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恶搞
    景姒瑶一大早便醒过来了,她推开房门,正巧碰上了恒离。

    她拍了拍恒离的肩膀问道:“恒离,你这是要去哪?”

    恒离指了指手中的饭盒:“我给师傅送早饭去。”

    他突然注意到了景姒瑶脸上的“我是猪”的字眼,一向正经的恒离,没有忍住笑出声音来。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告诉我呗?让我也笑笑。”

    恒离实在没有忍住笑出声音来了,他笑的手中的饭盒都掉了,捂着嘴笑:“景姑娘的自我认识能力,让在下自愧不如。”

    这也太夸张了吧?景姒瑶觉得莫名其妙,奇怪的问道:“九璃是何时能够让恒公子笑的如此开怀?”

    “景姑娘,为了逗在笑,你竟然如此的牺牲自己,在下佩服。”恒离给景姒瑶投去了一个敬佩的眼神。

    这里没有谁会有兴趣在景姒瑶的脸上画这些东西,以为是景姒瑶为了逗大家笑自己画的,这个举动反而让恒离对景姒瑶有了好

    感。

    叶无弥听到恒离的笑声,以为发生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便前去看一眼,他来到了景姒瑶的面前,一眼就注意到了她脸上别致的

    字和别出心裁的画。

    “哇小瑶瑶……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癖好。”叶无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的脸一番,跟恒离一样没忍住笑出来了。

    “怎么了?你们都在笑什么?”景姒瑶一脸的错楞,完全不知道他们是为何笑话。

    “我知道你是猪,但你也不用特意的写出来让天下人都不知道你是猪吧,太有趣了,果然是只猪。”

    想起前世景姒瑶是如何让云今涟误入爱情的歧途,叶无弥趁机好好的嘲笑景姒瑶一番。

    “叶门主,就算你德高望重,也不能骂人吧?自己可是一件有损道德的事情。”

    “唉打住。”叶无弥立刻的反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能怪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景姒瑶愣了愣,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为何他们两个一见到自己家用如此怪异的神情看着她?

    “瑶瑶,我知道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就别装了。”叶无弥给了她一个极为猥琐的眼神。

    他看着景姒瑶脸上的字迹,就知道一定是云今涟写的,故意打趣她罢了。

    这个举动也着实的让叶无弥愣住了半响,想不到云今涟竟然也会做出这样无聊的事情,看来景姒瑶是真的改变了他,他对云今

    涟的做法很满意。

    “我知道叶门主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可否告知于我你们为何一见到我就笑?”

    “自己好好想想吧,你会明白的。”叶无弥没有多说,转身对身后的恒离说道:“走吧,还楞在这里干什么?还不速去炼丹?”

    “哦,恒离知错,恒离这就去炼丹房炼丹。”因为笑的太嗨了,恒离忘记了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了,连忙离开,离开之时还不忘

    笑出声来。

    叶无弥悠哉悠哉的离开,心里跟着乐呵。

    这些人一个个的还自称是修仙之人,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吧!景姒瑶吐槽,没有多想便走了。

    她想起来自己忘记了洗脸,便去河边打了一盆洗脸水,从河中的倒影她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脸上的字样和图案,这是一只肥猪的

    图案。

    难怪他们笑的那么开心!景姒瑶恍然大悟,这一定是云今涟干的,小人之心!

    她的脸上带着怒意,气愤的洗自己脸上的毛笔画,却发现如何也洗不掉,她快要把自己的脸都给洗蜕皮了,都没有洗掉一点墨

    水。

    她怒气冲冲的推开云今涟的房门,怒声质问他:“云今涟,你对我的脸干什么。”

    云今涟微微的挑眉,懒懒的声音传来:“没干什么,我只不过是把事实的真相告诉大家而已,你可不就是一只猪么?”

    欺人太甚!景姒瑶气的不行怒着问他:“你不是太子么,你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很是优雅:“偶尔提升一下生活的情绪,也是极好的。”

    敢情她就是来任由他玩乐的是吧?恒离笑她就算了,竟然让叶无弥看见了,这让她怎么有脸留在无须门?实在是太丢脸了!

    她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要告诉我,为何我洗了半个时辰了,还不掉一点颜色?怎么

    才能洗掉?”

    云今涟突然幽幽的看了她一眼,见到她脸上的图案如此的有趣,竟然也生起了开玩笑的心思:“这可是上好的墨水,极为的难寻

    ,持久力也是绝对的,恐怕是洗不掉了。”

    “洗不掉了?”景姒瑶听到了不得了的话,直呼不相信:“不可能,你一定是诓骗我的。”

    “我乃是太子,我骗你做什么?我骗你有何好处?”云今涟面色不改,依旧是淡漠的脸:“你若是不信,你大可以去洗,且看看能

    不能洗的掉,看看水会不会被你污染。”

    “我就不信了,不就是墨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一定洗掉给你看。”景姒瑶怒着丢下了这句话就出去了。

    景姒瑶不愿意相信,已经顾不得怪他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洗了再说!敢整她等把脸洗掉了,她一定好好惩治他!

    太子又有何惧!

    出去之后,景姒瑶在小溪里打了整整的两桶水,她就不信用两桶水还洗不掉!

    景姒瑶一鼓作气直接把水洒在自己的脸上使劲的搓,已经把两桶水洗完了,可脸上的墨水却半点褪色都没有 ,来来去去洗了至

    少不下一百遍了,水也依旧很清澈没有办法污染的痕迹,脸上还是跟之前没有任何的差别。

    不会真的一辈子都洗不掉了吧?她如花似玉的脸就要这样被毁了?虽然说这一张脸不是她的,但是如果就这样被毁了,她也很心

    疼这么貌美的一张脸好不好!

    “我是猪”这三个大字格外的刺眼。如果顶着这样一张脸出去,好被笑掉大牙的。

    想到最坏的结果,景姒瑶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