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万兽涌城
    还没走到最深处,柳无颜就闻到了一股硝烟的味道,噌噌噌的金属打磨的声音,还有入水萃取的声音都格外的清晰。

    一路敲敲打打,十分清脆,直到柳无颜一行人走到巷子的最深处,右手边有一家铺子,上面一张破旧招牌,写着三个大字“打铁铺”。

    “连个名号都没有,小姐,我们真要进去吗?”

    婉儿的目光往打铁铺的里面望去,黑漆漆的,隐隐有火光闪动,周围都是焦烂的臭味,婉儿捂着鼻子,心里没底。

    “既然来了,自然是要进去的。”

    柳无颜注意到,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原本打铁的声音戛然而止,那么,里面的人一定知道自己来这儿了。

    柳无颜整理了一下衣服,对婉儿说道:“你若是怕,就在外面等着,若是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婉儿默默的点头,伸手拉着龙儿,以为他也不会进去。

    没想到龙儿一把挣脱开婉儿的手,说道:“里面有好东西,龙儿要进去。”

    龙儿的话却并没有让柳无颜多重视,只当他说笑,但也同意他跟着一起进打铁铺。

    一个铁匠而已,柳无颜心想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是总归是柳媚儿引自己过来的,所以这才小心了些。

    这打铁铺和柳无颜想的不一样,从外面看进去,好似简单的一个铺子。但走进去,却是弯弯曲曲,绕了好几条道才来到最里面有火光的地方。

    只见一个老人佝偻着身子,拿了一把刚刚从火炉里起起来的锄子初型,旁若无人的往水里放。

    “呲!”

    水盆里立刻冒出一团蒸汽,遮住了那老人的脸。

    “老人家。”

    柳无颜对老人还是比较尊重的,所以说话的声音也只是平常声量的三分之一。

    “什么老人家,你看清楚没有,就叫老人家?”

    这人声音清脆,没有老人的沙哑,但是柳无颜却见面前这个打铁匠确实是佝偻着身子,根本没有丝毫年轻人的风度啊?

    应该是个不服老的老人家。

    柳无颜心里这么想着。

    “抱歉,不知道您不喜欢这个称呼。”柳无颜垂首。

    “哼!你长得这么丑,还是赶紧滚吧。”

    柳无颜嘴巴抽了抽,说自己丑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这人说话的语气却比其他人还要让人讨厌三分。

    “长得丑就没人权吗?”柳无颜呛声道。

    “人权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或是拿来用?”

    柳无颜不知道这人是真的知道,还是不知道,反正呛人倒是一把好手。

    “我想要去拍卖会,还请你为我指路。”

    柳无颜干脆说出自己的目的,懒得跟这种人多说,毕竟是有求人家,总不能打起来。

    “你要去拍卖会?拍卖你这身皮囊吗?怕是十铜通币都没人要的。”

    那铁坨子的脸终于从烟雾中显现出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铁坨子真的不是一个老人家,而是一个貌美的少年!

    是美少年啊!

    那穿的这么破还佝偻着身子装老人家是什么意思啊!

    不带这么骗人的好嘛?

    但是,就算看到了那铁坨子实际上是个美少年,却也没看到他站起身子来,也只是佝偻着,背影看起来像个老人。

    “你今年多大了?”

    柳无颜忍不住问。

    “丑人没有权利问这么**的问题,下一个。”

    “你这个驼背!嚣张什么!”

    龙儿脱口而出,柳无颜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果然,铁坨子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龙儿的身上,见是个粉嫩的小娃娃,两眼就像放了光,一把拉住他的手,很是惊喜的说道:“我要炼的流星锤可就只剩下这一个粉嫩的娃娃做引子了!”

    柳无颜听了大骇,连忙将龙儿拉回到自己身边,现在龙儿还小,力量还没有显现,对于别人来说,除了饭量大了点外,与一般的小孩子无异。

    “你要干什么!”

    柳无颜怒极,没想到,一个人炼器居然要拿小孩子做引子!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这小孩儿长的漂亮,可不像你,可以给我做炼器的引子,到时候,我的流星锤肯定漂亮极了。绝对能卖出个好价钱!”

    说起来,铁坨子就开始流口水,没想到今日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孩子给你?”

    “你不是要我引荐你去拍卖会吗?我给你通行证,这孩子归我,很合算的买卖嘛!”

    铁坨子笑了笑,口气中也是理所应当的样子,

    “真是荒谬!不过一场拍卖会,如何值得我付出我的孩子?”

    柳无颜的话说完,那铁坨子就大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时候,右嘴边显现出一个酒窝,柳无颜却没觉得可爱。

    “你的孩子?”

