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手起刀落断他后
    此时的校场有些许的微风吹过,夏侯昌看着在校场上亭亭而立的柳无颜,他心中居然有些不忍,就是这样的一个绝世的美人儿,杀了委实可惜。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她必须死。

    在炼鬼山脉里面发生的事情绝对不能被揭发出来,夏侯昌的眼神瞬间变得阴鸷,嗜杀!

    他微微的朝身后使了个眼色,下面的人心领神会,便离开去办事了。

    柳无颜与夏侯杰开始交换毒物,在夏侯杰拿到柳无颜炼制的毒药的时候,他轻轻一闻,便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个!”

    “这个?这是我炼制而成的毒药啊?莫不是,夏侯少爷现在就已经知道了我这药的成分!真是让人惊讶!”

    柳无颜心中断定,这冯角制成这药的成分是夏侯家不知道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将整个希望都放在冯角的身上。

    只见夏侯杰吓得手一抖,那颗药丸就掉在了地上。

    “别啊!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炼制的,世界上仅此一颗。”

    柳无颜蹲下身子,将药丸拿在手中,笑着道:“既然夏侯杰少爷心神不定,想必没有那么快得出答案,但是,您这药丸,我却是知道的。”

    柳无颜捻了捻手中的药丸,闻了闻道:“麝鼠草,天蝎血,毒蛙汁……”

    说到后面,柳无颜便看到夏侯杰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惊讶,他用了69种毒材料制成的毒药,居然被她说出了六十八种!

    “你!你怎么会知道!”

    夏侯杰的双手有些颤抖,若是他输了,下场……他简直不敢想象!

    “我就是知道啊,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柳无颜眨巴眨巴眼睛,竟有些调皮,而这番神色,让坐在高台上的那位微微皱了眉,食指和中指相互接触,一道狂风腾空而来,吹起的风沙,将夏侯杰的眼都吹的生疼。

    这股风来的甚是奇怪,但是谁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柳无颜偷偷的往看台上看了一眼,见那人在正中央的位置若无其事的坐着,她心下便有了数。

    幸亏那风不是刮进自己眼睛里的,要不然,她非得秋后算账不可。

    “夏侯公子,现在轮到你说了吧?别让我都把话说尽了,一会儿,你连最后的一点希望都幻灭了。”

    柳无颜眼中的鄙视谁都能感受的到。

    夏侯杰怎么可能视而不见?于是他硬着头皮说道:‘’有……殷坤草,风天树的根茎,山鬼一族的眼睛,还有……还有……”

    相比于柳无颜说出来的东西,所有人都更惊叹于夏侯杰说出来的,因为,这些毒物,每一样都极为珍贵,而且极为稀有,百年难出一次,祭出的手段也极为残忍,而这些东西,都有一种功效,那便是改人体魄和精魂。

    也就是传说中的禁术傀儡术必备的东西!

    夏侯杰不过三十多岁,而且学艺不精,怎么会知道这些!

    阴冷的气息遍布了整个看台,每个人的呼吸在此时都显得那么的轻微,而只有夏侯昌一人的呼吸十分的紊乱,他双手颤抖着,在等待接下来的事……

    “夏侯家主,我想你应该听过傀儡术吧?”

    是威压!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威压比玄修者的威压还要强大的话,那便是巫族的威压!这威压会让人觉得毁天灭地,痛苦不堪。

    此时,夏侯昌正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巫神……巫神大人……我……我……”

    呼吸在那一瞬间松畅了,夏侯昌跪在地上,像极了一只苟延残喘的乌龟。

    “我不知道这禁术!”

    “你若是不知道这东西,又怎么知道是禁术呢?”

    一声反问!一道冷风!

    夏侯昌被吹下了高台!

    他掉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可是风吹雪和众人都知道刚才那一摔其实不能对他怎么样,此时的夏侯昌也知道不能装晕,只得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的从坑里爬起来,可谁知脚下一软,又掉进了坑里,吃了一堆土!

    可是,他还得站起来不是?

    “我冤枉啊,这小儿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这东西!看我不打死他!”

    说罢,夏侯昌好像真的要冲上去打夏侯杰似的。

    可惜,还没打,柳无颜便已经欺身向前,手里的匕首已经抵住夏侯杰的脖子!

    她一字一句的回答刚才夏侯杰问的最后一味药的问题:“你想知道,我是不是知道最后一味药?夏侯杰。你这人,还真喜欢往死里凑!”

    冷光一闪!

    夏侯杰尖叫一声!血珠慢慢的从柳无颜手上的匕首滑落,滴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

    两颗圆圆黑黑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夏侯杰的整个下身都是鲜血一片!

    他残存的一丝意识告诉他……

    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最后,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柳无颜!你在干什么!”

    撕心裂肺的大吼!柳无颜却全然当作没听见。

    “最后一味药,百位少女的纯真之血。我赢了,这是他的代价,没毛病。”

    柳无颜冷笑,将那匕首丢了出去,不再看场上一眼。

    掉落在地上的那颗冯角炼制的傀儡毒丸被柳无颜慢慢捡了起来,她慢慢走向夏侯昌所在的那个深坑。

    “冯角你认识吧?”

    “不,我不认识,你这个妖女!我要杀了你!为我儿子偿命!”

    夏侯昌先是错愕,再回过神来,却是连手都碰不到柳无颜的。

    “吁!”

    夏侯昌狗急跳墙,从袖口拿出一根很长的玉笛来,吹着难听的曲子,柳无颜皱着眉,感觉这笛声竟是这熟悉!

    是那天那个人!

    果然是他!

    如此这番,柳无颜勾起唇角,道:“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夏侯昌,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此时夏侯昌召唤来的可就不是蜘蛛这么简单了,他冷笑道:“世人都以为我夏侯家的人只会炼药,却没有想到,我等还有秘传的唤虫之术,这些毒物,会把你吃的干干净净的!柳无颜!你就等死吧!”

    “不好!我去救无颜妹妹!”

    南风燕和南风回皆大惊失色,面前密密麻麻的毒虫遍布了整个校场,速度之快,数量之多,怕是没有玄王级别的人根本控制不住。

    “住手,难道你们想去送死吗?”

    南风陈喝住南风回和南风燕二人,缓缓道:“这夏侯昌早有准备,今日这校场,他怕是费了好多功夫,占着即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