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歹毒
    在这深海沙漠之中,最可怕的不是天灾而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是强者最好的屠宰场,赵岐一干人被人盯住,成为瓮中之鳖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小东西,闭上你的臭嘴!毛都没长齐呢,还敢跟我们抢东西!”

    赵岐的队伍中有个叫全胜的兄弟开始反击,在他们眼中,像夏侯细这样的男人,除了有个那玩意儿以外,跟女人也没什么区别。

    “低贱的东西!”

    作为夏侯家的少主,夏侯细自然容不得有人这么说自己,更何况是那些被世人认为又穷又臭只有一身肌肉的佣兵!

    话语刚落,全胜开始浑身发痒,然后便是痛,最后竟然燃烧了起来!

    直至变成灰烬!

    夏侯家的人无声而得意的笑着,怕是有人忘了,夏侯家乃是帝都最有实力的炼药世家!

    “你等竟如此歹毒!”

    回想起在炼鬼山脉中山鬼一族的遭遇,柳无颜的双手不自觉的抓紧,炼药之人不救人,反而时时刻刻想着害人,简直糟践了赋予他们的天赋!

    “歹毒?惹了我们夏侯家,这才开始,你就说我们歹毒,那一会儿,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死神降临!”

    “说的倒是简单,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你们几个人不成?”

    作为佣兵的他们,头脑到底还是简单了些。

    “各位不要轻举妄动!”

    为了节省不必要的伤亡,柳无颜站了出来,说道:“你们要五灵果给你们就是,作为一个大家族,血洗佣兵团,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再说,如果传出去,等你们需要佣兵团的时候……怕是也没有人为你们卖命了吧。”

    夏侯细一听,转头看了看人群,然后说道:“是不是你们识时务,我们自然不会要你们性命!本少也不是天生喜欢杀人……”

    夏侯细顿了顿,又将手指指向柳无颜说道:“不过,你的命,要留下。”

    “妹子!我等其实贪生怕死之人,我们佣兵,比生命还要重要的是尊严,若是双手奉上五灵果,我们还怎么在佣兵里混下去!”

    “赵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夏侯家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保命要紧。”

    “你这是看不起我们!我问你,你可怕了他们,怕死?”

    赵歧好像十分生气,话语中带着质问。

    “不。”柳无颜摇头。

    “你一个月女子都不怕他们不畏惧生死,那我等这些大男人还能比你这个女人差了去?”

    这样的大男子主义,让柳无颜想笑,却又是莫名的震撼,他知道这是一群有信仰的人。

    “柳无颜,你可记得在炼鬼山脉遇到的三兄弟?”

    夏侯承上前问道。

    “我知道,那是你们夏侯家的人,你们拿那么多性命炼药,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倒找上门来了。”

    柳无颜知晓他们是夏侯家的人,便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既然如此,她也没有推脱的必要了。

    “是你杀了我大哥他们!”

    忽然一个年轻的身影冲了出来,一道强光闪过,柳无颜没有来得及反应,鲜血就滴在了,她的手背上。

    柳无颜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刺痛的感觉从脸上传来,她抹了血,心中暗暗惊到,没想到35岁以内的人,居然也有在玄宗以上的人!

    她不能够感知对方的能力,那么,对方在玄宗以上是必然的!

    柳无颜看了看周围的佣兵,各个龇牙咧嘴,可是很多都是武者,玄修者最厉害的也就是赵歧了,也就只有大玄师三阶而已。

    玄宗足以秒杀他们现在在场所有的人!

    她必须想办法!

    “你可知我们相依为命,你可知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可知,我找了你多久!今日,我就要你为他们偿命!”

    那人一脸愤慨,眼眶通红。饱含泪光,柳无颜知道,现在对于面前的这个人来说,自己是杀害他的亲人的凶手,是仇人!

    “的确是我杀了他们,可是他们又为什么而死?夏侯家,你们做的那些事,难道不怕得到天谴吗!”

    柳无颜并不后悔自己杀了那三兄弟,毕竟,几千上万的山鬼小人都是被他们弄的人不人鬼不鬼……

    夏侯渊哪里肯听柳无颜的说辞,道:“我兄弟都是极善之人,只有你这等歹毒的人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你这人听话找不到重点吗?是他们用上万山鬼小人的命炼药,所以我才会找上他们,更何况,是他们先动的手!”

    柳无颜更是怒了,这人三十多岁,但心智似乎没那么成熟,除了他的哥哥,其他人都不作想。

    夏侯渊反驳:“你这贱人说的我都不信!我们夏侯家都是好人!”

