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就是想虐人
    “不干什么?我想着反正炼药又不需要用嘴,我就将你的嘴巴缝起来,然后再在你的食道边开一个小洞,饿了的时候塞东西进去,反正你会自动修复。”

    柳无颜都要为自己称赞了:“这项服务倒是无比适合你这个药王特质的。”

    “……”

    “哎呀,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柳无颜看着那根巨大的针,这玩意儿还是她闲来无事,用魔兽的骨架子做的玩物,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别看柳无颜如今美貌如花,但是一旦下定决心要干什么的时候,她一定会做到极致。

    冯角的身子猛的一抖,骂道:“变态!变态!”

    “你知道变态是什么意思吗?竟瞎说。”

    柳无颜貌似嗔怪的看了冯角一眼,手里的针已经要开动了。

    冯角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完全不是说笑的!

    特别是玄火的线穿破他的皮肉的时候!

    “啊!”

    冯角惨叫,可是却没有得到柳无颜的同情,反而让柳无颜的速度更慢了……

    折磨,又加了一层。

    “我……我说!”

    冯角痛苦的张开嘴,每扯一下,都格外的痛苦。

    “说吧。”

    柳无颜停止动作,见冯角的跪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小瓶药来。

    “只有这么多了。”

    柳无颜伸手一捞,却被冯角抓住时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好在,柳无颜手上的针没掉。

    柳无颜站起身来,用手用力一扯,刚才缝好的地方全部拉紧!

    当真是火辣辣的酸爽滋味!

    冯角这回可不是跪下那么简单,而是直接被柳无颜扯着趴下了!

    说着,柳无颜拿着那药瓶里的药,找到冯角的脖子,就是一刀,这一刀下去,血淋淋的,看着触目惊心,柳无颜却意外的兴奋起来。

    找到食道,直接塞了一颗进去!

    然后又看见冯角的脖子以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你!”

    “我当然要确定一下,你给的药是不是真的。”

    柳无颜笑笑,然后继续说道:“又忽然想虐你一下,反正你无所谓,对吧?”

    冯角的药很快就吸收了,他的身子以可见的速度缩小,而且,身上的颜色也淡了很多,看来是药效起作用了。

    冯角自以为很聪明,他给的药,他断定柳无颜绝对不会给山鬼一族吃,说不定还会毁了,真真假假,到时谁也说不清楚。

    可是,这柳无颜居然拿药给自己吃!

    “你这身子,应该是试药毁的,若是能在你身上起作用,那必然是真的。”

    柳无颜把剩下的药收好,大概有半瓶左右,柳无颜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山鬼一族受难,但是越多越好总是没错的。

    “你!”

    彼时冯角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解药也没了,如今,他只想能留下一条命,到时将这让他遭受奇耻大辱的女人碎尸万段!

    “既然解药到手,你也没什么用处了。”

    柳无颜倒是没想过手下留情,目光一凛,喝道:“白影万人斩!”

    光芒万丈!

    冯角轰然倒地,众人皆骇然,已经溃不成军的玄师队伍如今已是七零八散,根本不足为惧。

    “别杀我,别杀我!我都说,我都说!”

    柳无颜站在冯角的尸体上,缓缓将余光瞥向求饶的那人。

    “说吧。”

    她可没说答应不杀。

    “冯角原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炼药师,我们都是夏侯家的门徒,过来就是为了保护冯角,将羽金之心找到,练成十全丹,让夏侯家能在巫疆大会上大放异彩的。”

    “这十全丹与山鬼一族又有何关系,为何让他们遭受灭族之痛?”

    这句话是柳无颜代替淼说的,冯角一死,淼激动的冲到柳无颜面前,泪流满面,如今见有人说明他山鬼一族无端受难的真相,少不得一字不落的全部听清。

    “他们是炼鬼山脉的守护者,自然知道最关键的羽金之心在哪里。而且,经过试验,药王,不,冯角从他们的身体里提炼出来能够重生的精髓,这才是最大的宝藏!”

    那人说起山鬼一族和重生来,眼睛里绽放的异彩让人作恶。

    “所以你们杀我族人,拿我们炼药!你们好狠的心!”

    淼控制不住的大叫!

    柳无颜却给了他一把匕首,一个安定的眼神。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更何况是血海深仇!

    淼接过匕首,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玄师。

    “你,你们不是说不杀我的吗?我全部都告诉你们了!别杀我!别杀我!”

    “啊!”

    狂妄的夏侯一族的玄师的惨叫声吸引了外面山鬼一族的注意,他们纷纷跑过来,药王已死,激动万分!

    剩下的债,全部由他们偿还!

    “杀!杀了他们!”

    “为族人报仇!”

    “为我的孩子报仇!”

