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无法报仇
    景姒瑶以为世界上真的有不死之人,好奇起来:“叶无弥可以活到几十万岁,那你们修仙之人,是不是不会死?可以活到一百

    万岁的那种?”

    这句话问的墨流书好笑,她真是天真。她天真的样子还很可爱呢,古灵精怪的她,更是增添了几分灵气。

    “非也——”他故意打了一个哑谜,长长的拖了尾音,意味深长道:“修仙之人并非是不死之身,到了缘散之时,还是会灰飞烟

    灭消失在这天地之间的。”

    “啊。”景姒瑶有一些失望,她有一些迷茫的道:“既然到了最后还是会死亡,修仙有什么意义?”

    她摇了摇头,修仙之人清心寡欲的,她以为人人都有不死之身才想要修仙,这样的话一定意思都没有。

    墨流书难得认真起来,一本正经的道:“修仙养性,提高自身修为,万年来,凡人的人身安全,全靠我们修仙之人庇佑。”

    他说的自己怎么一个字地都听不得?是自己太愚蠢了?不可能。景姒瑶拒绝承认愚蠢,白了一眼:“说人话,怎么就净一些我听

    不懂的话。”

    他笑了笑,像一个大哥哥一般耐心的解释:“简而易之,修仙,修的不过是这修仙之路途的情趣罢了。”

    “修仙有何情趣?”景姒瑶楞楞的看了一眼,简化的话还是不懂,是不是真的没有救了?

    “修仙的领悟,只有修仙者才会懂,若只是口头上说明,是无法明白个透彻的。”

    “哦。”她没有多大的在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因为她笨。

    书房

    叶无弥把云今涟带到了书房。

    “师父,她跟您之前说的特征都相符合,她是不是就是我生命之中的贵人?”云今涟的话语很是沉重。

    “正是。”他语重心长,苍老的面容突然严肃道:“今涟,这个女子,你切记要对她好一点,不要苛刻虐待她,不然你可是要后悔

    的。”

    叶无弥的脸色变的深沉,想不到时隔一千年,他们还是遇见了,这恰恰的验证了那个人的预言。

    “为何?”他的眼神之中十分的不解,景姒瑶到底有何魔力,连师父都偏向与他?

    叶无弥顿了顿,神情突变得沉重:“此事无法与你说明,总之你若是不想让你自己日后后悔的话,对她好点,保护好她。”

    她可是你拼了命想要守护的人呐。兜兜转转,这孽缘,终究是逃不过。

    “徒儿明白了,徒儿会记住师父的话。”云今涟的脸色深沉,恭敬的喊道。

    “以后啊,你不要叫我师父了,叫老夫名字就好了,老夫受不起啊。”叶无弥的话颇有一些心虚之感。

    他能够预感到云今涟的神识即将归位,当初自己只不过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受他为徒,听着昔日的上神叫自己师父,是何等酸爽

    。

    如果自己一不小心玩太过火了,云今涟非得剥了自己的皮不可。上神之怒,他可不敢挑战。

    “师父。”云今涟一听情急起来,跪了下来:“是徒儿有何错处令您不满了吗?只要您说,徒儿可以改。”

    “没有。”小老儿哪敢对您不满呀。

    “那师父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您是我师父,我为何不能叫您师父?”

    “这个……”

    叶无弥沉默了,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关键是,现在云今涟没有了前世的记忆,就算解释了也于事无补啊。

    他突然脸色变得沉重了,深邃的眼眸黯淡下来,沉声道:“十年前,我无意间撞破了云景卿将我母妃折磨致死,手无缚鸡之力的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妃死去,我被送往敌国当作质子,敌国之人将我推入悬崖。”

    “那时,十几只猛兽撕咬着我的身体,绝望之时,是您将我捡了回来,传授我一身的本领,如今的我虽然已是百毒不侵,但是没

    有师父,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师父,我是不会离开您的。”

    云今涟以为师父要让他离开便说出了这些感慨,他的目光坚定不移,谁也无法说动他。

    那个时候他不过是年幼的孩童,遇到了师父,让师父教他本领,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为自己的母妃报酬。

    如今那个老狐狸已经安逸的太久了,也该下地狱了。他的目光带着深切的恨意。

    “你误会了,为师没有让你离开无须门的意思。”自己只不过是不想玩火**罢了,怎么这小子就那么固执呢?

    云今涟,这可是你自己执意要叫师父的啊,他日你恢复神识,可别怪老夫。

    想此,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道:“孩子啊,你起来吧,你继续叫我师父吧。”

    “师父。”云今涟这才起来眼中的恨意却渐渐的暴露。

    “为师知晓你心中已经怨恨了十年,学本领十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杀你父皇报仇,可是你不能杀了你父皇。”

    “为什么!”云今涟握紧了拳头,眼中带着深切的恨。

    “他是你的亲生父亲,虽然他从未尽过父亲之责,甚至一心想要杀了你,但,你若因此弑父,必定会遭受天谴。”

    “就算要遭受天谴,徒儿也要手刃贼人!”云今涟的目光坚定,没有半点畏惧之心。

    天道又如何?难道因为区区的天道,他的母妃就要白白的惨死在那个老狐狸的折磨之下吗!

    他的眼中带着冷意。

    “简直是胡闹。”见他如此冥顽不灵,叶无弥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语气不容置疑:“听为师的,不要亲手杀你父皇,否则你定会

    后悔终生。”

    他是最尊贵的上神啊,就算如今是凡人,也不可亲手弑父,否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啊!

    “你若执意要报仇,或许姒瑶可以助你,她是你生命中的贵人,但切记,不可心急。”

    “明白了。”云今涟的目光变得些许的冷意。师父的话,就算他心有不甘,他也必须要听。于他而言,师父已经比母妃更重要。

    他恨,造化弄人,他明明有手刃贼人的能力,却无法亲手斩杀,他空学一身本领,如今竟然杀母之仇都要假手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