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各方打算
    “质量不行?倒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评价骄阳阁。”

    柳无颜眉心一拧,这家伙不是小倌倌!

    哪里有玄力这么刁实力这么强的小倌倌!

    这人显然是不让自己走,既然走不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柳无颜转身,挑眉看了一眼面前这男人,若是论长相,定然能算得上是极品,若是论相处等级,一定是比那位巫神大神更高。

    “所以说,你们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人,特不接地气,不喜欢。”

    柳无颜老实评价道。

    “那要怎样接地气?楼下那些,你便喜欢了?我看也不过如此。”

    美人轻笑,着实赏心悦目。

    柳无颜微微愣神,对男人说道:“所以,有颜没实力就好好当个花瓶。像你这种,当花瓶也是浪费的。”

    “哈哈哈哈!你倒是看得通透。”

    说着,那人朗声笑了起来,他起身,动作轻缓,桌上的清茶开始从无到有,慢慢冒着热气,柳无颜惊讶之余,凑进了看,只见几片翠绿的茶叶漂浮在清水之上,并无异色。

    “用玄力煮茶,真是浪费。”

    柳无颜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口,清甜润喉,好茶!

    “自然是有人值得。”

    “这么说是我的荣幸咯?”

    “自然。”

    “……”

    两人就这么坐着,面对面喝茶,一口一品,一句话都不说,只听了这男人弹了一曲,柳无颜觉得比前世的那些音碟光盘的好听不知道多少倍。

    “姑娘,身怀宝藏,这帝都人多口杂,应该注意才是。”

    柳无颜本昏昏欲睡,这人忽然开口,柳无颜一震,又清醒了不少。

    “宝藏?这帝都还缺宝藏吗?你身上那么多好东西,怎的不见你避避嫌?”

    柳无颜笑了笑,好似没听懂这人的话。

    “姑娘是聪明人,我说的,你当是懂得的。前几日在路口救下张卖报,又与蒋蓉结怨,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姑娘还请多加小心。”

    “哦,那便来。躲能躲到几时?”

    柳无颜倒是洒脱,然后觉得这样与这人面对面坐着有些累了,便起身想走。

    来这样的地方光喝茶,晚上难道不怕睡不着吗?

    男人还是笑,“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见柳无颜要走,那男人接着说道:“姑娘若是有空,常来我这儿喝茶,我这儿的茶在帝都也还算好。”

    “不了,好贵。”

    柳无颜实在不想吐槽,这里进门就要一金通币,其他的打点还不算,光是喝到那茶之前,她已经花出去好几十金通币了,肉痛。

    “呵呵……”

    那男人倒是没再留意柳无颜,只是找人送了她出去,临走的时候,之前见过的那个沉稳的头头将所有的钱都还给了柳无颜,并给了她一张金卡,说是礼物。

    “以后,姑娘可以随意出入这骄阳阁。若是无人接待,报上我的名字即可。在下河霆。”

    河霆的神态恭敬,较之以前大有不同。

    “刚才那人叫什么名字?”

    柳无颜目光落到刚刚她出来的阁楼上,河霆笑了笑,说道:“主子既然没有告诉你,自然也轮不到我们来告诉。”

    柳无颜一阵无语,吐了口气,说道:“所以我就不喜欢男人这么不接地气的笑,都假。”

    河霆这会儿倒是真的想笑,却听到楼上一阵清咳,便也憋住了。

    柳无颜走后,骄阳阁意外的关了门,夜夜笙歌的骄阳阁说是要整顿放假,真是破天荒的。

    “有人说咱们不接地气,我想着你们全年无休,这会儿便放个假。”

    河霆是这样得到回复的。

    “可查明身份了?”

    “主子,那女子名为柳无颜,应该是柳家旁宗,说是从洛雨城而来。”

    河霆垂着头,恭敬的回复道。

    “柳无颜……若是这样的样貌也唤为无颜,岂不是没有好看的女人了?”

    男子轻笑,看着着漫天的五光十彩,灯笼高挂,忽然想起那张绝色的脸上对自己一脸鄙夷的神情来。

    莫名的心情很好。

    “她倒是特别的,只不过,据说诸葛家已经知道了霸天剑在她的手里,怕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到时候……”

    “她说了,躲是躲不过的,来了,便来了。难道你还怕我护不住她?”

