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暗藏杀机
    天色渐渐变暗,柳无颜自己先打道回府了,留了团队十人在原地。

    “我觉得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

    柳灵学沉着脸,显然,他说的话很有分量。

    “我相信家主的选择是没错的,再说,柳无颜的能力我们也都看得见。”

    柳齐安并不排斥柳无颜成为他们的领头人,因为,领头人代表的不仅仅是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然而,柳无颜如果不是因为家主,想必也不想担这样的责任。

    “这么说,你同意了?”

    柳灵学的面色愈发阴沉,看向柳灵娇,道:“娇妹,我没想到你会站在她那边。”

    “灵学哥,我觉得她挺好的,而且,她可是炼器师!我们柳家最缺的就是炼器师!”

    柳灵娇也不是没有考虑的,单看她出手的灵器,简直就令人瞠目结舌。

    “你们呢?”

    柳灵学再看其他的八人,柳蓝蓝和柳灵淳都不说话,另外四人也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丝毫没有主见。

    只有柳齐宁开了口:“我输了,我会遵守我的承诺。”

    “那好。”

    柳灵学双手攥紧,道:“今日戌时,你们会看到后果。”

    众人一脸茫然,却不知道柳灵学到底要干些什么。

    在帝都的另一侧,包括诸葛家,凌家在内的一些参与巫疆大会的二等氏族也都知道了柳无颜加入柳家的消息。

    “柳无颜本就是柳家的人,这样的结果也是无可厚非。”

    诸葛逍遥叹气道。

    “此番最有可能退出五大氏族的家族就是柳家,这是我们二等氏族翻身的绝好机会,断不可能因为这个女子而没了希望。”凌绝鄂说道。

    “是啊,我的意思与凌家家主的意思相同,既然不能成为左膀右臂,那就去掉。”

    与这两家交好的家族还有城西武家,发言的人正是武三。

    “不行!这样太冒险了,明日就是巫疆大会,柳家必定守卫森严,再说,有柳镇山坐镇,我等哪里能找到空子……”

    “这……”

    “哎……逍遥兄说的也不无道理。”

    凌绝鄂点了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凌兄,上次在我家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意。惊鸿那孩子太胡闹了。”诸葛逍遥给凌绝鄂添了一杯酒。

    “哪里的话,我家女儿虽然被我宠的娇惯了些,但天赋也算是极佳的,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要说上次诸葛惊鸿当众给凌幽兰难堪的事,凌绝鄂不可能不气,但是因为合作关系没有发作。

    而这一次,诸葛逍遥重提,而且颇有道歉的意味,凌绝鄂心里直打转,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样……”

    诸葛逍遥一顿,“这样最好……凌兄,我想巫疆大会一过,咱们两家就选个日子将两个孩子的婚事办了吧?我家惊鸿也确实缺管教了。”

    “如此……我还要问问我家闺女的意见,这阵子,要不是我拦着她,还不知道闯出什么祸事来。”

    诸葛逍遥略微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又转移话题,说别的事情去了。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柳无颜看着天色渐暗,她只给了那十个人回去吃饭的时间。

    估摸着,应该快到了。

    正准备起身,却发现一阵凉风拂过,柳无颜眼神一凛,闻到了杀气的味道。

    “这么快就出手了,真是个急性子。”

    “拿命来!”

    来人穿着黑色夜行衣,戴了罩面,看不清脸,但是柳无颜却从他的体形猜出来这人是谁。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莫要猖狂!”

    黑衣人显然是奔着柳无颜死来的,招招致命!

    柳无颜虽有乾坤无相圈护身,但是来人根本不用阵法,而且每一招都极为精妙,避过了柳无颜的长处,专门找空子下手!

    “砰!”

    柳无颜吃了一掌,只觉得胸口如被寒冰冷冻,胸口处的玄力在被打中的一刻土崩瓦解!

    黑衣人乃是大玄师六阶,手中又是顶级的灵器,而且并没有用灵兽,看来是为了隐藏身份。

    “以强欺弱,算什么本事!”

    柳无颜呸一口鲜血,嘴角还含着血丝骂道。

    “强者为尊,没人告诉你吗?”

    黑衣人的声音很低沉,有些沙哑。

    “那你做这样的伪装又是在怕什么?”柳无颜捂着胸口。

    右手藏着匕首已经蓄势待发。

    “大玄师三阶,也妄图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黑衣人见柳无颜已伤,心中大定,对柳无颜的防备也卸下了许多。

    “蹭!”

    瞬间!

    鲜红的血液沾染了柳无颜的脸,黑衣人捂着手臂,看着柳无颜笑的灿烂,一咬牙,转身跑了!

