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驯兽
    风拂过柳无颜的耳畔,这冰冷而又充满血腥的驯兽场此时似是有了一点温度,墨翟心里此时似是有一股暖流流过,想着若是能长长久久的和她坐在这里,看着这漫山的好风景,也好。

    驯兽开始了。

    柳无颜见墨翟没回应自己,便一门心思的扑到了驯兽场上。

    驯兽,顾名思义,就是将魔兽或是灵兽驯服。

    一般来说,灵兽要比魔兽更难驯服,特别是高阶的灵兽,高阶灵兽是有自己的思维的,他们和人类一样,能够去想着如何破解人类的攻击意图,往往打败他们还没有用,有些灵兽就是死,也不愿意屈服在人类的手下。

    所以驯兽实际上是一门脑力和体力都要双高的技术活儿。

    首先出场的是一个约莫十八岁的少年,这少年柳无颜有些面熟,似是今日她来这墨家迎接自己的那一排少年郎中的一个。

    只因为这少年嘴角有个梨涡,笑起来煞是好看,所以柳无颜才记得比较清楚。

    他要驯服的是一个高阶的魔兽,这魔兽应该是没有灵智的,比较好对付。

    “这魔兽没有灵智,应该还比较容易驯服吧?”

    柳无颜问道。

    “魔兽驯服的难易程度其实是靠魔兽的意志来决定的,若是他屈服与你的玄力之下,那他就会被驯服了。但是也有一种情况,不战而胜。”

    “啊?”

    柳无颜对墨翟口中所说的不战而胜很是好奇,于是接着问道:“不战而胜,难道是看着这人长得好看,就心甘情愿成为他的驯兽?”

    “与你说的也没太大差别。”

    墨翟笑了笑,道:“不战而胜多是依靠玄修者周身的气场,若魔兽被你周身的气场所折服,那也是一种能力。”

    “哦哦哦,原来如此。”

    这墨翟所说的气场,应该是包括面相的,柳无颜这么理解着。

    柳无颜看着墨翟,想着这么一张好看的脸蛋,他那时是怎么驯兽的呢?不战而胜?

    就在柳无颜问了几个问题以后,驯兽场下的那个少年已经被魔兽伤了好几处。

    这少年那是玄师的修为,在同龄人来说,已经算得上天赋不错的,而这魔兽不过是个五阶的赤练蛇,根本不是玄师的对手,怎么这少年还被伤了几处?

    再往下看,柳无颜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这赤练蛇的尾巴已经紧紧的缠住了少年,少年的身体无法动弹,柳无颜仔细一看,那少年的手臂上居然留下了两道齿痕!

    它是什么时候咬的!

    似乎察觉到了柳无颜的疑惑,墨翟解释道:“墨兰还是轻敌了,那赤练蛇在山里修炼了近百年,速度都不是寻常赤练蛇能比的,此番,他是要输了。”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好好的……”

    柳无颜还没将嘴边的话说完,就看到驯兽场下那个叫墨兰的少年如同凋谢的兰花一样逐渐的失去了生命的气息,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弹了。

    柳无颜看到这少年失去气息的时候,内心的震惊无与伦比,她们都是旁观者,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如花的生命逝去也不去救,像是……像是一个凶。

    然而更令她难过的是,就在她不远处的地方,一个女孩子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大喊着哥哥!

    想必,那死去的墨兰是她的哥哥吧。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去亲人,是多么的痛彻心扉,柳无颜深有体会。

    虽然事先有了准备,但是柳无颜却还是觉得无法理解,输了就输了,为什么就一定要死呢?

    这哪里是驯兽场,分明是个屠宰场!

    屠杀的是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

    而且,这样的事情每年都在这个地方发生!这简直太可怕了!

    柳无颜的心情起伏不断,墨翟拉着她,让她不要太过激动,还没等她恢复过来,又一个少年进去了。

    他挑战的,也是这个赤练蛇。

    “他们是旁系的孩子,所以都是驯服魔兽,若是能驯服了,这魔兽自然就归他们,也算是他们赢得的奖励。”

    “那这奖励付出的代价也太高了些。”

    柳无颜冷冷的回道。

    墨翟却是不说话,这些年了,他看过的还少吗?

    柳无颜想起刚才墨翟说过的话,于是十分坚定的对墨翟说道:“刚才你说的事情,只要我驯服了一只魔兽或是灵兽,是不是就能改变这样的事情?”

    “无颜,我只能说,尽我所能。”

    墨翟慢慢吐出几个字,这是承诺,墨翟知道,但是他不敢轻易的许下那样的承诺。

    “行了,有你这句话也够了,我也会尽我所能。”

    柳无颜是亲眼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他甚至还没有见到日后的心上人,就永远只存在于别人的回忆里了。

    柳无颜不作他想,走到看台中间,对墨回说道:“墨家主,柳无颜有一事请求,不知道家主能不能答应。”

    “无颜姑娘,不知你说的是什么事?”

