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葡萄美酒撩俊男
    枫叶簌簌而下,有人得意的坐在自家的院子上欣赏着月光,翩若惊鸿,这是风吹雪第一次被一个女子喝酒时的模样吸引住。

    她像一个行散的女仙降落在尘世,如星辰,如萤火,又如悬崖上一朵随风飘逸的山茶花。

    微微一笑,风吹雪想着,那时在山洞,两人的缘分便就结下了吧。

    也不知是幸还是孽。

    他飞身而上,白色的衣袂让人捕捉不住。

    “你旁边的酒,是还你上次的地瓜。”

    正要拿酒的某人手一顿,忽而一笑,又释然的拿起那壶酒来,说道:“你倒是算得清楚明白。”

    “那是,我可不愿意欠别人人情。这酒可比你的地瓜贵多了。”

    柳无颜将手中的酒壶递了出去,与风吹雪的相碰,清脆一声响,满意的又送回到自己的嘴里。

    借着月光,女子的嘴边挂着点点晶莹,那粉红色的一处,让人蠢蠢欲动。

    “倒是我赚了你的人情。”

    风吹雪一笑,喝了一口,将空瓶子丢给柳无颜,说道:“你这酒倒是清甜甘爽,与其他的不同,是用什么造的?”

    “那是当然,正宗无颜牌葡萄酒,你以为哪里都能喝到?”

    “葡萄酒?这个词倒是新鲜。”

    “可不是只有词新鲜,这酒是我用玄力酿的,款待你,下次若是有时间,自然发酵的一定更好喝。”

    柳无颜又小酌了一口,对这皎白的银月,星眼朦胧,看着手中的酒杯,忍不住诗兴大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风吹雪一怔,嘴里反复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他转头看着柳无颜:“你……”

    柳无颜歪着脑袋,嘴角微勾:“怎么了?”

    “你会平安回来的,我保证。”

    风吹雪凑近了她,看见她的嘴角尽是酒汁,伸手去擦,小心翼翼,慢慢靠近……

    直到接触她娇嫩的肌肤和那点湿润,然后轻轻撇去,那人回以微笑,顺手用自己的袖角擦了擦,道:“我没有手帕这么麻烦的东西。”

    风吹雪噗哧一笑,道:“我有。”

    随手从袖口处拿了一条绣有翠竹的素色手帕来,递给柳无颜。

    却被柳无颜婉拒了:“算了,你给我了,我还得洗了再还你。”

    “你送我一条新的,我也是不介意的。”

    不再多言,又将手帕放回了自己的袖口,这东西他也只是带着,并没有用过。

    “问个问题,作为巫神,你就不能把规矩改改吗?子时出发是几回事?严重打扰我睡觉的时间。”

    “这时辰并非是我定的。是巫神之钥决定的,谁都无法更改,只有借助巫神之钥的力量才能开启巫疆结界。”

    风吹雪又喝了一大口葡萄酒,看着柳无颜的侧颜出神。

    “这么重要的东西,当初怎么被花翎那么个小丫头拿走了?她的巫力等级应该不高吧?”

    柳无颜转过头看着风吹雪脸上的面具,觉得这玩意儿精致极了,就算是现代的工艺家也做不到如此,更何况上面附着的玄力和巫力更是让人艳羡。

    “的确不高,但是她的出身却是很高。她的祖母是巫神大殿守护者花旗。”

    “祖母?”

    “是的,巫神大殿是巫族最为神圣的地方,而它的守护者绝对是除开巫神以外拥有最高权利和巫力的人。”

    风吹雪耐心的解释,却也看出了柳无颜眼中的疑惑,于是,继续说道:“你一定在想,这样的守护者一定是最忠诚的人来担当,对吧?那她怎么会偷了巫神之钥,逃到洛雨城那样的地方。”

    柳无颜点头,眼睛放光,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听些八卦实在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

    “你那眼神跟许久没有见过吃食忽然见到了鸡腿的人一般。”风吹雪用手戳了戳柳无颜的头。

    “别低估了女人八卦的心理。当然,我也不例外。”

    柳无颜吸了吸鼻子,那模样就差没找了瓜子磕了。

    “罢了罢了,也不是什么秘辛。你可听过黑巫?他们自称黑暗之神,实际上,不过是那些巫族的叛变者修炼了暗黑的巫术而聚集在一起的乌合之众罢了。”

    “没听过,但是,感觉不像是乌合之众那么简单。”

    “的确,这些年,黑巫发展迅速,因为他们修炼的巫术逐渐超越了我们,而且,能够吸食别人的巫力,这对与巫族人来说绝对是巨大的诱惑。”

    随后,风吹雪伸出他的手掌,他的指甲晶莹如白玉,掌心向上,随之而来的是他如金光般的巫力球。

    “这就是巫力。”

    “看起来很不错。”柳无颜伸手想去触碰,却被风吹雪的巫力给弹了回去。

    “花翎的祖母就是被黑巫收买了,偷了巫神之钥潜逃。”

    “那你抓到她了?”

    风吹雪点头,柳无颜又问:“为什么放过花翎?”

    “她不是黑巫,巫族之人是不能够伤害自己人的。这是天道。”

    风吹雪又道:“不过,自从她知道你来了帝都以后,似乎也不太安份。”

    “她也在帝都?”

    “是的。”

    风吹雪肯定道,但是他同时警告道:“只要她一天身在巫族,你就不能对她动手,因为,每一个对巫族人造成伤害的人会受到整个巫族的讨伐,谁也不例外。”

    “你也是?”

    柳无颜手中的酒杯慢慢放下,双手撑在瓦砾上,看着天空上乌云遮住了圆月,轻轻的说道。

    “当然,若有一天我不得不出手,那便是我放下巫神之位,背叛巫族之时。”

    悠然间,风吹雪感觉一阵幽香扑鼻,是独属于她的味道,是女子体香,好闻极了。

    只是,刚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忽然扑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撑住自己的肩膀,让他呼吸有些急促。

    风吹雪连忙后退,他不知道,自己的定力居然已经差到了如此地步。

    “你,你干什么?”

    柳无颜哈哈大笑,然后从风吹雪的身上离开了半寸,然后又好似脚下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好好站着的一个人竟然就要这样摔下房子去。

    风吹雪见这样一个小人就要飘落下去,立马伸手拦截,可刚揽上腰,就看见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是很怜香惜玉的嘛,看来我的直觉没错。”

    柳无颜挑了挑风吹雪面具下的下巴,迅速转换了一个贼兮兮的表情,道:“说,你是不是对本宫有好感。”

    风吹雪将人松了去,随后将酒壶中的酒一饮而尽,“你这女人,倒是一会儿一个花样。”

    “好吧好吧,真想看看你面具下的模样。”

    柳无颜杵着脑袋,看这人板着脸,便失了兴致,这才说起正经事来。

    “你找我,是为了巫疆大会的事?”

    “嗯,我是来告诉你,不要有夺女娲石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