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契约敖三九
    这番话让柳无颜惊得站了起来!

    她的手死死的拽着衣袖,眼眶中的泪竟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柳无颜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湿了……

    柳无颜有些不明所以,难道是原主的意识还残存在自己体内吗?

    她最为牵挂的,怕就是这个弟弟了吧。

    “他……他叫什么名字?”

    “我哪里知道!我师父叫他无来。”

    “无……来?”

    “就是这个,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要问的我都说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凌幽华看见一脸泪痕的柳无颜,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奇怪,听个名字也能哭起来。

    “你跟他什么关系?”

    出于好奇,凌幽华问道。

    “闭嘴!我娘娘的**是你能问的?我都还没问!”

    敖三九跑到柳无颜的面前,小心的问道:“娘娘,那个无来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如果真是他的话,他……是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柳无颜揽住敖三九的肩膀,笑的如沐清风。

    “哦,对娘娘很重要的人,就是对三九很重要的人,娘娘别哭,我会保护你的。”

    敖三九第一次乖巧的抹去了柳无颜眼角的泪,敖羽和灵琴看到这一幕顿时老泪横流。

    儿大不由人啊,终于有个能治这个小魔王的家伙了。

    “不说就不说,你问完了吧?”

    凌幽华试探性的问道:“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那能把我放了吗?”

    “放什么放!给我闭嘴,什么时候放,放不放都得看我娘娘心情!”

    敖三九狠狠的踹了一下凌幽华,特别还是在他的脸上,临了,还呸了一声:“红裤头的大坏蛋!”

    凌幽华一听,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就不该信你们!”

    “三九,放了他。”

    柳无颜发话,敖三九支支吾吾的,也没将凌幽华给放了。

    “娘娘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柳无颜声音严肃,佯装生气道。

    “娘娘……就这么放了他呀……”

    敖三九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母亲,见二人点头,这才瘪着嘴,将凌幽华身上的束缚解开。

    “哼,算你识相。”

    凌幽华没犹豫,被松绑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给换掉。

    “没什么事了吧?”

    凌幽华走到柳无颜的面前,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佯装镇定的对柳无颜说道。

    柳无颜点头。

    凌幽华心中大石就在点头间落了地,一介玄宗居然会怕一个大玄师五阶的女人!

    说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我的人呢?”

    凌幽华问道。

    “以为你死了,都走了。”柳无颜回道,“你现在赶上去,他们应该还能相信你没死。”

    “你!”

    凌幽华正要走,却停下了脚步,这会儿他前去,必定会被耻笑,若是他自己完成几个任务再去,他的面子也能挽回一些。

    于是,凌幽华调转了方向,路过柳无颜的时候,还冷哼了一声。

    “他们是从那边走的。”

    柳无颜指着原来的方向好心提醒。

    “不用你多嘴,我还有其他事情。”

    凌幽华别过头,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这人真奇怪。”

    小不点敖三九瘪瘪嘴,对凌幽华还是不爽。

    思来想去,又想到几个妙招,娘娘的话他得听啊,现在把人放了,不代表不能以后去玩他啊?

    想想,敖三九都觉得自己太聪明了。

    恐怕凌幽华也没想到的是,原以为生平遇到一次这种事就够倒霉的了,哪里想到,以后的事情难以预料,而他悲催的人生才刚刚走上正轨。

    而凌幽华临走的时候觉得身后有阵阵幽风,想起今天的耻辱,心中更是发颤。

    这头,柳无颜则将五灵珠交给敖羽和灵琴,说道:“这五灵珠是我炼制而成的,现在交还给你们。”

    敖羽将柳无颜的五灵珠收下,然后递交给柳无颜一副宗卷,柳无颜疑惑的抬头,打开宗卷一看,竟然是一副地图。

    “这是什么?”

    “这是这巫疆领域的地图,也是你这次完成任务获得的奖励。”

    “哈?”

    柳无颜有点蒙,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拿到了巫疆领域的地图?

    仔细一看,这地图上面标的突出的地点,都是任务所在地和需要解决的对象。

    细心的柳无颜发现,这上面的任务有红蓝两色,于是,柳无颜问道:“这红蓝两色是什么意思?”

    “蓝色表示惩罚任务,红色则是奖励任务。如果有人为了一己私欲完成蓝色任务,那么他就会获得同等的惩罚。”

    敖羽细心的解释:“恩公,有了这个地图,便可趋利避害,在这巫疆领域畅通无阻了。”

    “嗯!”

    柳无颜喜笑颜开,这女娲石她是拿定了!

    “真是太感谢了,那女娲石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柳无颜捧着地图,高兴的不行,然后才问敖羽:“你们是怎么从炼鬼山脉来到这里的?”