    快意淹没了整个山鬼一族,然而就在那些罪恶者已经失去呼吸,尸体将要被践踏的时候,淼却让族人们住手了。

    “族人们,我们要的不仅仅是报仇!我们要的是崛起,不是悔恨!我们不能让灾难再一次发生!族人们,我们要变得强大起来!”

    淼站在山鬼一族的面前,激动的说道。

    死人,并不能让族人们变得强大,只能让他们沉浸在仇恨里。

    沉默……

    长久的沉默……

    然后,柳无颜开始鼓掌,敖羽和灵琴也跟着发出共鸣的嗷叫声,这个原本是地狱的地方,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万籁俱寂,头顶上那片黑压压的乌云终于不在,柳无颜放眼看去,数以百计的山鬼一族都在欢呼雀跃,那些为冯角效命的壮汉也因为冯角的死而四散。

    这片隐于山林洞窟之中的地方终于又成为了山鬼一族的净地。

    卸了铠甲,龙儿进入了沉睡状态,而白透也因为太累休眠去了。

    柳无颜吃着山鬼一族递来的佳肴,若有所思的吃了一口,想着,这帝都怕是也不太平。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柳无颜警惕的转过头去,一看,原来是淼。

    他拿着用山泉酿的果酒递到柳无颜的面前,说道:“姑娘在看什么?”

    “没什么。”

    目光瞥到远处,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然后柳无颜便听到了敖羽手足无措的惊喜声!

    “破了!破了!”

    敖羽围在那颗蛋前,欢呼道:“我的宝贝蛋啊,终于破了!”

    那蛋自然是敖羽与灵琴之前所生之蛋,还不到三天的时间,居然就破壳了,倒真是天赋异禀。

    想当初,赤麟出生,她可是孵蛋孵了大半个月呢!

    那是一个浑身赤红的小家伙,头顶着两个犄角,身子看起来与蛇无异,蜷缩成一团,安安静静的躺在灵琴的身边。

    “娘亲。”

    他睁开眼,第一眼见的却是敖羽,只唤敖羽娘亲,唤灵琴为父,笑死了一群人。

    敖羽尴尬的无所适从,但心里却是高兴的。

    “恩人,这家伙,以后就跟你吧。”

    敖羽曾经抱着这颗蛋对柳无颜说。

    但是柳无颜却飞快的拒绝了,她可不想再孵蛋了,再说,一家子本就是应该在一起的,分开了,谁都舍不得。

    柳无颜从敖羽和灵琴的眼中看出来的。

    山鬼一族倒是很喜欢这个小家伙,全部都围绕在他身边,或许是新生的力量让人充满能量,他们纷纷将最珍贵的祝福送给它。

    “恩人,你给他取个名字吧。”灵琴说道。

    “好啊,好啊!”

    说起起名字,柳无颜可是很遗憾的,以前队里有人生小娃娃,征集名字,她取的名字笑死了一大人,当然,最后也没有一个采用的。

    “叫敖霸天!不好不好,敖良辰!敖傲风!哈哈哈哈!怎么样!敖三九!”

    柳无颜有些激动的说道。

    敖羽倒是颇为满意柳无颜的取名:“恩人果然是有大学问的人,我的儿子,不霸气怎么行!熬霸天好!哈哈哈!”

    “是吧?是吧?”柳无颜一脸满足,总算有人认同自己了。

    “敖霸天虽然霸气,但是却蛮横了些。敖良辰吧,良辰美景。”灵琴有不同意见。

    “咦……原来良辰还有这层意思啊……”

    柳无颜摸摸下巴,忽然想起某个网红来,心想还是不要了,这多没创意啊。

    “既然你们犹豫不决,那我来拍板!就叫敖三九!笔画少,记得住!以后上学不会恨你们!”

    “……”敖羽:那个,内心是拒绝的有木有。

    “……”灵琴:感觉还是良辰好,要不然霸天也是能接受的。

    “……”山鬼一族:上学是个什么鬼?

    就在此时,那个小家伙莫名的睁开双眼,嘴里呼出个小泡泡,柳无颜唤他名字:“三九,你以后就叫三九啦,要做倾国倾城的敖三九哟!”

    敖三九嗷了一声,又闭上眼睛睡觉了。

    “你看他,答应啦!哈哈哈哈!”

    柳无颜异常兴奋,她取名第一次得到认可呢!还是这么多人!

    “快看!是萤星!”

    有个小孩开心的欢呼起来,只见这片空地之上,忽然冒出星星点点,一闪一闪,有山鬼小人冲到前面,翅膀闪动起来,整个空间都被这点点星光充斥着,如浩瀚银河,美得令人窒息。

    “好美!”

    柳无颜往前跃了几步,坐在一个大石头上,欣赏着这片难得的美景。

    正是心旷神怡之际,柳无颜心里喃喃道:“良辰美景,就缺个帅哥作伴,真是遗憾,遗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