    那铁坨子反问一句,想上前去拉着龙儿的手,却被龙儿躲过去了。

    “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哪里来的孩子?而且,这孩子少说也五岁了吧?”

    铁坨子的目光一直盯着龙儿,忽然间,眼前一亮,他匆忙上前,连着说:

    “该不会是……该不会是……居然也有灵兽能成.人形!”

    柳无颜将龙儿护在身后,对铁坨子眼中放出的贪婪的光芒很是抵触。

    “第一次见!当真是第一次见啊!”

    铁坨子想要伸手,却被柳无颜给打了回去。

    “你想干什么!”

    这铁坨子看来对龙儿的身世知晓一些,眼中贪婪的光芒大盛,俨然就将龙儿霸为己有的趋势。

    “这孩子!无论如何也要归我!”

    “娘亲,他想把我炼器!就像当初那个叫独孤剑魂的男人一样!”

    龙儿忽然开口,独孤剑魂是炼器师,知道灵蛋来历不凡,却没想到,里面居然是上古玄龙的后代,如今,铁坨子也是同样的想法。

    若是拿了龙儿炼器,必将炼出天器!

    到时候,他就算是在帝都,威望也是极大的!

    但是,铁坨子最看重的,当然还是……钱和女人!

    “果然是成形的灵兽,我的天器必然也是要有器灵的,哈哈哈,正合我意,正和我意!”

    这话说的好像龙儿已经在他的炼器炉里了一般,完全无视了柳无颜的存在。

    “我劝你,还是不要苦作挣扎,我铁坨子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失手的。”

    这会儿,铁坨子倒是将柳无颜放在眼里了,因为他在柳无颜的眼里看到了杀气。

    “那是因为你没有碰到我。”

    柳无颜玄力大起,手中的霸天剑虽然不是特别趁手,但是足以将铁坨子威慑住!

    “居然是天器!你居然拥有天器!”

    铁坨子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柳无颜,但是言语中除了惊讶之外,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笑了起来。

    “天器可不是能随便认主的,这东西,在你手中,与普通的剑无异。”

    此时霸天剑灵倒是对这铁坨子多加赞赏:“没想到他懂的还听多的。小姑娘,这个驼背的手里倒真的有件好东西。”

    柳无颜倒是不在乎那铁坨子手里有什么,不过这人不像是什么好人。

    将小孩子拿去炼器,真亏得他想得出来!

    “受死吧!”

    在柳无颜思虑之际,铁坨子已经抿着嘴,手中的灵石放出万丈光芒来!

    柳无颜一个闪神,即使霸天剑反应再快,也被几百只金针同时扎到!

    其痛苦不言而喻!

    原来那光芒内竟藏着金针!

    见柳无颜受伤,铁坨子弓着腰往前一冲,一把利剑往柳无颜的喉咙戳过去!

    柳无颜被光芒笼罩,但是神志却是清醒的,她已经是玄师境界,对等阶比较低的对手,都有很强的敏感度。

    铁坨子的一击,她避过去了!

    用脚出击!那铁坨子重心不稳,竟然往地上栽过去!

    只是,这厮栽在地上,就再也没有起来。

    那光渐渐弱下去,然后消失不见。

    此时,柳无颜才看到地上鲜血一地,这铁坨子居然就这样被自己的这一绊,匕首割破了自己的喉咙。

    好好的一张脸,血肉横飞。

    “娘亲,他的宝贝在他的后背呢!”

    龙儿走上前去,踢了踢铁坨子的尸体,见没有动静,就掰开他后背的衣服。

    没想到,这铁坨子不是真的驼背,而是背着一个大龟壳样的东西!

    “居然不是驼背呢!”

    龙儿好奇的看着那龟壳样的东西,抽出来,放在手心,俨然就是个盾牌了。

    “娘亲将这东西护住心脉,关键时刻,性命无虞。”

    柳无颜点点头,将东西收下。

    心里叹道:“可惜了这么一张脸,居然是个有侏儒症的。难怪要装成驼背了。”

    像铁坨子这种人,身体上的残缺远没有心灵上的残缺他,他们虽然爱美好的东西,却只是想要毁灭他,因为他们永生也得不到。

    柳无颜摇摇头,龙儿说道:“你看看,他身上可有通行证一类的东西?”

    龙儿翻身在铁坨子的身上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枚令牌样的物什。

    “这应该就是拍卖会的通行令了,走吧。”

    这铁坨子的铺子,其实就是通往拍卖现场的密道入口。

    这黑市的交易多半是见不得人的,因为东西来路不明,只要有人肯要,不管烧杀抢掠,一概不理。

    钱货两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