家伙怎么拖都拖不动。

    明明生的跟个纸片人似地,怎么就好像在这地上扎了根,怎么都挪不动。

    “我不是你所说的柳云天。我只是流云,你若是想走,便走吧。若是想留下,就与我喝上一杯。”

    流云走到八仙桌边,敖三九顺着这灯光看过去,这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除了他自己那身青色的衣衫之外,敖三九还以为自己可能进了某个人的灵堂。

    “你这里……怎么弄得这样?白色多难看!”

    敖三九忍不住吐槽道。

    “难看吗?于我而言都是一样的。你喜欢什么颜色,下次我让人收拾一下。”

    “哈?”

    敖三九见流云这样随意,便伸手想去摸他的眼睛,看是不是真的瞎了。

    “不用试了,我生来就是如此。”

    “那你真的不是柳云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