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定力
    九月猖狂的大笑,这双修合和之数是九尾狐世代都传承的招数,再看这男子的目的,九月就猜的**不离十了。

    “亡灵!受死!”

    墨翟见这“柳无颜”当真是个口出狂言的疯子,手中的幽冥之火并未停歇,直接扫过柳无颜的喉咙。

    然而,预期的惨叫并没有传到墨翟的耳朵里,只见“柳无颜”仍旧好好的坐在他的面前。

    “你以为,我真的怕你那点幽冥火种?”

    “不是亡灵?”墨翟挑眉。

    “都说了,我是你奶奶!不不不……是太太太奶奶……一千年的差距啊……说的人家都老了。”

    九月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后来发现这脸不是自己的,又收了回去。

    “少说废话!快点滚出她的身体!”

    墨翟的耐心已经到达极限,女人真是麻烦!

    “我的孙子,叫声奶奶听,我就告诉你我是什么,怎么样?”

    九月还是觉得身上热,既然已经确定了这男人是自己的曾孙,那自然就不能对他如何,身子还是要还给柳无颜这丫头。

    但是,这曾孙实在太不争气,这双修和合之事可不能霸王硬上弓,她得指点指点他。

    “滚!”

    “哎哟哟,这样可真不可爱,到时候,柳家丫头可是不喜欢你的。”

    九月砸吧砸吧嘴,然后说道:“曾孙,我是上古九尾神狐,你身上流的是我族一脉的血液,虽然这女娲石是神器,但是却也不能强行吞下,必须要找天玄女……”

    说着说着,九月有些惊讶的自言自语道:“难道说,这丫头就是……”

    “是,她就是天玄女。”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墨翟的耐心已经达到极限,没想到的是,柳无颜身上居然还附着了九尾狐的神识!

    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不好,这丫头的酒劲儿过去了。”

    九月咬唇,暗道不好,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还把自家曾孙的好事给搞砸了,实在是罪过罪过……

    “曾孙,为了弥补我刚才的过失,你祖奶奶就你一把!”

    说完,九月直接自己扒了衣服,往墨翟的身上贴去!

    软香入怀,墨翟身下一紧,刚才的热*吻还在唇边回荡,心头一热,他抱住再次沉睡过去的柳无颜。

    “这次,可别是别人了……”

    墨翟也没含糊,抱着昏睡的美人上榻。

    衣带渐宽,柳无颜只觉得一身的凉意,但胸口却是热的厉害,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冰凉,就此贴了上去。

    墨翟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可真是不安分呢!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墨翟静心运气,却没想到一阵风过!

    身下的人儿忽然不见!

    墨翟大怒,吼道:“河霆!”

    半晌却没有人回应,再喊,还是没人应答。

    墨翟开门,发现河霆已经赤身躺在门外,而房间内也空无一人,刚才炙热的温度,就这样弥散开了……

    “到底是谁!”

    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将人掳走了!

    这帝都能做到从他墨翟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带走一个人的人,绝对没有几个……

    会是谁呢?

    柳镇山,还是南风陈?抑或是那个人?

    墨翟的瞳孔微缩,双手攥紧,狠狠一落,身边的金丝楠木瞬间变成了尘土。

    风一吹,散落在帝都的各大街巷。

    彼时,天朗气清,柳无颜睁开双眼,便看见有山高入云,有鸟潜林,有百花盛放,活脱脱的一处仙境啊!

    “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柳无颜转头一看,便看到一张面具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极近,呼吸声都能听得见。

    “体内可有什么不适?”

    “你怎么在这里?”

    柳无颜也不是是失忆,她当然记得她之前是在跟墨翟喝酒。

    “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问你,可有什么不适?”

    风吹雪不厌其烦的问着,面具下面是一张沉重的脸,他的认真让柳无颜的心也咯噔一下。

    想着自己之前好像三杯就倒地,再看看自己身上披上的可不是自己的衣服,额头有细细的冷汗冒出:“我中招了?”

    “现在才发现?”

    风吹雪伸出手去摸了摸柳无颜的额头,发现她的身子滚烫的很,通体的粉红色并未有丝毫的褪去,面具低下,好看的剑眉慢慢聚拢,眼神里却又透露着紧张和无奈。

    这女娲石……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

    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那我感觉我好像快死了一样。

    你是没死,但是跟死也差不多了。

    “我就觉得热,其他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柳无颜觉得风吹雪这话说的十分玄乎,附近鸟语花香,又没有什么猛兽出没。就算是有,就算自己不动手,风吹雪也不可能看着自己就这么死了。

    “你可知道那墨家的公子是个什么人物?就这样随随便便和他来往。”

    说到这里,风吹雪气不打一处来。这丫头人家到那墨家的少爷不是好惹的,还跟他喝酒?

