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无颜为首
    柳无颜看到那个女人死死的搂着孩子,将整个脸都贴近在孩子的身上,仿佛要将她重新揉进骨血里,再塑造一个女儿来。

    她不求下一世了,只求这一世。

    “天杀的!天杀的!”

    忽然,女人仰头长啸,那声音悲怆至极。

    柳无颜的内疚感更甚,她甚至不知道用何种心情去面对这对母女。

    转身离去,柳无颜的手紧紧的攥着。

    滚烫的泪珠慢慢的从嘴角滑落,杀气从她的身上迸发出来,柳无颜直冲去柳家,二话没说,就将门推开,只问:“我师父在哪儿?”

    看门的是个小厮,他是认得柳无颜的,但是又被柳无颜浑身的杀气而震慑,傻傻的说不出话来。

    “我师父在哪儿!”柳无颜又重复一问,这小厮才断断续续的说道:“玄,玄风堂。”

    “嗯。”

    柳无颜一闪身,就去了玄风堂,这个点,大家都在玄风堂,证明柳家也出了大事。

    “镇山!柳灵学和柳天动这样的败类,就应该除之而后快!”

    柳虎山恨恨的说道。

    “那个妖怪如今是他们的靠山,我也想杀他,可是现在还杀不了。”柳镇山的声音格外的沉重。

    “也不知道那怪物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能将柳灵学的手给治好!”

    “好了,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不是那几个败类,而是怎么赢得大家对我们的信任。”

    “巫神大人也不知怎么了,都火烧眉毛了也没出面!”

    柳灵淳说起巫神大人的时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帝都闹的人心惶惶,正是要他坐镇的时候,可谁知道,巫族连屁都没放一个!”

    “灵淳!莫要对巫神大人不敬!”

    柳镇山喝了一声,道:“那妖怪是我们柳家放出来的,我们就要为我们的行为负责!巫神大人必然也在想办法处理这件事情。”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如今的柳镇山心情无比的沉重,这帝都的信仰怕是要变了,又想到两日后柳天动的那个祭坛仪式,柳镇山的脸黑的如锅底一般。

    “师父!”

    柳无颜推开玄风堂的大门,看到所有人都在场,就知道事情不妙。

    “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墨家罚抄家规的吗!”

    柳镇山看到柳无颜时,原本漆黑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家规!”

    柳无颜将一堆早就抄好了的家规丢在柳镇山面前,然后说道:“师父,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落下我。”

    “你回来做什么!你不知道那怪物要对你不利吗!”

    柳镇山气的胸口都是痛的,他好不容易编个理由,让墨翟把这个姑娘带去,以躲过那怪物的追击。

    可是现在,柳无颜却是自投罗网了。

    “真是气死我了!”

    柳镇山生气,哪里是真的生气,柳无颜虽然从墨家回来了,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却也能成为柳家年轻一辈的领袖,这也算是好事。

    “师父的好意,无颜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无颜也不是缩头乌龟,遇事就跑,要是这样,哪里还能配得上做您的弟子?”

    “行,就你能说。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就告诉你这几日帝都出现的情况。”

    “师父,我大抵也知道一些了。”

    柳无颜顺势坐下,距离柳灵娇有些距离,自上次柳灵娇对自己的那番不信任之后,柳无颜见她的眼神便带着疏离,而柳灵娇又是藏不住心思的性子,想要解释,却因为柳无颜一个漠视的眼神,生生的将想要说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们就长话短说,那怪物治好了柳灵学的胳膊,还将柳天动给策反了,如今他们带着一些叛变的弟子正搞什么祭祀大会,说是要用99个孩子去请神出现。”

    “我倒是要看看这些个贼子能请出什么神来!呸!”

    柳虎山本就是性情中人,原来就对巫族这类人不感冒,若不是碍于世俗的眼光,他是要跟巫族的那些个巫司打一架的。如今又来个什么神,他就更不信邪了。

    “你可知道女娲?”

    “女娲补天,那可是真正上古的神明!”

    柳虎山虎躯一震,说起女娲来,眼神中也是带着敬畏的。

    “你可见过那杨陵是什么样子?”

    “人面蛇身的瞎子怪!还能是什么样!”

    说起那怪物来,柳虎山就更是气恼, 长得这么丑,偏偏还出来为非作歹!

    “丑人多作怪!”

    柳镇山接下来的话可是把柳虎山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了,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大家都陷入了深思。

    “你们可知道,女娲娘娘也是人面蛇身?”

    “您的意思是,这杨陵想打着女娲娘娘的旗号,欺骗帝都的百姓?”

