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知晓死讯
    风玉尘能感觉到,近来云今涟,变了很多,只是这种种变故,不知道为何。

    太子府,景姒瑶发现云今涟又晚归了。

    她很好奇他最近到底神神秘秘的做一些什么,总是晚归。

    她本来想等到云今涟回来再睡觉的,景姒瑶等着等着,困的不行。

    发现自己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不小心睡着了,没有任何意识的睡着。

    因为昨天晚上睡太晚了,景姒瑶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起来。

    她心想,云今涟应该回来了吧?于是她便去找他。

    景姒瑶从下人的口中得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云今涟并未回来过。

    得知这个消息,让景姒瑶很生气。

    她无处得知云今涟的消息,很担心云今涟,她立刻派下人找云今涟,下人也找不到他。

    她急了,准备亲自出去寻找,就去此时,云今涟刚回来,一身酒气,在云今涟没有进屋之时,就已经很浓重了。

    景姒瑶皱着眉头,淡声道:“你又去喝酒了?”

    “男人喝点酒怎么了?”

    云今涟没有多说什么。

    的确,如云今涟所说,男人喝点酒的确是没什么,可是,景姒瑶生气的是,云今涟竟然不告诉自己。

    景姒瑶的声音提起担忧:“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吗?”

    “担忧?”云今涟冷冷的笑了笑,目光清冷,“我看你是担心别我会来会撞见你跟别的男人幽会吧。”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云今涟现在还很介意。

    他没有办法做到不介意。

    “你!”景姒瑶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怎么就这么说不通呢?

    景姒瑶已经无法解释清楚了,她不想让云今涟知道她差点被人给……这件事情是景姒瑶的噩梦,她不想回忆。

    “没什么,你忙去吧。”景姒瑶没有多说了,离开了。

    云今涟喝酒,她管不着,云今涟去哪里,她也管不着。

    她这个未婚妻,在云今涟眼里到底算什么?

    景姒瑶气愤不已,没有在云今涟面前表现出来。

    皇宫

    此时,朝堂之上,云景卿高高在上的坐在龙座上,一脸的疲倦。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云景卿此话一出,立刻有大臣前来禀告。

    “启禀皇上,有人在郊外的客栈发现了一具死尸……”

    谁知,大臣的话一出,大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云景卿打断了。

    云景卿的脸色立刻变得愤怒,他怒道:“一具死尸也要来禀告朕,你当朕如此之闲吗?来人啊,拖出去斩了。”

    云景卿认为,大臣此举是在羞辱他犹豫,立即想要杀了大臣。

    “等一下皇上,请容许臣说完。”

    大臣的求生**很强,云景卿破例让大臣把话说完。

    他捏了一把冷汗,“这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云亦凛。”

    “什么?!”

    此话一出,云景卿震惊了。

    “大胆,竟然敢诅咒三皇子给朕拿下!”

    云景卿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刚想要将那个大臣给斩首,那个大臣抬出一具尸体,这一具尸体正是云亦凛。

    顿时间,大殿内发出一阵阵的恶臭。

    “亦凛?怎么会是亦凛?”

    云景卿无法相信,昨天还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云亦凛就这么的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云亦凛的死状惨烈,已经死的是面目全非了。云景卿只是闪过了一抹心痛之意,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心痛了。

    他忽然感觉到不安,到底是何人连皇子都敢杀害!

    他的面容渐渐的冷冽,“给朕查清楚此事,到底是谁如此的大胆杀了朕的三皇子,三日内,朕要知道真凶,并将其斩首示众!”

    云景卿愤怒不已,不想再看那尸体了,让人把尸体带下去。随即,叫人彻查此事。

    大臣们看到云景卿一点悲伤之色都没有,纷纷的感叹帝王无情。

    对于云景卿而言,死的仅仅是一个皇子罢了,他还有很多个皇子,个个都比云亦凛优秀,死了一个云亦凛,云景卿并不难过。

    他所在意的,只不过是皇家的尊严罢了。

    云亦凛死了,这消息传遍了整个云安国。

    在一处阴暗的角落之处,两个神秘的黑衣人正在交头接耳,不知道秘密的说一些什么。

    “王上,云亦凛死了。”

    “死了?”冥炎冷峻的脸上除了冷漠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没有用的废物。是还指望他可以杀云今涟,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死了!”

    冥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一点点的同情,有的仅仅是对云亦凛的嘲讽。

    他沉思,他就不该对云亦凛这个废物抱有太多的希望。

    “王上,不知道需不需要重新来找人帮忙暗杀云今涟?”

    在这有一个规定,其余五界不可以插手人界之事,否则必定会遭受到反噬,所以他才指望云亦凛能杀了云今涟。

    看来,如今云亦凛是指望不上了。

    “别急,我还有另一种办法。”

    冥琰笑了笑,并不对此心急,他灵机一动,想到了另外一种办法。

    一种他既可以不用亲自出动不会受到任何的天谴,又可以如他所愿的办法。

    “您打算如何对付云今涟?”

    冥琰微微勾起一个笑容:“不,我对付的不是云今涟,而是一个女人。”

    下属不明白了,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冥琰是在说什么。

    他不明白,在冥琰的的意料之中,他只是一个下属而已,如若明白 ,那才是不得了了。

    “此事,我自有定夺。云亦凛死了,我们跟皇家就不要再有牵扯了,避免暴露我们的身份,我们在人间不方便太过于明目张胆。

    ”

    “是,遵命。”

    随即,随着一阵烟雾起,两个人就消失了,没有谁注意到了他们。

    另一边 魔界

    魔界硝烟四起,数十万个魔将高高的仰视着钟离魅。随即,钟离魅遣散了众人

    “魔君大人。”孤恭敬的道。

    钟离魅刚想说出口,却吐了一口鲜血。

    这不吐不要紧,这一吐口鲜血吐到了孤的脸上,吐吓坏了孤,孤已经许久没有看到他受伤了,顿时间,孤慌张不已,

    很担心钟离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