    柳无颜觉得自己的胸口还是痛的很,转身回去调息,却始终没办法将胸口处的玄力冰结突破,这人难道对自己下毒了不成?

    调息,入定,柳无颜的眉头拧的越发的紧。

    看来,他起先的目的并不是想让自己死!

    柳无颜觉得周身和四肢慢慢转冷,周身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冰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她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一点点的被黑衣人残存在自己身上的水元素吞噬。

    这是怎样的一种功法!

    居然霸道如此!

    “娘亲,他在掌中对你下了毒。”

    龙儿坐在柳无颜的面前,手伸向柳无颜的胸口处,道:“娘亲,你屏息,顺着我的内火走。”

    “嗯。”

    龙儿体内的天火也属于霸道类型,一旦接触柳无颜的身体,冰火相碰!

    并没有消融,反而是因为两种极霸道的力量冲击,碰撞在一起的力量形成巨大的弹射,让柳无颜的整个胸腔都遭受了极大的压力!

    “噗!”

    柳无颜喷出一口黑血,龙儿顿时有些慌神,连忙将玄力撤了出来,却难以弥补在柳无颜身上的伤害。

    柳无颜的意识开始变得薄弱,龙儿看着天,已经快要到戌时了。

    戌时,竹林院。

    秋风飒飒,院子里的落叶已经干枯的如针尖一般,少女是第一个到的,她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可是最后却是失望的低下了头。

    “我还以为会提前到呢。”

    柳灵娇看着手上的玉镯,杵着脑袋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

    接着,柳齐宁和柳齐安两个人也陆续到了。

    柳灵淳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别扭,他走到柳灵娇的面前,拉着她走到一旁。

    对她说道:“娇妹,早点回去吧,明天的巫神大比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淳哥哥,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巫疆大会的呀。”

    柳灵娇懵里懵懂的说道。

    “哎呀,我都叫你别等了,我们的队长肯定是灵学哥,那柳无颜也不知道有没有命活到明天呢!”

    “淳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灵娇最是知道柳灵淳不会撒谎,在她面前,更是一点心思都瞒不住,如今这般说,肯定是有道理的。

    柳灵淳转头看了一眼柳齐安和柳齐宁两兄妹,见他们的心思不在自己这边,便小声的凑近柳灵娇的耳朵旁说道:“今天不饿,就没回去吃饭,我……我原本是想劝劝这柳无颜,不要太狂妄自大了,结果,却看到一个黑衣人来杀她!”

    “什么!”

    柳灵娇惊呼!

    柳齐安和柳齐宁齐齐转过头来,看见柳灵淳一脸惊吓瑟缩的样子,便走上前去。

    “怎么了?”

    “他说有人在这里刺杀柳无颜!”柳灵娇瞪着柳灵淳。

    “柳家大宅岂是随随便便能出入的?”

    柳齐宁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这……”

    柳灵淳吞吞吐吐,眼神闪烁:“她没死,就是快死了……”

    “现在她在哪里!”

    柳齐安抓住柳灵淳的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

    “哥,你先别着急,她身上有那么多宝贝,说不定不会有事的。”柳齐宁安慰道。

    “她被打伤了……应该不会留在这里吧?”

    柳灵淳猜测道。

    “谁?谁不会留在这里?”

    众人闻声转头,便见柳灵学笑着走了过来,说道:“你们都到了呀。加上我们几个,人齐了。”

    柳灵学身后跟着的是剩下的那几个人,以柳灵学为首,柳蓝蓝,柳幽黎,柳幽辉,柳明煦。都是旁支中的佼佼者。

    “灵学哥?”

    柳灵娇一直以为柳灵学今天是绝对不会来的,同样惊讶的还有其他三人。

    “怎么?觉得我不会来吗?”

    柳灵学的衣服上沾了几根枯草,但是那笑容却又让人觉得温暖和煦,如同一个真正的大家长一般。

    “今日也不怕你等笑话,我心中确实有几分不愈。”柳灵学顿了顿,又有些释然的道:“后来一想,就算是让这个丫头当队长也无所谓,毕竟,实战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

    “啪啪啪!”

    院子入口处,三声掌声,是柳镇山拍的。

    “家主。”

    所有人恭敬道。

    “灵学,你这么识大体,当真没有让我失望。”

    柳灵学抬起头,便看见柳无颜正安然无恙的站在柳镇山的身边,面色带笑,心情甚好的模样。

    “家主谬赞了。”

    柳灵学眼神闪烁,右手手臂不自觉的抖了抖,有些隐隐的疼。

    “我看也是谬赞了。”

    柳无颜挽着柳镇山的手,说道:“分明是我厉害,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就把人整齐了,如今,师父却不赞我,真是让人好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