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怪妇人
    “轰隆隆!”

    柳无颜抬头一看,妈呀,乌云压顶,一团团聚集在自己的头顶上空,一会儿,电闪雷鸣,落下的雨如黄豆般大,砸在柳无颜的脸上,居然还有些微微的痛。

    “这是下冰雹吧?”

    柳无颜摸了摸脸,果然粘着碎冰渣子,身下的独角烈马开始嘶鸣起来,就这天气,墨翟这家伙应该早就回去了吧?

    柳无颜考虑了一会儿,这草原又没一处遮挡的地方,若是待在这里,恐怕脑袋都要被砸出窟窿来。

    “还是赶紧回去吧?这样的天气,干点什么也是伤情调,倒胃口。”

    柳无颜策马准备回去,跑了一会儿,发现她居然在这片草原上迷路了!

    这墨家可真是奢侈啊,这么一大块地方,居然什么也没干,就让它空着。

    “这回完蛋了,居然迷路了。”

    柳无颜望着这天,乌压压一片,冰雹也越下越大,她撑起一片火光来,顺便在身边设了一层屏障,让那冰雹落不到自己的身上。

    “要想回去,还得等这阵子冰雹过了再说,先去看看,有什么地方能遮一下的吧。”

    柳无颜拍了拍独角烈马,这烈马倒是通人性,哼唧了一声,没等柳无颜说出发,自己便走了起来。

    柳无颜便依着这马四处走,没想到这家伙倒真是厉害,从这一望无垠的草原上竟找到了一处茅草屋。

    这屋子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虽然保存的十分完整,但是所用的木材分明已经黑了,上面还长着苔藓,此刻,那木屋里面有黄色的灯光在闪烁。

    虽然有灯光,但是柳无颜并没有从灯光里面看到有人影,出于礼貌,柳无颜敲了敲门。

    “叩叩叩。”

    连着敲了几下,也没有人应声,柳无颜说道:“如果没人应我,我就进来了……”

    柳无颜推门进去,里面空荡荡的,桌子上摆着水壶和茶杯,桌面上并没有灰尘,再将目光转到别处,右手边有一块帘布,是用来隔断房间的。

    “请问,有人吗?”

    虽然知道里面有八成可能是没人的,但是柳无颜还是礼貌性的问了一句。

    “你好?”

    “外面下冰雹了,我进来躲避一下。”

    柳无颜连着说了几句,都没有人回应,她就大胆的打开帘布,与她迎面相撞的是一个女人!

    这女人一双眼睛清冷如月,是淡淡的蓝色,目光毫无焦距,看样子眼睛是看不见的,眼睛边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她盘着一个妇人发髻,身着的衣服十分朴素,看起来像个十分平常的妇人。

    但是她脸上的疤痕却又证明着她的不寻常。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妇人十分警惕,手中不知何时拿出一把刀来对准柳无颜!

    “是不是她,她最终还是不肯放过我!呵呵呵!哈哈哈哈!三十年了,她还是那么恨我!”

    说着,妇人又大笑了起来,柳无颜连忙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只是来这里躲冰雹的,我刚才敲门,可是里面没有人应,我就推开门进来了。”

    “你真的不是那个女人派来的?”

    妇人仍旧不相信柳无颜,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是我真的不是任何人派来的,外面很冷,我身上又湿了,所以才到您这里来,如果您觉得麻烦的话,我可以走。”

    柳无颜无辜的说道。

    妇人听了柳无颜的话,慢慢的把刀放下来,道:“说的也是,若是那个女人想来杀我,定然不会找你一个小姑娘来。”

    说完,妇人直接从柳无颜的身边掠了过去,柳无颜见她的眼睛不方便,想要扶她,却被妇人打开了,“不用你扶我,你是不是看到我眼睛不好了,同情我?”

    柳无颜知道有缺陷的人一般都比较敏感,所以柳无颜听了妇人的话,没有再扶她,却将阻挡在她前面的桌椅给挪开来,等到那妇人要坐下的时候,将凳子轻轻的往里面推了推。

    妇人的脸色也渐渐缓和了下来,她熟练的将茶杯摆好,然后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满茶,竟一丝一毫都没有洒出来。

    妇人说道:“坐吧,喝茶。”

    柳无颜顺势坐了下来,然后端起茶盏来,轻轻的吹了吹,这茶还是滚烫的,摸在手里很是暖和。

    这会儿,柳无颜还能听到头顶上传来嗒嗒嗒冰雹敲打砖瓦的声音,看样子这冰雹一会儿是不会停了。

    “谢谢。”

    柳无颜道谢,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面前的妇人,她的皮肤白皙,虽然眼睛是瞎的,但是也阻挡不了别人注意到她的容颜,这模样,倒是与那魅惑众生的九月有些相似。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无颜。”

    “你姓柳?”

