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赐婚
    另一边 云今涟亲自前去寻找,于晓已经找到了景姒瑶的踪迹。

    “我们在皇宫安插的眼线告诉我们,有人在皇宫看见过景姑娘,他们现在很有可能就在皇宫……”

    “皇宫?”云今涟疑惑的看了一眼,微微眯起危险的眼睛,“她去皇宫做什么?”

    “属下不知。”

    “备马。”云今涟目光渐渐的冷冽,立刻前去皇宫寻找景姒瑶。

    “一会你就知道了。”夜凰神秘的笑了笑。

    他带着景姒瑶进入到了大殿之上。

    云景卿亲自下来迎接:“国师前来,有失远迎。”

    “无妨。”

    两个人寒暄了一阵,就请夜凰进去了,云景卿突然注意到了景姒瑶。

    这是云景卿第一次见到景姒瑶,便好奇的询问:“这位是?”

    “本座的婢女。”夜凰淡淡的回答。

    云景卿未曾多心,对国师很恭敬。他这个皇帝,虽然是皇帝,却是他谋篡位得来的,他需要稳固地位对抗云今涟,只有倚仗夜

    凰。

    于是,云景卿对夜凰百般讨好,能够在云景卿面前自称的,文武百官之中,也只有夜凰有这个资格。

    此时云亦凛也在,看到景姒瑶眼睛都直了。

    “你怎么会在这?”云亦凛冷着一张脸,他没有找这个女人算账,反倒这个女人倒是找上门来了!

    被他认出来,景姒瑶躲在夜凰的身后。

    夜凰淡淡的笑了笑:“怎么,你们认识?”

    “认识,岂止认识。”云亦凛咬牙切齿,对景姒瑶极为怨恨。

    他转头看向云景卿,“父皇,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妖言惑众的女人。”

    “怎么回事?”云景卿楞了一楞,想起前一阵子有人妖言惑众,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人是景姒瑶。

    云景卿走到景姒瑶的身边,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诧异道:“你就是那个妖言惑众的奇女子?”

    “民女不知道您在说什么,皇上,您一定是听了什么谗言误会了吧。”

    “父皇,她一定是在撒谎。”云亦凛大呼一声,“就是她在众人面前提出男女平等此等大逆不道的话,云安国的百姓都可以作证,

    不信您随便抓一个来问问都知道此事。”

    这一次,理亏的是景姒瑶 于是云亦凛就理直气壮了。

    景姒瑶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云亦凛说的是什么。

    她大方的承认了,“民女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父皇,您看,她自己都承认了,快把这个妖言惑众的女人抓起来!”

    云亦凛急忙道,迫不及待的把景姒瑶往火坑里推,因为那一次的事情,他已经彻底的恨上景姒瑶了。

    这一次,夜凰没有帮她,而是在一旁想看看她是如何化险为夷的。

    “来人,拿下”云景卿刚想要叫人,就在此时,景姒瑶忽然出声,被景姒瑶叫住了。

    “且慢,民女有一事不解。”景姒瑶打断云景卿的话,目光冷淡:“民女虽然确实说过那一番话不假,但民女所说都是事实,怎么

    就成了妖言惑众了?”

    哼,这个锅她可不背。

    夜凰来了兴趣,遇到这种事情别的女孩只会求饶,只有这个女孩与众不同,果然是个特别的女人!

    云亦凛趁机添油加醋,冷声道:“大胆刁民,当众反驳皇上的话,说皇上的不是,这不是妖言惑众是什么?这是完全不把皇上放

    在眼里!”

    她没有理会云亦凛,反问云景卿,“皇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说的没错吧?”

    “没错,这句话,朕说过,你继续讲。”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纵使皇上也会犯错,既然如此,皇上的判断错误,一样要指正出来不是吗?”景姒瑶并不认为自己这么做

    有什么错。

    她的一番话,无疑是啪啪打量了。

    “那你说说看,朕哪里错了。”云景卿的脸色都气绿了,这个景姒瑶的确是胆识过人!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景姒瑶有何能耐替自己辩解!

    “皇上,您是太后生的,太后生出了如此优秀的您,说明太后也是优秀的对不对?”

    云景卿仔细思考了一番,并没有觉得这句话是有什么不对的,便点了点头:“当然,朕的母后自然是全天下最优秀的女人。”

    “既然如此,太后如此的优秀,许多男人都不及太后的半分,凭什么断定女人就比男人差,凭什么女人家不能抛头露面呢,试问

    ,没有女人,你们身上的衣服哪里来的,都是绣娘一根针一根线的绣来的?”

    “这重男轻女的思想早就落后了,现在应该提倡男女平等,应该给女人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景姒瑶的话一出,场面立刻变得安静了。

    她笑了笑,反问云景卿,似笑非笑的道:“皇上,民女再问您一句,您可要认真的回答,难道皇上认为太后不比男人优秀吗?”

    众大臣捏了一把冷汗,这女子,竟然敢和皇上叫板,活的不耐烦了!众大臣不敢吭声了,场面鸦雀无声。

    这些重男轻女的话,众大臣早就觉得不妥了,却无一人敢提出来,如今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提出来,众大臣更是自愧不如。

    此话,无疑给云景卿挖了一个坑。如若否认了景姒瑶的话,他必定会得罪太后,可是若承认了景姒瑶的话,这不是当众打脸吗

    ?

    此时,云景卿竟然觉得景姒瑶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只是他不想承认,他这几十年的决定都是错的。

    云景卿沉思,如今的局势,恐怕不好收场了。

    他是皇上,还怕一个婢女不成?于是云景卿理直气壮,便想要下旨杀了景姒瑶。

    在他没有下旨之前,夜凰突然出声了。

    “好!说得好!”夜凰听着景姒瑶精彩的辩论,当众给景姒瑶鼓掌。

    只有夜凰一人鼓掌,岂不是反驳了国师的面子?连国师也如此,众大臣也跟着夸赞景姒瑶了。

    夜凰勾起笑容,想不到,这个景姒瑶,倒是能说会道的,他的女人,就应该如此!夜凰的眼神之中对景姒瑶颇为赞赏。

    他很欣赏这个叫景姒瑶的女人,只有这个女人,才有资格得到他的青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