    喝酒也就算了,想起他救她时,两人几乎未着寸缕,他心中的怒火就蹭蹭往上升,都快要想自己燃爆了!

    “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在生气的,可是你到底在生哪门子的气……”

    柳无颜仔仔细细回想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哪里得罪的他呀,可真是个怪人!

    “我生气,吼吼!是啊,我凭什么生气,我是哪门子的气,我跟你又是什么关系?真是奇了怪了,我操心干什么,让你被那个墨家的男人吃干抹净算了。”

    风吹雪喘着粗气,背对着柳无颜,真是怒火上心头,这个女人的脑子长的算是草吗!

    真是!万年的修为一下子破了功!

    “额……”

    柳无颜看着风吹雪这个模样,也知道他是一心为自己好。可是她的头止不住的昏昏沉沉,身体的热浪一浪高过一浪,她难受得紧,最后真是连回话都十分困难了……

    “喂……”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是要气死我才甘愿不成!”

    风吹雪简直就是气昏了头,他就不该这样去在意……看,人家自己都不在意呢!

    连句回话都懒得解释了……呵呵…这个女人!

    “我……我道歉还不行吗?”

    只是留言的声音已经非常微弱,因为热意翻涌,话语里竟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便是这一声,将风吹雪满心的怒气全部都浇灭了,他有些别扭的说道:“你……你知道错了便好,下一次切莫和别的男人……”

    一番嘱咐还没有说完,风吹雪便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息有些不对,他赶忙转过身,里面而来的便是柳无颜一个大大的拥抱。

    软香在怀,柳无颜本就穿着风吹雪的衣服,十分宽大,柳无颜的身子又十分柔软无力,风吹雪你伸手便将她软弱无力的身子搂住,宽大的外挂就此滑了下来,风吹雪立即别过脸,可看不见,便只剩下自己混乱的将她滑下的衣服拉上去,细腻的触感让风吹雪的指尖忍不住的发抖。

    “不要拉上来,热着呢!”

    柳无颜的嘴唇微微的蠕动着,带着别样的诱惑,定力如他,竟然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宽大的外衫被柳无颜用力的拔下,柳无颜贴着风吹雪的胸口,虽然隔着一层衣物,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她炙热的温度。

    “我是不是中了魅毒?那个该死的墨翟!”

    柳无颜的头脑还算清醒,从她身体内一系列的反应来看,绝对是中了穿越套路!

    接下来的事情,柳无颜心里莫名的有了底,面前这个人,她心里还是接受的。

    毕竟,他长得是有点帅……

    “来吧……我有心里准备,我不会怪你的!”

    “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你嘴里在说什么!”

    风吹雪将柳无颜身上的衣服穿好,然后转过头来,严肃的说道:“那墨翟用千人醉灌醉你,确实为了与你阴阳相合,但是,他也给了你女娲石,所以你现在体热是因为女娲石在你体内作用。”

    柳无颜一个激灵,有些尴尬的笑道:“哈哈哈,不是毒药啊……哈哈哈……好尴尬呀!”

    粉红色的脸上带着一丝羞赧和尴尬,一双灵动的双眼咕噜咕噜的乱转,竟是前所未有的可爱。

    “若是毒药,还好说,这女娲石乃是上古遗留的神器,虽说只有一点,但已经足以将你的身体撑破!”

    说到柳无颜现在的情况,风吹雪的神情立即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那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柳无颜的身体越来越难受,一股灼热在她体内四处乱窜,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

    风吹雪摇摇头,道:“那墨翟是九尾狐的后代,天生就能修炼双修之术,他的身体乃是至刚,无法吸收女娲石,所以必须找到天玄女,两人共同吸收,不仅功力能大增,而且,对女方也大有裨益!”

    “所以墨翟骗我是为了把我带去双修!”

    柳无颜心里把墨翟骂了一万遍,这龟儿子居然要骗财骗色!拿了女娲石也就罢了,还要用自己去吸收!

    显然,柳无颜忽略了,这样对她也是有好处的。

    “可以这么说。”风吹雪点头。

    “然后你把我救出来,那……我是要死还是你和我……”

    柳无颜的脑袋已经昏昏沉沉了,满心除了对墨翟的怨恨之外,她的眼睛还盯住了风吹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