    “是。”

    河霆想了想,又道:“话虽如此,可是……”

    “河霆,你倒是越发优柔寡断了。”

    河霆的目光又垂下三分,不再言语,既然主子心有打算,姑且看着就是。

    再说,柳无颜一路走过烟柳巷,五光十彩,各色各样的灯笼从自己眼前飘过,柳无颜心情那个倒是没差,只不过,警惕心却丝毫未减。

    刚走到一处拐角,只听见一声金属摩擦的脆响,一人应声倒地。

    “请的杀手不专业啊,杀气都不曾掩盖半分。”

    柳无颜嗤的一笑,手中的霸天剑早已出鞘。

    忽然,十几个黑衣人便围了上来,如风般的速度,将柳无颜包围在中心地带,没有丝毫缝隙。

    “乖乖交出霸天剑,饶你不死!”为首的黑衣人说道。

    “看来那开倌倌店的老大说的米错啊,嘿嘿,竟然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了。”

    柳无颜邪笑着,手指搓了搓鼻子,继续道:“不过,你们十几个玄师五阶的人,也想要我的命?”

    说着,柳无颜玄力乍起,玄师九阶对战数十个玄师五阶,也是小菜一碟!

    还未出手,便知胜负。

    “居然是玄师九阶!”

    很显然,对方丝毫没有料到柳无颜竟然如此强大,连连后退,半途,听到柳无颜一声:“白影万人斩!”

    飞剑如雨般倾泻,十几人,就这样被秒杀!

    但是,柳无颜却没有赶尽杀绝,她特地留了一个活口,一步一步的靠近。

    “回去告诉你们的雇主,这霸天剑已认主。”

    那人压根就没想到回事这样的结局,于是连滚带爬的回去。

    一刻钟后,这人便跪在了诸葛逍遥的面前。

    “她真的这么说的?”

    诸葛逍遥倒是有些惊讶,既然剑灵认主,那么也没有追回的必要了。

    作为帝都的大世家,他还没有将一个地器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宝贝被偷,不过打脸,若是认主,那便是机缘,谁也阻止不得。

    “是。玄师九阶的高手,看起来不过是十几岁的女孩子。”

    “当真?”

    这会儿,诸葛逍遥倒是吓了一条:“难怪一招便是十几人的性命,十几岁的九阶玄师,真是前途无量……”

    如此一来,诸葛逍遥又有了另一番考量。

    虽然因霸天剑结怨,但是是她先偷了东西,诸葛家企图拿回也无可厚非,若是能用霸天剑的人情收买,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退下吧。”

    黑衣人离开,柳嫦茗从隔间走了进来,顺手给诸葛逍遥添了一件衣服,道:“相公,夜里凉,加件衣服总是没错的。”

    “还是你体贴。”

    诸葛逍遥将柳嫦茗揽在怀里,问道:“今日凌家的人来了?”

    “嗯,想把我们当枪使呢,商人生出来的丫头心思深沉。”

    柳嫦茗靠在诸葛逍遥的怀里,嘴里露出讥笑。

    “今日,那女子找到了,是九阶玄师,行事果断,是个可造之才。”

    诸葛逍遥对柳嫦茗倒是不隐瞒。

    “是吗?相公……不会将她杀了吧?”

    “玄师九阶,哪里是那么容易杀的,再说,剑灵认主,我们炼器世家的规矩你忘了?”

    “器灵认主,便不得干涉归属。”

    “嗯,虽然结了怨,但是,这样的人才不可多得,巫疆大会,各大家族都牟足了劲儿想要一展风采,得到巫神的眷顾,她这样的人,若是被别的家族先遇到了,必也是极大的助力。”

    “相公考虑的是,原本,我还想着要不要跟你说惊鸿的事情,如今看来,倒算是一件好事。”

    柳嫦茗此番来本就在犹豫是不是要告诉诸葛逍遥这件事,如今听到诸葛逍遥这边的消息倒是省事了不少。

    “那小子从来都不是个省事的!”

    说起诸葛惊鸿来,诸葛逍遥是又爱又恨,明明是天生的炼器好料子,现在竟为了一个女人茶饭不思,连平日的修炼都搁置在了一旁!

    “你可知惊鸿这些时日口中所说的那个天仙似的女子是谁?”

    “难道……”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她是我柳家旁支,这件事情,怕是还要告诉爹娘他们知道的。”

    柳嫦茗深思熟虑之后,再次说道。

    “等等吧,看那小子能不能搞定……”

    大世家与相对较次的世家联姻拉拢是再正常不过了,不过柳嫦茗是个心思细的,知晓自己嫁过来便是与诸葛家密不可分,然而她对柳家不过一枚棋子,孰轻孰重,自然能够区分。

    所以,此番,柳嫦茗自然是先顾着诸葛家,然后再去考虑柳家的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