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戳穿真相
    “坏蛋!若想用我控制我娘亲,简直就是做梦!”

    龙儿张嘴就是咬,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啊!”

    钱忠鑫的手上生生被咬了一道带血的牙印,可是他还是没放手,因为龙儿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你想如何?”

    柳无颜一脚将断腿的柳晨风给踹了,目光冰冷的转向钱忠鑫。

    “自毁修为!立刻!马上!”

    钱忠鑫近乎疯狂的大吼着,柳晨风虽然意志有些模糊,却还是想笑,蠢货!谁会为了一个灵宠折了修为?

    “如果我说不呢?”

    柳无颜上前一步,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来。

    “我杀了他!你可以试试谁的手更快!”

    “那就试试!”

    柳无颜话音未落,匕首落地!

    龙儿已经到了柳无颜的怀里,而钱忠鑫已经七窍流血,双目圆瞪,死在了原地。

    柳无颜上前,摸了摸白透脚上的伤,目光微闪。

    “主人!顺利完成任务!”

    柳无颜点点头,说道:“好样的。”

    一对二!

    柳无颜居然毫发无伤!

    柳媚儿的眼睛都看直了,她现在哪里还管得了柳晨风,不过废人一个,她可不想在这里被杀!

    可是,柳媚儿忘了,柳晨风也不是什么好人。

    “媚儿表妹!救救我!”

    柳晨风的一声喊,柳无颜自然注意到了那个被忽视的柳媚儿。

    柳媚儿连声后退,也不忘骂道:“你要死就赶快死,拉上我做什么!”

    柳晨风一愣,娇媚的小娘子一下子变成恶毒的母夜叉,就算再笨,柳晨风也知道柳媚儿是要舍掉自己了!

    “她若是要救你,我放你一条生路如何?毕竟,被人利用的滋味不好受。”

    柳无颜这会儿倒是拿了张座椅坐着,这柳晨风自食恶果,最终被抛弃,与之前的柳武又有什么不同?

    柳晨风一心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柳无颜居然临时改了主意!

    “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柳无颜心不在焉的说着,眼睛确实瞟到了另一处。

    柳媚儿颤抖着手,骨节都已经是苍白之色,她咬着唇,心头如千军万马奔过!

    这一幕何其相似!

    “柳无颜!你若不想放过他!何必戏耍我!”

    柳媚儿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耍你?当初,柳武不是也没死吗?”

    柳无颜好笑的看着柳媚儿,说道:“我放了他,可是你却没放过他,今天,你会放过你的晨风表哥吗?”

    柳晨风彻底惊呆了,柳无颜杀了柳媚儿的未婚夫他是知道的,可是,刚才柳无颜嘴里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你!你休要胡言!”

    柳媚儿恶狠狠的盯着柳无颜,恨不得把她撕碎了般,就是她!就是她!毁了自己,也毁了所有的希望。

    “媚儿表妹,这柳无颜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柳武是被她杀的吗?”

    柳晨风不笨,听出一些端倪来,但是却又不相信柳媚儿会是这样的人。

    “是……”

    柳媚儿自知瞒不下去,所以看向柳晨风也是一脸的释然,反正,他也没什么用了。

    “是我杀的又如何,不过就是个废人了,能成什么大事!”

    柳媚儿呸了柳晨风一口,有些恼羞成怒的骂道:“你跟他一样!没用!无能!”

    柳晨风感觉自己所有的骄傲都被践踏了,他可是柳家的座上客,如今不但被一个女人利用,还被抛弃!

    这叫他怎么不恨!

    “贱女人!”

    柳晨风的玄力可是没有消失的,即使他的膝盖骨已经粉碎,但对付柳媚儿这等小角色还是绰绰有余的。

    柳媚儿被藤蔓捆住,满眼的惊恐,这才为自己的话而感到后悔。

    “表哥,表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救你!我救你!”

    柳媚儿的脖子已经被勒紧,她痛苦的求饶着……

    柳晨风看向柳无颜,刚才,她确实说过, ;只有柳媚儿答应救自己,自己才能活!

    在帝都浸淫生存之道这么久的柳晨风自然知道活下去的意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还没想这么早死。

    “柳无颜!刚才你说的话可还作数!”

    “她答应救你,我自然就不会杀你。”

    柳媚儿和柳晨风已经撕破了脸,柳无颜也懒得再看戏,点头,转身,把钱忠鑫身上的东西洗劫一空之后,不再看那痴缠的一男一女。

    柳媚儿被放了下来,她连滚带爬的跑到柳晨风的面前,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流了下来。

    她没想到,柳晨风的膝盖骨就算粉碎了,也有如此强的能力!