    “渊表哥,就是这歹毒的女人,杀了大表哥二表哥和三表哥还屡屡推辞,你可千万别被他们糊弄了。”

    夏侯细走到夏侯渊的身边,勾起嘴角,得意的说道。

    “是啊,渊少爷,你可要为他们报仇啊!”

    夏侯承再添一把火。

    威压!

    来自于玄宗的威压!

    柳无颜只觉身体快要涨裂开来,而其他的佣兵兄弟们有的已经昏倒在地……

    柳无颜见情况不妙,立即取下手中的风之晶链,只见风之晶链迅速变大,然后围成一个保护圈,将佣兵团内的人都保护起来,这才让所有人的头脑保持清醒。

    “妹子,谢谢你了。”

    赵岐真诚的说道:“没想到只是小小的威压,我们就已经受不了了,妹子,你还是快逃吧,我们替你断后。”

    “贪生怕死,背弃朋友的事情,我做不来,再说,今天,我们不一定死的成,你让兄弟们都待在晶链的结界里面,我自由方法对付他。”

    柳无颜话倒是说的镇定,给人以安全感,赵岐则是半信半疑,但是终究是这么吩咐下去了。

    因为,他不能拿这一团的人做赌注。

    同时,她内心里也是相信,柳无颜能够对付的,毕竟……

    她那么自信……

    “好。”

    赵岐应声,然后对柳无颜郑重的嘱咐道:“妹子,万事小心。”

    柳无颜给了赵岐一个安慰的眼神,随后,将他推入了风之晶链之中,只见结界忽然变得稳固起来,不光是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这让赵岐变得紧张起来!

    “妹子!你要干什么!为什么我出不去!”

    “你别做傻事!”

    “妹子!”

    不管赵岐他们在里面怎么吼叫,柳无颜仍旧置之不理。

    然后,她慢慢将目光转向夏侯渊,手则指向夏侯细,道:“你问他,冯角,可认识?”

    “冯角?那个臭虫一样的人!你不说我也知道!”

    夏侯渊神色更厉,柳无颜身上虽然有不舒服,但却也神色不动,然后继续说道:“那你可知道你的哥哥们是因为他而死?”

    这时,夏侯渊的眼神透露出惊讶,他转头看向夏侯承,只见夏侯承辩驳道:“渊大哥,你别听她的,这个女人最是诡计多端,若不是如此,凭借着你哥哥三人的实力,怎么会打不过一个五阶的大玄师?”

    “我看诡计多端的不是我吧?你又不是傻子 ;,若不是我遇到了这号人物,知道了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你三个哥哥,若不是去保护这个冯角,怎么会死?”

    “你别信她,三位表哥是为了我们家族的荣耀去的,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死的这样惨!”

    夏侯细见情况不对,夏侯渊疑惑的看着夏侯细,道:“那时我在闭关,哥哥只留信说去做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事,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柳无颜左边眉头一挑,手中的霸天剑蠢蠢欲动,看来这个夏侯渊也不是很笨嘛。

    “这……自然是炼药的大事,你这个玄修者,哪里会懂!”

    夏侯细言辞闪烁,这更加深了夏侯渊的疑惑,随即他又转身去问夏侯承和其他夏侯家人:“你们说!”

    “这等机密的大事,我……我们怎么知道……”

    夏侯承也是回避。

    “是啊……我们不知道……”

    一干人等都是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说,他们都知道,因为有夏侯渊的存在,他们夏侯家才能有希望得到女娲石,段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分了心。

    “他们不说,那你说!”

    夏侯渊又重新指向柳无颜,质问道:“我倒是问问你,若是你圆的回来我便信你。”

    柳无颜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这夏侯渊看来已经信了自己几分,然后她便将山鬼一族和夏侯家所干之事合盘托出!

    “我也不是胡乱杀人的杀人狂魔,若不是真有其事,谁会滥杀无辜?”

    “最后,你是怎么处置他们的?”

    夏侯渊再次问道。

    “处置?我救了山鬼一族,哪里有什么处置?”

    柳无颜疑惑,难道人死了,还有什么处置一说吗?

    “果然是歹毒的女人!”

    夏侯渊二话没说,只见水柱蹭天高,如洪水猛兽般朝柳无颜袭来!

    “你杀了我三位哥哥,拿他们炼器!让他们尸骨无存!今日还想骗我!我夏侯渊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夏侯渊面露凶狠,对柳无颜也是往死里逼,等级的压制,纵使有天材地宝,柳无颜也只能拼命躲闪,根本毫无还手的余地!

    在这样下去她绝对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