    此番,墨回听到柳无颜的请求,倒并不排斥,因为,有请求,就要有代价。

    “无颜想着,若是我今日将这里的魔兽都驯服了,是不是就不用他们去驯兽了?”

    柳无颜指了指驯兽场上那个怯怯的身影,那是一个比柳无颜要矮小许多的小女孩,头发有些枯黄,看起来,还没刚才那个叫墨兰的少年厉害,她在驯兽场,不过是多了个送死的罢了。

    “无颜小姐,你可莫要说大话,今日参加驯兽大赛的人足有十人,这赤练蛇不过是最低阶的魔兽,你真的有把握吗?”

    墨回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柳无颜,这女人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异想天开。

    “如今墨家主说了,我便知道了,但是无颜却没有改变心意。若是我将这些魔兽或是灵兽驯服了,墨家主可能放过那几个孩子?”

    墨回想了一会儿,看向身边的夫人,只见墨夫人微笑着同意了,墨回这才答应了柳无颜。

    “无颜小姐,莫要怪墨某人没有事先告诫于你,因为你现在还不是我墨家的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进入驯兽场之前是要签下生死状的,一旦进去,是生是死我们概不负责,你可考虑好了?”

    墨回站在高台上,眼里露出的不屑显而易见。

    “好。”

    柳无颜猛的点头,她用力的撤下身上的一块布来,割破了手指,挤出血来,写下生死状!

    这样的举动把墨翟都给吓到了,他连忙上前,将柳无颜的手包住,道:“你这手破了,血腥气会引诱那魔兽攻击你,到时候还不知有多麻烦!”

    柳无颜一顿,她哪里知道这一层!

    人家说立生死状,她就想着电视里写生死状的都死拿血写的,她还做了好一阵的思想准备呢!

    哎,真是浪费了。

    随后,墨翟用密音告诉柳无颜:“我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

    柳无颜则回:“放心吧,我的人品有保障。”

    临走时,墨翟给了柳无颜一样东西,柳无颜趁机将它收进怀里,还给了墨翟一个大大的微笑。

    转过身,柳无颜就换上了另一番表情。

    这一次,可不是玩的了,她赌上了自己的性命。

    打开门,刺眼的光线照进了柳无颜的眼睛,她微微眯了眯眼,看见那赤练蛇的身体大了数倍不止!

    “不带这么坑人的吧?怎么变大了这么多!”

    柳无颜一滴冷汗冒出来。

    “霸天剑!”

    霸天剑出,一束白光就此从那赤练蛇的身上扫过!

    一秒不到,赤练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砍成了两半!

    玄宗和七阶魔兽的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赤练蛇后,是一头高阶的黑玉狗熊,这厮通身都是黑的,皮毛坚硬异常,若是想打败他,还需费点功夫。

    这是驯兽场,可不是宰兽场。

    刚才杀那赤练蛇是因为那个叫墨兰的少年因他而死,而这黑玉狗熊却又没有伤人,自然要想办法驯服的。

    人家的兽是拿来驯的,不是拿来杀的,杀多了,怕是墨家的人也不高兴了。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传来,柳无颜挠了挠耳朵,这黑玉狗熊也太吵了些,她的耳膜都要震破了。

    黑玉狗熊一闻到人血的味道就十分的兴奋,开始不断的朝着柳无颜发起攻击!

    这次柳无颜却没有动手,而是借着自己的速度,与那狗熊兜起了圈子,在一次又一次的绕圈之后,那狗熊终于受不了,直接晕倒了。

    柳无颜为了避免这黑熊还会醒过来攻击自己,她手中的霸天剑时刻防备着,只见柳无颜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进那黑熊的身侧,缓慢将手伸过去,说道:“黑玉狗熊,你可愿意听我差遣?”

    看台上的一众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柳无颜当驯兽是在玩儿的吗?

    你叫它听你差遣,它就听你差遣?

    若是这样,那驯兽师也不会万里无一了。

    “我问你,黑玉狗熊,你可愿意听我差遣?”

    那黑熊好像没有听到自己说什么,于是柳无颜又在说了一遍。

    “吼。”

    只听见黑玉狗熊低低的吼了一声,忽然间柳无颜的手掌之间放出一道红光来,落在黑玉狗熊的额头上,然后二者连接在一起。

    这是属于驯兽成功的独有的光芒!

    就连墨翟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还从未见过问一句话就能驯兽成功的!这丫头简直就是天才!

    “这不可能!我从未见过如此驯兽的!”

    墨回也惊叹不已,但更多的是难以相信,他们墨家几千年来都在研究如何驯兽,自己更是对驯兽这门学问痴迷不已,但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但实际上是,因为没有人告诉柳无颜具体的驯兽方法,柳无颜想了半天就只能……问问咯。

    “家主,这柳无颜可就是墨翟公子带回来的天命之女?”

    忽然间,一群长老都聚集在墨回的面前,打探着柳无颜的来历。

    但是远在驯兽场的柳无颜还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居然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