    “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说在这里有利于修炼,这里的灵气是炼鬼山脉的十倍,所以我们才能够修炼成灵兽人。”

    敖羽笑着说道。

    “戴着面具的男人?”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风吹雪没错了。

    柳无颜心中暗暗想道:“这家伙居然已经算好了一切。”

    “是的,炼鬼山脉已经不是以前的炼鬼山脉了。也不知是谁发现了羽金矿脉,竟采掘了个精光,失去了羽金石的炼鬼山脉渺无人烟,里面的魔兽都过不下去了。”

    灵琴说起来还有些伤感,那里毕竟是他们夫妻两人生存了许久的地方。

    “山鬼一族呢?”

    柳无颜有些着急,山鬼一族若是没了这羽金矿藏,怕也是生存不下去的。

    “他们……我不知道,但应该都还活着。”

    敖羽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因为从炼鬼山脉成了死山以后,我们还有其他的一些魔兽都来到了这里。应该都是那个面具男人引导的。”

    “他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

    这会儿就连柳无颜也吓了一跳,能够将蛟龙还有炼鬼山脉的一众魔兽都带到这片领域,其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与此同时,柳无颜又十分清醒,还好自己没有和这样的人为敌。

    “是啊,我本以为,我们夫妻二人在炼鬼山脉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灵兽,但是,恩公,在这片领域里,还有比我们强上许多倍的灵兽。恩公,你要多加小心啊。”

    “爹爹,我们不能陪着娘娘去做任务吗?这样娘娘就能少些危险啦。”

    敖三九天真的说道。

    “你这傻孩子!”

    灵琴揽着敖三九,继续说道:“恩公,不是我们不保护你,只是,我们来的时候,就答应了那个男人,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否则,这里容不下我们的。”

    柳无颜忽然明白了,原来灵琴和敖羽在这片领域里,就是担任npc的角色,而她作为玩家,自然不能把npc带走做任务。

    “但是……”

    敖羽摸着下巴,思虑了良久说道:“这小子倒是可以和恩公一起走。”

    灵琴有些犹豫……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母亲自然最是舍不得的。

    “行。”

    灵琴将敖三九推到柳无颜的面前,说道:“还望恩公与这孩子签下契约,担待着点儿。”

    “这不行……他还这么小,你们定然舍不得。”

    虽然柳无颜也觉得和敖三九有缘,但是生生将他们母子分开,这种事情,她做不来。

    “没关系,没关系,你带走,带走。”

    敖羽连忙摆手,将敖三九推到柳无颜面前,一脸难以言说的笑意。

    “是啊,恩公无需顾虑我们,三九这孩子还要劳烦你才是。”灵琴脸上倒没有表现出十分不舍的样子。

    柳无颜倒是觉得奇怪,这夫妻二人是怎么了,与之前生蛋那会儿表现的完全不一样啊。

    “娘娘,他们是嫌弃我,把我推给你呢!有这样的父母,我真是特别可怜……”

    敖三九一脸惆怅,拉着柳无颜的手又更紧了些:“娘娘,你一定会收留我的吧……我这么可怜。”

    “你这家伙倒是知道卖萌!”

    柳无颜刮了刮敖三九的小鼻子,两只铜铃大的眼睛实在是可爱极了,完全没有拒绝的可能性。

    “这么说,娘娘你同意啦!”

    敖三九开心的在柳无颜跟前打着圈儿,敖羽和灵琴也放下心来。

    之所以将敖三九交给柳无颜,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家伙太闹腾,另一方面,除了柳无颜,他们没有其他信任的人了。

    在这片巫疆领域里,他们也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能够生存在下。

    与柳无颜签订契约,才能护他真正的周全。

    “自然是同意了。”

    柳无颜也想知道自己能够契约多少个灵兽,这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

    除去赤麟玄龙是自己的本命灵兽之外,她只有白透一个灵兽,契约血脉灵兽的机会比之普通灵兽少之又少,而自己已经有两个血脉灵兽了,要分出更多的玄力来契约第三个,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准备好了吗?”

    柳无颜问道。

    “娘娘,三九时刻准备着。”

    敖三九乖巧的闭上眼睛,银光一闪,化成一只纯银色的幼龙。

    契约灵兽时,人和兽都处于十分脆弱的状态,此时若有有其他人打扰,那对****的伤害都是绝对致命的。

    但是,此刻有灵琴和敖羽护法,柳无颜自然是放心。

    很快,柳无颜便进入心神合一的状态,与敖三九形成一道心神的链接。

    “沙沙沙……”

    灵琴的耳朵动了动,她转头看向敖羽,问道:“三九他爹,你可听到什么异常的动静没有?”

    “听是没听到,但是我感觉到了一大波涌动的灵力……”

    这样的感觉越来越甚。

    敖羽警惕的护在柳无颜和敖三九身边,“快!灵琴!保护恩公和孩子!”

    “发生了什么!”

    灵琴只觉得脚底都在震颤,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知道!一大波灵兽从四周涌到我们这里来!难道这个领域要崩塌了吗!”

    敖羽努力让自己平静,如今只求柳无颜能够尽快契约成功。

    要不然,迎接他们的,不是希望的春天,而是死神的果决的镰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