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吃醋生气
    自从皇帝下令改革制度之后,受到了爱戴,许多女子不抛头露面了,开始效仿景姒瑶。

    女子在云安国当中,开始有了一定的地位, 而景姒瑶这个大胆向皇帝提出建议的女子,也一战成名。

    京城内,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景姒瑶。

    忘忧的生意火爆的很景姒瑶一边照顾夜凰,一边还要忙着忘忧的生意。

    一位大婶前来道谢,“景姑娘呐,你是我们云安国百姓的大恩人啊,我在这里代替云安国的女子多谢你了。”

    周围堆满了很多女子,都是来向景姒瑶道谢的,也给景姒瑶送了很多东西来。

    “你们不必跟我道谢,真正做出决定的是皇上,你们应该谢谢皇上才对。”

    “如果没有你的大胆建议,皇上恐怕也不会答应,所以您才是我们的大恩人。”

    “以后啊,景姑娘的事情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情,我们大家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众女子对景姒瑶投去感激之情,纷纷对景姒瑶道谢 。

    村民们很热心,扬言要帮助景姒瑶。

    景姒瑶脸红,没有想到她的一言让她有所受益她只是想帮助他们罢了。

    好不容易忙完了生意,景姒瑶还得去照顾夜凰。

    景姒瑶将熬好的药放到夜凰的眼前,“这是我亲自为你熬的药,赶紧喝了它,才能好的快些。”

    因为很累,景姒瑶没有了耐心,这引来了夜凰的不满。

    夜凰向景姒瑶提出要求,“本座可是病人,你怎么对本座这么粗暴?为什么不对本座温柔一点?”

    “温柔你个大头鬼,本姑娘愿意伺候你这个大少爷已经算是不错了好不好。”

    景姒瑶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他身边有那么多丫鬟伺候,偏偏要自己 这摆明了就是来耍她。看着夜凰救过她的份上,景姒瑶也不计较了。

    “你这样一点都不像女孩子,可一点都不可爱。”

    “你说什么?”景姒瑶笑里藏刀,恶狠狠的踩了夜凰两脚。

    “暴力的女人。”

    夜凰叹息一口气,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他为什么偏偏就对景姒瑶死心塌地呢?

    这种事情连夜凰自己也无从知晓。

    身边那么多温柔的女子,他围堵钟情景姒瑶,她太特别了。

    “药呢不要吃了,让那些温柔的女孩再为你去煎药吧。”

    景姒瑶气的想要把药倒掉,被夜凰及时拦住了。

    他拿过药一口气喝掉了,这 药很苦,哪怕如此,夜凰也依旧喝掉,因为这是景姒瑶第一次亲手为她煎药,意义非凡。

    眼看着天色渐渐的黑了,景姒瑶心里沉思云今涟一定会担心自己的。

    “既然你的药已经喝完了,我先走了。”

    “留在这吧。”

    “我答应照顾你,我可没有想过留在这。”景姒瑶直接拒绝。

    无奈之下,夜凰只好让景姒瑶回去了。

    按照他的能力,他完全就可以把景姒瑶牢牢的捆在自己的身边,他没有那么做。

    夜凰摇头苦笑,他不想逼迫景姒瑶做她不喜欢的事情。

    “我送你。”夜凰便前去送景姒瑶回去。

    景姒瑶想要拒绝,可深知夜凰能做到这么大的让步已经实属难得了,便让夜凰送。

    不知不觉之中,夜凰就已经将景姒瑶送到了太子府门外。

    夜凰忽然好奇的问道:“皇上已经赏你千两白银,就算你这辈子不工作也有花不完的钱,为何你依旧留在太子府当婢女?”

    “人,不能忘本。”景姒瑶一笑。

    当初她最落魄之时,是云今涟收留了她。哪怕她如今完全有能力可以自力更生,也依旧不愿意离开。

    夜凰越来越觉得景姒瑶特别了,对她更是爱不释手了。

    “夜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夜凰说完这句话,不舍得的离开。

    他相信有一天他能够让景姒瑶心甘情愿的来到他身边,这样的喜欢才是有意义的。

    此时,云今涟恰巧从皇后赶回来,刚好看见了那么一幕,只是夜凰已经走远了。

    景姒瑶忽然看见到背后有一股凉飕飕的气息,这种不知名的气息让她感觉到不安。

    她不安的回过头来看,发现云今涟在她的身后之时,她被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云今涟的话音冷淡,依旧是惜字如金。

    他冷淡的撇过一眼,“你跟夜凰是怎么认识的?”

    “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起。”

    想了想,景姒瑶便从头开始说起,她回忆起了他们之间的相识。

    她叹息一声:“夜凰救过我,我们就认识了。我被一个陌生男子给追杀了,如果没有夜凰,我恐怕也无法来这里见你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遇到如此危险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

    云今涟的音忽然之间提高了几分,话音除了冷淡之外,突然多了几分愤怒

    景姒瑶的神情有一些委屈,“就在几天前,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嘛……”

    云今涟忽然冷嘲热讽 ,讽刺景姒瑶“呵,我看你是只顾着跟夜凰谈情说爱,把太子府给忘记了吧。”

    他突如其来的讽刺,让景姒瑶觉得很莫名其妙。

    景姒瑶意识到云今涟有一些生气了,刚才还说好好的,她哪里又惹怒云今涟了?她郁闷至极。

    对此,景姒瑶十分无语的吐槽云今涟,“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神经?”

    “没什么,你早些睡吧。。”云今涟突然不再多说了,没有去看景姒瑶,进了太子府。

    他的脸自始至终的都是面无表情,无法让人看出喜怒哀乐,好不容易提起的怒意,又变成了冷淡。

    景姒瑶也不知道云今涟是不是真的生气了,突然感觉到了困意,她也不想要想那么多了,回去了,景姒瑶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她累到了极致,回到房间到头就睡,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景姒瑶醒过来,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想要找云今涟问个清楚。

    她已经了解了云今涟大早上的会做什么,云今涟一大早肯定是去书房了。

    景姒瑶来到书房,并没有意外,果然,跟她猜想的没有错 ,云今涟此时就在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