    柳灵淳沉声问道。

    “既然你能想到,杨陵自然也很容易想到,再说,百姓们可不管我们说的,他们只要孩子失踪的事情不再发生了,就会对杨陵百分之百的信任。”

    柳无颜想了想,继续道:“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把那99个孩子救下来。”

    “他们……他们怎么肯拿99个孩子去祭祀?百姓又不是傻子,就算一个傻,哪里能每个都这么傻!”

    “灵娇,你还是看的太简单了。”

    柳镇山说道:“如果99个孩子死和成千上万个孩子死,你会选择哪个?”

    “当然是……”

    柳灵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反应过来为什么柳镇山会说这番话了。

    “是了,你的选择和百姓的选择是一样的。”

    “一个都不能死!”

    柳无颜现今的脑子里还浮现着她来时看到那对母女的画面,和站在他们身边那些男人惊恐和暗恨的脸。

    九十九个孩子!她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柳无颜眼中的坚定让在场的所有人看了都为之动容,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柳镇山独独将她收做关门弟子,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天赋,更是因为她的心。

    “对,一个都不能死!”

    柳镇山咬牙说道,下一刻却用手捂住胸口,一股血腥冲破胸腔入喉,柳镇山却直接用玄力将这股血气压了下去,面上只是红了一下。

    “师父!”

    柳无颜柳镇山的脸色不好,直问:“师父,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家主是在两天前,与那蛇怪争斗时受的伤,说起来,那蛇怪的确是来找你的。无颜,你不能在柳家多待,要不然,他又会回来找你的。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柳灵娇眼中的担心不是假的,她是最不想让柳无颜出事的人了。

    “既然回来了,我就不会走的。解决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所有人面前戳穿柳天动他们伪善的真面目!当然,还有救出那些孩子。”

    想起那些孩子的死状,柳无颜觉得实在是太可怜了。

    “无颜说的没错,只是……唉……”

    柳镇山叹了一口气,有些欲言又止。

    胡三妹将柳镇山的心思看在眼里,握住柳镇山的手,然后对柳无颜说道:“那蛇怪给你师父下了毒,玄力大不如前,如今柳家已经没有能够和那蛇怪对抗的人了。墨家从来都是与世无争,巫族对这件事情不闻不问,南风陈那个家伙又闭关,所有的事情搅和在了一起,我们也只是有心无力啊。”

    “下了毒?”

    柳无颜眯起眼睛,难怪她看着师父的脸上有一丝黑气存在。

    “住嘴!现在不是说我的时候,这件事情是由柳家而起,此次巫疆大会将柳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不少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柳镇山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一个一向对老婆唯唯诺诺的老人家这一次变得反常起来,这让柳家的人心中都选了一块大石头。

    “好好好,我不说,就你犟,你死了,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反正我也活够了。”

    “你瞎说什么!”

    柳镇山横了胡三妹一眼, 胡三妹不说话了,但是柳无颜看到了她眼里含着泪。

    “我去杀了柳天动和柳灵学那两个败类!”

    柳虎山带了一人,浩浩荡荡的就要走!

    “你给我回来!”

    柳镇山喊,可是柳虎山却不当回事,直到柳镇山骂道:“到底你是家主还是我是家主!我的话你当是屁给放了是不是!”

    柳镇山是真的动了怒,柳虎山怂了,他道:“您是家主,可是我们要清理门户,不能让各大家族看我们笑话!”

    “现在不是看笑话的问题了。”

    柳青山说道:“各大家族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若是这神论一旦成形,那么整个帝都就会被他们控制,所谓的五大家族也都不存在了。”

    “那就让他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柳无颜的手微微攥紧,她的目光如炬,道:“百姓们的信仰是随着需求变化的,一旦他们的信仰丧失,去拥护另一个信仰,那我们的敌人就不仅仅是杨陵,而是整个帝都的百姓。”

    “天呐!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现在由我分配任务,你们同意吗?”

    柳无颜拿出当初飞虎队队长的架势来,努力的回忆当时队长是怎么给自己分配任务,有条有理的分配所有人,让柳家的每一个人的心在此时此刻凝聚在了一起。

    “第一,组织柳家所有人,与自己的相熟的家族作为分类,各自去进行协商并说清要害。”

    “第二,找到被挑选孩子的百姓,让他们团结起来,这件事情,灵淳,你去做。”

    “第三、……”

    一桩桩,一件件,柳无颜有条不紊的计划着,从开始行动到最后她的任务。

    “无颜,不行,你这样做太危险了。”

    柳镇山起初对柳无颜的计划还十分满意,可是听到柳无颜最后给自己安排的任务的时候,柳镇山却不同意了。

    “师父,这是唯一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