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再遇柳媚儿
    柳苍海的去世就像是一朵云在空中飘散了一般,没有人再谈,忧桑也不过是头七的那几日。

    最终,那位慈祥的老人,还是变成的一张画像对着柳无颜笑。

    没有了柳苍海的庇护,柳晨风给柳家的压力更甚,一道道证据像是事先摆好了一般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柳家对柳无颜算得上是口诛笔伐!

    “今日,我与洛雨城柳家脱离关系,自此以后,是生是死,是荣是辱,都毫无关系!”

    柳无颜走的那样洒脱,临走的时候更是连根头发丝都没有带走,孑然一身,连那些存心挑刺的人,都没处说话。

    离了柳家,柳无颜便没有了经济来源,吃饭都成问题,更何况是身边有两个小吃货。

    赤麟的胃口大的惊人,一顿要吃十只鸡,一桶饭才勉强说饱了,这还不够,每隔一个时辰就开始喊饿,就连一向大度给饭的婉儿也不时的跟柳无颜抱怨,这吃的也太多了。

    说起婉儿,柳无颜原是不想带她的,可是这丫头听到消息的时候立马就跟着自己收拾了东西,完全没有任何考虑。

    是以柳无颜也不想伤了她的心,便带了她一起。

    只说,日后少不了吃苦的日子。

    “小姐,还能比咱们以前苦吗?”婉儿笑的太过干净,柳无颜心中多少有愧,毕竟当初还想着撇下她一个人走。

    “娘亲,娘亲,我饿了。”龙儿扯了扯柳无颜的袖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为难的说道。

    “饿了,你得自己找吃的。”

    柳无颜瞥了龙儿一眼,谁知说完,这小家伙就飞速去往一个小吃摊上大口的吃了起来。

    那小摊贩见是这么可爱的小娃娃,穿着也不像是穷人家的人,所以就让他吃了。

    只可惜,这计划赶不上变化,两摊子的东西,都被这孩子吃了个精光,等到要说付钱的时候,龙儿直摇头,拔腿就跑。

    那小摊贩反应过来,追着龙儿的屁.股后头,大手一拎,龙儿乖乖的被拿捏住了。

    “娘亲,娘亲,快来救我!”

    龙儿哀嚎着,小爪子在空中挥舞来挥舞去,可就是没啥用。

    柳无颜寻着声音跑过来,就看见龙儿被抓住了,连忙问道:“什么事儿?”

    “你家娃娃吃了我的糕点!整整两大摊子!一共一千铜通币。”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从柳家出来,已经是前两日的事情了,钱都花得差不多了,哪里能付得起的一千铜通币。

    柳无颜所在的地方,是距离洛雨城较远的郊外,她们身上缺钱,就只能往远了住,还好这里远离洛雨城中心,很多人只听过柳无颜的名头,却不知柳无颜长什么样,这样就方便了许多。

    “你这孩子,偷吃了人家的东西怎么还被抓住了?”

    柳无颜敲了龙儿的头一下,龙儿立马服软:“下次保证不被抓住了。”

    小摊贩一听,觉得这话不对,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给不给钱?”

    “这位大哥,我们没有。”

    柳无颜实话实说,可却没想到那小摊贩也不是好惹的,气得立马跳了起来:“什么叫没有!这天下可没吃霸王餐这个理儿!”

    “我们吃霸王餐是我们不对,要不然,我将这小孩儿抵押在这里,好给您做个手?”

    柳无颜的话一出,那小摊贩也是一愣,瞧着这孩子还挺机灵的,本想家中的儿子也每个伴儿,拿回去当玩伴也好。

    可是一想刚才这小孩儿吃东西的画面,小摊贩在心里立马就打了一个大大的x。

    “娘亲……你当真舍得龙儿……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

    龙儿可怜兮兮的看向柳无颜,两个眼珠子说不出的晶莹剔透,说不出的娇弱可怜。

    龙儿扯着柳无颜的袖子,认错道:“娘亲别丢下我,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当真不敢了?”柳无颜挑眉。

    “是……娘亲,龙儿是男子汉,说话算数的。”

    柳无颜点点头,龙儿是拥有玄龙血脉之身,虽然与自己强行缔结了契约,却无法像白透一样与自己的力量融为一体进行修炼。

    龙儿对柳无颜来说,只是单独的个体,并没有那么密不可分。

    所以,柳无颜对龙儿倒真的像是个母亲对孩子一样,打算好好教导。

    “你既然是……”

    小摊贩看着面前这个长着胎记的女人,心想,哪里有娘亲将自己的儿子卖出去的?