    “表哥,刚才,刚才我只是让柳无颜放下戒心,以为我们两已经撕破脸,这样她才能安心的放我们离去啊!”

    柳媚儿哭得梨花带雨,委屈的诉说着。

    “你少用这些话骗我!那柳武的确是你杀的,对还是不对?”

    柳晨风别过头,刚才柳媚儿的话就在耳边,他的忘性还没那么快!

    柳媚儿顿了片刻,用手捂住了脸,忽然发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我不想的,我不想的!”

    柳晨风还没见过女人这般哭法,哭的他心烦意乱。

    “你若是还有什么隐情说出来就是!”

    “当初我与柳守还有柳武都准备回去复命,至少,还能救柳武一命!”

    柳媚儿哽咽着声音继续说道:“可是,可是,没想到……柳守那个混蛋……那个混蛋!呜呜呜……”

    柳媚儿说到这里,就一直哭一直哭,柳晨风终究是抵不住。

    说道:“你有什么冤屈,我自是可以为你做主。”

    “表哥可是说的真话?”

    柳媚儿松开手,脸上满是泪痕。

    继续说道:“那柳守见我貌美,趁机……趁机想轻薄于我!”

    “什么!”

    柳晨风大怒!柳媚儿怎么说也是他的女人,怎么能被别人占了去!

    “他得手没有?”

    柳晨风接着问。

    柳媚儿委屈的摇摇头,说道:“是柳武看见了,舍了命救我的。”

    “原来如此……”

    柳晨风很明显送了一口气,但柳媚儿心里却是知道,这男人虽然表面上好似为你出头,但是实际上在意的不过是你有没有被别的男人沾染过罢了。

    毕竟,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的私有物品被人强占。

    所以,当初柳媚儿献身的时候,也特地弄了点鸽子血。

    “那……表哥可会嫌弃我?”

    柳媚儿抽泣着,那雪白的脖颈怕是随便一碰都会断掉,这样弱的女子,的确有让人升起强烈的保护欲。

    柳晨风不外如是:“自然不会。只是我现在膝盖骨碎了,有些麻烦。”

    柳媚儿抹了眼泪,故作坚强的对柳晨风说道:“不管表哥以后是什么样子,媚儿都会跟随在你身后,不离不弃!就算表哥嫌弃我……我也愿意的。”

    柳晨风倒是没想到柳媚儿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笑道:“不过区区膝盖骨碎了而已。”

    听柳晨风轻松的口气,柳媚儿就知道这次她做的决定是对的。

    “表哥好坏,担心死我了!”

    柳媚儿娇嗔的锤了柳晨风一下,柳晨风趁机在柳媚儿的前胸摸了一把,邪恶的笑了笑。

    “要不要现在试一试……”

    柳媚儿推搡了一下,轻轻的在柳晨风嘴上啄了一下,推搡道:“表哥不正经。我心里还是担忧,这柳无颜……”

    “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切不可泄漏给第三者知道!”

    柳晨风可不会赌上帝都的颜面,被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子打到膝盖骨裂,这么大的羞辱!

    “今日之仇,他日我要那柳无颜十倍奉还!”

    柳晨风咬牙,柳媚儿却是开心的。

    因为,她与柳晨风的仇恨终于绑在了一起!

    柳无颜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男一女居然这么快就和好了。

    相反,她开始计划着去帝都的道路。

    从洛雨城去帝都一般人去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但对于修者,却需要四个月!

    因为,大多数修者绝对不会放过途中的历练机会!

    要知道,在这崇山峻岭里,有数不清的野兽和灵兽出没!

    他们除了是威胁之外,也是宝贝!

    柳无颜细数了一下钱忠鑫的东西,一共一千金通币!这对于一个小城来说,已经是巨额数字了。

    一千金通币可是等于一百万的银通币!

    “娘亲,我是不是很没用……”

    龙儿垂着头,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柳无颜知道,龙儿心里是有落差的。

    “不会啊,当初你还是个蛋的时候,我都没对你有多大期望呢!”

    柳无颜捏了捏龙儿的脸说道:“可是你看看,你的防御能力有多强!简直就是无敌啊!”

    得到柳无颜的夸奖,龙儿并没有开心起来。

    “我可是上古玄龙之后……可如今,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而已。”

    柳无颜揽着龙儿的肩膀,说道:“没有人生来就拥有强大的力量,而你的力量只是还没有觉醒而已。”

    “可是,我很想跟母亲并肩作战啊!那只小老鼠都可以!”

    龙儿有些哀怨的看着白透,在血脉面前,白透简直不够看的!

    可是,他现在……

    “咦?那我刚才是和谁一起并肩作战的?”

    柳无颜摸摸龙儿的头,说道:“我们一起成长,不是更好吗?这才是伙伴的真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