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奖赏
    夜凰神秘的身份,让景姒瑶百思不得其解,夜凰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如此富丽堂皇的宫殿,这是夜凰简直典型的高富帅啊

    !

    又高又富又帅,可不是高富帅么?

    她敢打赌,如若放在现代,这男人绝对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景姒瑶闲得无聊,在这里乱逛,发现这里实在是太大了,景姒瑶迷路了,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另一边。

    于晓前来禀告云今涟:“不好了,景姑娘不见了,她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云今涟没有慌张,冷淡的撇了他一眼“急急忙忙的做什么,她定是去店铺了。”

    “去店铺找过了,没有景姑娘的身影,景姑娘很早就离开店铺了,但是……没有回来……”

    “你说什么!”听到这里,再也无法淡定了,云今涟的眉目之间带着怒火,“这么大的人都能够不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

    快给我去找!”

    “是,属下这就去找。”于晓点了点头,急匆匆的退下了。

    云今涟的目光变得冷淡,他只知道,景姒瑶一定不可以有事。

    他不放心让于晓一个人去寻找,为了更快更有效的寻找景姒瑶,云今涟决定亲自去寻找。

    景姒瑶在宫殿里面迷了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忽然,跑过来一只小兔子。

    她抱起小兔子,轻柔的抚摸小兔子的毛,她温柔的说道:“小兔子,你知不知道客厅怎么走?”

    “往前面一直走就是了。小兔子是夜凰养的兔子,已经在这许多年了,知道这里的地形。

    景姒瑶听懂了,顺着小兔子所指的方向果然找到了大殿。刚才的那一幕被夜凰看在眼底。

    他冷淡的脸色上带着几分不快之感:“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听懂动物说话?”

    “这……”景姒瑶紧张了,他不会把自己当作是怪物然后乱棍打死吧!

    按照能力来看,景姒瑶不敌夜凰。

    她犹犹豫豫是,想着如何能够蒙骗过关,可是她却是不知道,夜凰不是那么好骗的。

    “说!”夜凰的目光慢慢变得很冷。

    景姒瑶紫色的异瞳若隐若现的闪烁,加之景姒瑶能够听懂动物说话,她如此的特别,再一次勾起了夜凰的兴趣。

    “整件事情解释起来很简单,就是有一天一觉醒过来突然这样了,你也别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景姒瑶如实解释。

    景姒瑶的话,夜凰却是半个字都不信的。

    她的异瞳原本是淡紫色的,如今变成了深紫色,神秘高贵,连她自己也无从知晓。

    “你为何会有紫色的异瞳?”

    “天生的。”景姒瑶嘿嘿的干笑,捏了一把冷汗下来。

    “是吗?”夜凰似笑非笑的看着景姒瑶,眼中带着玩味的意图。

    对于夜而言,景姒瑶的话是没有任何的可信度的。

    他看过一个传说,能拥有紫色的异瞳,身份极其的尊贵,此女,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奴婢那么简单。

    “怎么?你不信我啊,你不信我就算了,放我离开好了。”景姒瑶故意找借口想要离开。

    她不自觉的不安,她昨天晚上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云今涟一定是很担心自己吧?

    夜凰看出来景姒瑶眼中的不安,更不能让她离开了。

    “一天的时间而已,景姑娘,你该不会想要拒绝吧?说好的报恩呢?”夜凰用很受伤的眼神看着景姒瑶。

    景姒瑶最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了,搞得自己好像欺负他似得,她欲哭无泪了,明明是他欺负她好不好!

    纵使心有不满,景姒瑶却也不能够反驳,谁让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景姒瑶无从反驳。

    “好好,败给你了。”她很是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走吧。”夜凰的眼睛带着笑意,他牵起景姒瑶的手,谁知,景姒瑶很快就反应过来。

    她慌慌张张的道:“我说过的,我虽然答应你做一天的恋人,但是不能有肢体的触碰。”

    “不能触碰肢体算是什么恋人?”夜凰哭笑不得,觉得这样的景姒瑶可爱的很。

    “我不管,你若是不答应,就算了。”

    “依你。”夜凰宠溺的露出一个笑容。

    两个人走到集市,一路上,夜凰没有再触碰景姒瑶,景姒瑶也放心了许多。

    她心里沉思,这个夜凰,的确是一个正人君子,她说的任何话,夜凰都不会拒绝,因此,景姒瑶对夜凰心生好感,心里只是把

    夜凰当作是自己的朋友而已。

    两个人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了,景姒瑶却依旧不知道夜凰的目的是为何。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

    景姒瑶已经不耐烦了,转眼又一想,她既然已经开始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不就是一天吗?景姒瑶已经豁出去了,她可不想做忘恩负义之人。

    夜凰在前面带路,景姒瑶无法知道夜凰想要带她去哪里,心中有所不安,却依旧跟在他的身后。

    一眨眼的功夫,夜凰带她来到了皇宫。

    皇宫她再熟悉不过了,她来过皇宫,自然知道眼前的宫殿是皇宫。

    “你来皇宫做什么?你不知皇宫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吗?”

    景姒瑶不解,夜凰没有答话,只是带着她往前走。

    走到城门之处,两个官兵拦住了夜凰,不让他们进去 随即,夜凰拿出令牌,官兵立刻慌张,立即跪下了。

    “国师驾到,小的刚才无礼,还望国师赎罪,还请国师不要怪罪才好。”

    “嗯,起来吧,你们也是无心之失,不必如此的挂怀。”夜凰目光淡淡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带着景姒瑶进了皇宫。

    有了夜凰手上的那块令牌,他们入行皇宫没有人再敢阻拦了。

    景姒瑶算是明白了,在皇宫里面当官的,一个个都是势利眼。

    “你到底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一直不说出你的目的你不会是在耍我吧?我很忙,没空陪你胡闹。”

    景姒瑶烦躁不已,她不喜欢皇宫这个地方,想要离开。她想要离开的小心思被夜凰所捕捉。

    夜凰看的很透彻,看得清楚它内所有一切的想法。他勾起一个笑意,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他不能够放景姒瑶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