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妻子,他不需要
    他叹息一口气,云今涟打趣道:“已经五年了,放弃吧,她要是对你动心早就喜欢你了你追不到她的。”

    “不可能。”风玉尘大呼不可能,他相信自己的魅力,顾灵吟屈服自己是迟早的事情!

    “喂,我们是不是兄弟,你不顾虑我就算了 ,还打击我!”风玉尘忍不住吐槽,有一些怨愤。

    他突然严肃起来,傲娇的哼了哼:“云今涟,你没有喜欢是人不懂,你如此打击我我诅咒你追妻十年也追不到手。”

    他特地看了一眼景姒瑶,莫名觉得良两人搭,很有戏!

    “妻子这种东西,我不需要。”他的一句话,无情的泼了风玉尘冷水。自始至终连表情都没有变过,还是那么的冷淡。

    靠,妻子这种灵魂级的伴侣,竟然被云今涟说成说东西?

    父母的教育非常重要啊,云今涟自幼父母不在自己的身边,导致思想观严重的扭曲!

    风玉尘心中为云今涟默哀,摇摇头道:“但愿你遇到心爱之时,也是这么想的。”

    “不会有那么一天。”他的目光很坚决。

    他的脸色突然黑了下来,他不喜欢任何人在他的身边牵绊自己。

    有了亲近之人,就是有了软肋,强者,就不该有不该有的情绪。

    因为这种冷漠的思想观,以至于后来被妻子好好的教育一番,当然这是后语了。

    见此,风玉尘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看着他。

    他的话好生冷淡!景姒瑶定着不动,都被他的话给冷到了。

    他竟然是如此的无情吗?这万千浮华,当真没有能够让他心心动之人,包括自己吗?

    不,她相信世界上没有绝对。

    不撞南墙不回头,说的怕是景姒瑶自己了。

    通过今天,景姒瑶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思,要走,也要俘获他的心再走,让他追悔莫及欺!

    自这以后,景姒瑶突然突发了奇想,立了一个鸿图大志,要俘获太子的心,打破这个不可能,不然绝不回去!

    顾灵吟想起自己怠慢了太子殿下,说前来找太子殿下的,偷听了他们的对话。

    她什么也没有注意到,就注意到风玉尘骂自己是泼妇了。

    她一听就来气了,立刻冲了进去,揪住风玉尘的耳朵:“好啊你风玉尘,竟然敢骂本小姐是泼妇,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虽说风玉尘的地位比自己的父地位要高,自己本应该尊敬风玉尘才对。

    她知道这样做实属无礼,可是风玉尘实在太欺负让人了,她忍无可忍!

    “痛痛痛。”风玉尘的耳朵被揪住,痛的厉害,他弄了五年才明白,他喜欢的不是温柔型的,而是顾灵吟这种火爆型的。

    他真是自虐,追妻之路一去不复返啊。

    顾灵吟的力道重了些,怒道:“泼妇,哼 ,我就是泼妇怎么样,还敢不敢骂我了?”

    “吟儿如此貌美如花,在下哪里舍得呀。”他被揪住耳朵,还不忘记调戏顾灵吟,说的话却是大实话,那模样倒是一副很享受的

    样子。

    他这么说,顾灵吟立刻脸红起来,她放开了风玉尘,生怕风玉尘会说出什么自己不利的话来。

    见到景姒瑶一种不说话,顾灵吟发现了异样,诧异的问道:“瑶瑶,你怎么了?嘴里还吊了一个苹果?怎么不动?”

    景姒瑶发不出声音来,如今还有半个时辰,她的手脚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她用眼神望了云今涟一眼。

    顾灵吟突然明白,景姒瑶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不能动弹!

    不忍心好友这么受苦,顾灵吟的目光看向云今涟,甜甜的笑了笑:“殿下,瑶瑶性子直爽,若是有什么地方惹恼了殿下,还请太

    子殿下恕罪,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放了瑶瑶?”

    “你有什么面子?”他淡淡的撇过一眼。

    冷淡的话,让顾灵吟尴尬至极。

    风玉尘疯狂的给云今涟使脸色:“就当是卖我一个面子行不行?算我风玉尘欠你的。”

    他可不想在自己的未婚妻面前如此一无是处!虽说两个人并没有婚约在身,风玉尘早就把顾灵吟当作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你欠我的还少吗?”云今涟冷声。

    却愿意看在风玉尘的面子上,打算放了景姒瑶。

    他伸出手,点了景姒瑶身上的某个穴道,将她的定身术解开。

    定身术解开的时候,景姒瑶一下子断气了,趴在了地上,双脚麻木,完全就不想起来了。

    她如此可怜,云今涟却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景姒瑶瞬间感觉到了悲愤,这家伙没人性啊,看本姑娘如何制服你。

    然后定要狠狠的报复!

    “瑶瑶,你没事吧?”顾灵吟的声音迫切的担忧。

    “无事,你无须担心,不过是有些麻木而已。”她虚弱无力的笑了笑。无事,无事才有鬼!

    好痛。因为站的久了,现在自己的全身完全软了,手麻脚麻的厉害,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

    ……

    吃过晚饭后,景姒瑶跟顾灵吟小聚了一会,说了许多这云安国的趣味趣事。

    她这才知道,原来这家伙的地位其实比皇上还要高,云安国的皇上说白了就是摆饰罢了。

    她一听忽然觉得自己的宏图大志很伟大,脸上有些小得意。

    云今涟皱眉看她:“景姒瑶,你笑什么?”

    “没什么。”景姒瑶暗自打量着自己的计划,思定要如何把他泡到手之后再狠狠的虐他。

    “走了”云今涟对此并无兴趣,只是无心在此多做逗留,缓缓的起身准备离开。

    见此,顾灵吟实在不想要景姒瑶离开,急忙的拦住了云今涟,脸上带着卑微的祈求之意:“太子殿下可否让瑶瑶留在这里?我跟

    瑶瑶一见如故,想跟瑶瑶说几句体己的话。”

    云今涟冷声拒绝:“不行,此时顾小姐无须再议。”他不留半分的情面,不容拒绝。

    “行吧,那我买下瑶瑶总可以了吧,你出多少钱,我丞相府给你双倍,只要你还瑶瑶的自由身!”顾灵吟依旧不死心,拦在他的

    面前不让他走,却忘记了,他是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