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公道
    “雅儿放心,伯父会替你做主。”

    柳擎天安慰的拍了拍柳雨雅的手,然后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眼神看向柳无颜,那样子,似是在审判一个杀人犯。

    分明,柳无颜才是他的女儿。

    柳无颜默默的为原来的自己点了一根蜡,既然他不把自己当女儿,那这个便宜老爹,她也不稀罕要!

    “既然爹爹要做主,顺道也给无颜做一回主,如何?”柳无颜缓缓踏出一步,声音铿锵有力,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婉儿的,她的眼神如一把把有力的刺剑与柳雨雅交锋,与柳擎天交汇。

    柳擎天原以为自己定力足够,却没想到会被柳无颜的眼神所震慑住,仿佛她就是天生的女王,睥睨一切,刚才,他感觉到的不是一个女儿对父亲应有的尊敬,而是一种淡淡的,蔑视。

    对,蔑视,柳擎天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里泛起丝丝怒火,他可是家主,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看自己。

    “无颜,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打人,而且还是族内的自相残杀,都应该被关紧闭!严重者会被逐出家族,念在你是初犯,就罚你关一月的紧闭,你服还是不服。”

    “家主大人,是不是族里规定,姐姐教训妹妹,怒极攻心,打了两巴掌就算是自相残杀,要逐出家族?”

    柳无颜显然是不服,刚才爹爹的称呼此刻也变成了家主,带着明显的疏离。

    “呲拉!”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无比震惊的眼神里,柳无颜手一用力,只听见呲拉一声,婉儿的衣服被撕了个稀巴烂,人们看到的不是一个白皙的肩背,而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疤痕。那些疤痕纵横交错,新的还是鲜红,而旧的早已结痂变黑,难以想象,这些丑陋的疤痕居然出现在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的身上!

    而这将伴随着她的一生!

    婉儿抱着肩膀,捂住胸前,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滴滴的啜泣混合着众人倒吸的冷气,在空气中形成了一圈又一圈难以解开的郁结。

    “哭什么哭!难道这是你的不是?”

    柳无颜也不曾见过婉儿身上的疤,只是猜着柳雨雅多年的欺辱,必定会留下不少疤痕,可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多!她才是十二岁的小姑娘啊!她也爱美,她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也想成为心仪之人的新娘!

    可是,她却因为这些丑陋的疤痕而日日自卑!这是谁所赐!

    柳无颜怒气冲天!那一道道疤痕如一条条的蚯蚓在挠着每个人的心。

    柳无颜扯出一块布,温柔的将婉儿脸上的泪拭去,她指着站在她们面前的所有人,大声的说道:“婉儿!我要你告诉我,这些疤是何人所赐!”

    柳雨雅心虚并惊恐的退到柳擎天的身后,然后逐步退到自己的弟弟柳泽轩的身后,她的脸色发白,手心冒汗,银牙紧咬,这个柳无颜一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干!

    婉儿的呜咽声越来越大,止不住的抽抽,柳无颜听着心烦,怒道:“不是你的错,你哭作甚!我问你话,老老实实的回答,否则,把你前面的衣服也给扒了!”

    “小,呜呜呜,小姐……”

    “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是二小姐……”婉儿不敢大声说,再加上哭的厉害,又忍的辛苦,声音小的基本听不见。

    “是谁!说大点声!是谁把我们仅有的月钱全数抢走!”

    “是二小姐!”婉儿闭着眼,声音不大,清晰可闻。

    “再大点声!是谁每天用鞭子抽你!”

    “是二小姐!”

    “再大点声!是谁说要让我们生不如死!”

    “是二小姐!”

    婉儿终于不再容忍,眼泪顺着她稚嫩的脸颊不断的流着,仿佛在将那些无数个残忍心酸的岁月冲刷干净。

    她在控诉,婉儿大声的叫喊着:“是二小姐!二小姐!柳雨雅!柳雨雅!她每天都用鞭子抽我!我们吃的是猪都不吃的糠咽菜,冬天连热水都没有!可怜的小姐的手都流脓出血,那么漂亮的一双手啊,就被她毁了!呜哇!!!”

    婉儿无所顾忌的指着柳雨雅控诉,她的双眼通红如血,顾不得擦脸上的泪,就那么狠狠的盯住柳雨雅不放,盯着她仿佛要看出在那张美丽的躯体内到底包裹着怎样的一颗黑心!

    好像有什么东西沿着眼眶滴在了地上,柳无颜有些怔忡的抹了一下脸,原来那是泪啊。

    柳无颜伸出双臂,慢慢的将那个小身体圈入自己的怀里。然后,婉儿便听到了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话,“婉儿啊,别怕,我保护你。我们自己保护自己。”

    对啊,她们自己保护自己!

    婉儿倔强的抹了泪,将柳无颜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披在身上,径直的朝着鉴定石走去。

    她如同前面那些人一样,将玄力集中,覆于石上!

    玄徒三阶!

    谁也没想到,就在十几日的功夫里,婉儿突破了炼体,一下跃升为玄徒,并连跳三级!说是天才也不为过。

    “怎么可能!这个贱婢!”柳雨雅冲了出来,她跟疯了一样的看着鉴定石,不断的摇头:“这个奴婢怎么会是学徒三阶!一定是错了,一定是哪里错了!”

    “雨雅!”柳擎天怒喝。

    “住嘴!”柳苍海也忍不住,拐杖连连锤地,道:“柳家怎么出了你这个不肖子孙。”

    “大哥,父亲,你们就原谅雨雅一次吧,她还小,不懂事。敬之就这么一个女儿和儿子啊,让她关紧闭吧,怎么样都行,求求你们!”水净慧跪在地上,可怜楚楚,虽然已经四十来岁的人了,但仍旧美丽动人,也难怪生出柳雨雅这样的美人来。

    柳敬之是柳苍海的儿子也是柳擎天的弟弟,但因为一次意外而去世,柳苍海和柳擎天这些年来觉得对弟弟的遗孤有所亏欠,所以她们在柳家的地位也不同于其他旁支。

    如今水净慧搬出死去的柳敬之来,那柳雨雅受到的惩罚也就不会太重。

    毕竟,她欺负的也不过一个丫鬟。

    “等等!关几天紧闭就算了,我想家主不会如此草率的处理家族事物吧?”柳无颜上前一步,瞥了一眼已经惊慌失措的柳雨雅,心中冷笑,好戏才刚开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