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柴房失火
    一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更是惶恐,景姒瑶好不容易睡着却被噩梦惊醒了,此时景姒瑶很困,很想再入睡,

    她一闭眼,就是云亦凛那张脸,楞是不敢睡觉。

    她身边很需要一个人陪伴,可是却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个噩梦,她一整宿没有睡觉,一夜无眠。

    此时,另一边,从婢女的口中,叶柒染得知了景姒瑶被关进柴房的消息。

    这对叶柒染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叶柒染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她去柴房准备查看究竟,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景姒瑶,发现景姒瑶果真在这儿。

    看来师兄一定是不要景姒瑶了!有了这个想法,叶柒染很得意。

    叶柒染起了恶毒的心思。

    此时,云今涟恰巧不在。这是天赐良机。为了不让云今涟发现自己,叶柒染是让一个婢女做的。

    婢女疯狂的摇摇头,“这是害人的事情,被殿下发现了,我会死的,我不要做。”

    “是吗?你的家人在我手里,你若不做的话,你的家人也别想活命了!”

    叶柒染用婢女的家人威胁婢女,那婢女无奈,只能这么做了。

    婢女拿起好几根根火柴,点燃了这个屋子。

    此时,景姒瑶因为晚上不敢睡,只有白天才敢睡,景姒瑶,因为太困了,不知不自觉的就睡着了,丝毫不知道外面已经起火了

    ,没有任何的意识。

    房子起了大火,景姒瑶还在入睡。

    锦熔担心景姒瑶路过此地,发现起火了,拼命的叫喊:“姐姐……姐姐……”

    他的声音,让景姒瑶从睡梦之中惊醒过来,一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在火海之中。

    怎么会这样?柴房好端端怎么会突然起火?这个情况让景姒瑶措不及防。

    景姒瑶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的想要逃离,发现不管是窗户还是门都已经被锁住了。

    她忽然惊慌了,如若不是锦熔的叫喊,她很有可能就已经睡死在这里了。她突然害怕,很感激锦熔此时过来。

    “姐姐……”锦熔的眼泪往下掉,遇到这种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景姒瑶此时身体虚弱,强忍着最后一点力气,安慰锦熔:“锦熔,你不要怕,姐姐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姐姐。”

    忽然,房梁上的房顶倒塌了 ,压中了景姒瑶,大火灼伤了景姒瑶的脸。

    “啊……”景姒瑶尖叫一声,脸上忽然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感。

    脸上突如其来火烧的疼痛感,景姒瑶来不及想太多,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烟雾呛的她全身坦然无力。

    紫木一直在景姒瑶的口袋之中,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的发热,睁开眼睛,发现了景姒瑶陷入了昏迷。

    “吼——”他长吼一声,房子倒塌了,他将景姒瑶带到了外面去。救出了火海之中。

    紫木发现了一个小男孩,以为是锦熔所为。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伤害我的主人!”紫木极度的愤怒,伸出手就在要掐断锦熔的脖子。

    这是锦熔第一次见到紫木 ,紫木庞大的身躯吓的锦熔是不知所措。

    “哇……”锦熔被吓的嚎啕大哭。

    锦熔的哭声惊醒了景姒瑶 ,她虚弱的睁开眼睛,虚弱的喊道:“紫木,放手,不是他的错,跟他没有关系,他说无辜的……”

    此时,景姒瑶的脸已经被灼伤了,落下了一块疤。

    紫木听从景姒瑶的吩咐,这才放开了锦熔,锦熔被景姒瑶的脸给吓到了,着实是吓了一跳。

    他惊慌失措的道:“姐姐,你的脸,怎么会这样……”

    “我的脸……怎么了……”景姒瑶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忽然有一种恶心的触感。

    她吓得抽回自己的手,她的脸怎么会有一种奇怪的触感?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惊慌不安。

    “主人,你等着,我带你去疗伤,你坚持住,不要睡,很快就好了。”

    紫木兽将景姒瑶带到自己的身后,准备离开。

    此时,景姒瑶对云今涟已经失望至极,她必须离开,她得理清自己的情绪,于是景姒瑶就没有拒绝。

    “我也要去,姐姐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景姒瑶走了,锦熔也没有什么意思留在这里了。

    “带上他吧。”景姒瑶恳求般的看着紫木。紫木不忍心拒绝景姒瑶的请求,答应了,一块带上了紫木。

    紫木看了一眼,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此时景姒瑶因为太累,已经睡着了,他瞒着景姒瑶 ,将景姒瑶的衣物烧毁,留在了这里,伪装成景姒瑶已经死在这场大火之中

    的假象。

    云今涟如此的对待景姒瑶,紫木已经彻底的恨上了云今涟,他伪装景姒瑶已经死去的假象,就是为了能够让景姒瑶彻底的脱离

    太子府。

    此时,云今涟因为心情郁闷,出去喝酒去了,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加之这里是柴房,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云今涟又吩咐过不要给景姒瑶送饭,于是没有任何人靠近这里,以至于一个晚上了

    ,都没有一个人发现景姒瑶失踪了。

    云今涟醉酒回来,发现枕边少了景姒瑶,心里空落落的,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总之,这种滋味很难受。

    他发现,不管景姒瑶做了多少对不起他的事情,他的心里依旧只住着景姒瑶一个人,他无法做到对景姒瑶生气。

    只要她愿意留在这里,他可以原谅她。

    或许是因为孤独太久了,突然多了一个人融入他的心,已经不能够失去她了。

    云今涟不习惯身边没有她陪伴在身边,决定让景姒瑶回来,此时,他的心里已经原谅景姒瑶了。

    他不放心让下人去找景姒瑶,于是云今涟亲自去找景姒瑶。

    于是云今涟便去了柴房,发现这里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这还是柴房吗?这一定不是柴房!

    云今涟不愿意相信,拼命的安慰自己这一定不会是柴房的。可是在废墟之中,他看到了景姒瑶的衣物,这确确实实就是柴房。

    他把景姒瑶关在柴房之中,那景姒瑶呢?景姒瑶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