    柳无颜这会儿才感觉到面前这位妇人身上的戒备完全卸下来,她问道:“前辈,你是为何会住在此处?”

    “不该问的问题不要问。我还没问你,为什么没我的同意,你就闯进我的屋子里来!”

    妇人一下子居然恼了起来,她的唇抿的很紧,杯子啪的一声打在桌子上!

    “我明明敲了门的。”

    “你敲了吗?我怎么没听见。你若是敲了门,也要等我应了你,你才能进来,这是基本的礼貌!你父母没有教过你吗!”

    “你说就说,何必扯上我的父母!”

    柳无颜被这反复无常的女子也惹恼了,难道是更年期,心情反复不定,又想着这妇人一个人住在这里,又是个瞎的。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于是又说道:“谢谢你收留我,但是我的父母却也没惹到你,若是你不愿意我侵犯了你的空间,我可以走。”

    说罢,柳无颜将杯子放下,调动体内的玄力,将身上的衣服烘干,准备出去。

    “欸……我又没说让你离开。”

    妇人伸出手,有些别扭的坐在一边,说道:“外面不是还下着冰雹吗?你也不怕被砸死。”

    柳无颜回过头来,道:“那……谢谢你了。”

    说完,柳无颜便坐在一边,借着昏黄的灯光,将墨雯给的那本翻出来看,这墨雯说的不错,中的确介绍了一些关于炼化魔核的方法,至于蛟龙之珠这样灵性很强的宝贝,却是没有的。而且,这上只记载了准备工作,却没有将过程一一写下来。

    “到底还是没用。”

    柳无颜将放在一边,唉声叹气。

    而一旁的妇人似是终于找到了话题,用手胡乱的摸着,终于摸到那本,拿过来,细细的摸着上面的痕,问道:“你在看什么?”

    柳无颜不以为然的道:“一本。”

    “墨家的?”

    柳无颜点点头,又想到面前的妇人根本看不见自己点头,于是又嗯了一声。

    “没想到墨家居然还有给你看。”

    妇人将那合上,对柳无颜问道:“你可是帝都柳家的弟子?”

    “是,我是柳家的弟子。因为我的玄器坏了,听闻墨家有炼化魔核和魔力之源,所以这趟来墨家,是为了能学到炼化这蛟龙之珠的方法。”

    不知道为什么,柳无颜觉得眼前这妇人虽然口气不好,脾气也是变化无常,但是她却觉得这妇人是可信的。

    “炼化蛟龙之珠?”

    妇人反问一句,没等柳无颜回答,直接将那丢在一旁,道:“我看你还是走吧,这墨家是什么地方,我比你清楚的多,他们是绝对不会告诉你化魔术的。”

    柳无颜一听,这妇人应该是个行家啊!

    “前辈,刚才是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叨扰您清修,但是这玄器是我师父送我的,对我非常重要,还请前辈能够指点一二。”

    柳无颜躬身求问,虚心的样子那是做了个实打实,不过,这番话却是句句真诚,当初乾坤无相圈虽然是从师父那里讹过来的,但是她却将乾坤无相圈看得极重,可是还没到两个月的时间,她就把乾坤无相圈弄坏了,虽然师父没说什么,也说让自己不要放在心上,但是想要将乾坤无相圈修好的心思却从来没有断过。

    是以她明知道墨翟此番没安好心,还是按照他的话做了,也是想这家伙多少与自己有点情分,不会做的太过,到底她还是能够修好乾坤无相圈的。

    “你说的玄器可是乾坤无相圈?”

    “是。”

    柳无颜眼中闪着雀跃的光,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撞到了一个大师!

    柳无颜都觉得自己运气不要太好!

    “大师可有办法!”

    “你那么激动做什么!办法还不是人想出来的。”

    就算面前的这妇人是瞎的,柳无颜 也能感觉到她的白眼,但是她不介意啊,承受多少白眼都可以啊,只要能修好乾坤无相圈,她都觉得值得。

    “大师!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

    柳无颜冒着星星眼,一心只想着,这回她不用在墨家待了,修好了乾坤无相圈,她就收拾收拾滚蛋,才不会在墨家这个烂圈子里混呢!

    “你一口一个前辈,大师,我可受不起。”

    妇人还是十分警惕,她将那本旧推开来,手开始沿着桌面摸索着,柳无颜知道她要起来,连忙上前去扶,还一边笑着说道:“是我不对,嘿嘿嘿,叫前辈那是把您给叫老了,我应该叫您美女姐姐才对!”

    “你这张嘴!什么都能说出口!可别恶心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