    但是他这句话还没说话,就被一个身形窈窕多姿的姑娘给拦了下来,只见那姑娘脸上是说不出的娇媚,那肌肤就跟羊脂白玉似的,让人恨不得吧万一把。

    “怎么是你?”

    柳无颜暗道,这柳媚儿不是毁容了吗?怎么如今比先前更加娇艳了些?而且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情,让男人移不开眼的风情。

    “才多久没见,大小姐就认不出我了吗?”

    柳家大比距离现在不过月余的时间,但是柳无颜却是知道的,柳媚儿被柳宗清和柳朱氏联合毁了容,之后去了哪里,便再也没人知道。

    可是,现在,柳媚儿又怎么会这么凑巧在这个距离洛雨城有些距离的小镇上?

    “我自然是认得的。听说你毁容了,看来传闻不可信。”

    柳无颜看着柳媚儿的脸,真的是比以前更美了,但是这种美,柳无颜却是讨厌的。

    就像是以前扫huang的时候,在高级会所供人玩乐,自甘堕落的人。

    柳媚儿有些痴迷的摸着自己的脸,没想到这诸葛青青给的药这么好用,居然只在短短的一天,就能将所有的疤痕和痘印祛除,甚至更加白皙。

    “我的容貌确实是因你而毁!”

    说到这里,柳媚儿恨不得撕碎了柳无颜,但是她知道,现在不行,因为柳晨风不在身边,她若是和柳无颜起了冲突,恐怕死的只能是自己。

    “柳无颜,等着吧!终有一天,你会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我柳媚儿说到做到!”

    柳媚儿咬紧牙关,一字一句的说着,像是立下了什么誓言。

    “你与我偶遇,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个?”

    柳无颜挑挑眉,她可不觉得柳媚儿是这样的人。

    “哼!自然不是。”

    柳媚儿心思婉转,脑海中又生一计,面色从阴狠转为和煦。

    “如今你变得落魄,我自然是要来瞧瞧你的。你刚才可是连这些糕点都吃不起了?这顿,我来请,如何?”

    柳媚儿出手很是阔绰,给了两千铜通币,还说不用找,那小摊贩连声说了几句好话,就走了。

    柳无颜可不觉得柳媚儿这么好心,却又听到她好似诱惑的说道:“前面不远处有个黑市,里面倒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卖,这几日举行的拍卖大典,很是热闹,不知道大小姐你愿不愿意去?”

    “你会有这么好心?”柳无颜反问。

    “蛇蝎妇人!我们才不上你的当呢!”

    龙儿跟着附和,不过,他捂着肚子,怎么就过了这么一会儿,就饿了呢?

    “去不去,大小姐你自己做决定,我又不会逼着你去,再说了,这拍卖大典也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左右的,又有什么怕的?”

    柳媚儿好似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了一般,捂着嘴,娇笑道:“难道大小姐真的怕我了?呵呵呵……这可真是值得高兴的事啊。”

    不可不说,柳无颜因为柳媚儿的话心动了。

    黑市里的拍卖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

    可是如果她不去赌一把的话,去帝都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她吃什么,喝什么?

    作为一个现实主义的警察灵魂,柳无颜心下已经有了决定。

    “你愿意引路吗?”

    柳无颜抬头看柳媚儿,不管这女人使的什么计策,左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哎哟喂,我的大小姐,你可真是高看我了,我可没那个本事,不过过了这条街。那里有个铁匠铺子,你倒是可以去问问里面的铁坨子。”

    说完,柳媚儿还朝柳无颜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柳媚儿走起路来甚是婀娜,引得周围的人频频注目。

    柳无颜牵着龙儿,身边的婉儿也是一脸忧虑。

    “走,去打铁铺。”

    走了两步,婉儿却停在了原地,眉头都快皱在了一起,她说:“小姐,我不信那柳媚儿,她可是和你有深仇大恨的。”

    “所以呢?”柳无颜挑眉。

    “小姐,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她分明是要诓你。”

    “那我就不去了吗?难道还要让别人我们出吃饭的钱?”

    柳无颜笑了起来,说道:“婉儿,我们在这洛雨城,什么苦没有受过?最差,又能如何?拍卖个东西,还能死了不成?”

    “可是,小姐……”

    婉儿欲言又止,她知道,柳无颜决定的事情,论她在怎么说都没法变的了。

    “娘亲,我支持你。”

    龙儿抓着柳无颜的手,粲然一笑。

    柳无颜刮了刮龙儿的鼻尖,说道:“我看你是怕下一顿没着落吧?”

    “才不是!”

    龙儿嘟着嘴,整张脸跟小笼包一样,柳无颜忽然心情就好了起来,牵着龙儿的手,笑着朝那巷子的最深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