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左丞相之女
    顾呈一脸严肃的吩咐道:“去,把小姐喊到大厅来。”

    “是,老爷,老奴这就去。”管家恭敬的答道,便匆匆的去找顾灵吟了。

    “小姐,老爷请你去你一趟正厅”

    正在刺绣的顾灵吟,虽然不知道为何前去,却还是放下针线前去了。

    “爹爹安好。”顾灵吟甜甜的喊了一声,冲着顾呈撒娇。

    “吟儿,不得无礼。”顾呈的脸色立刻就跟着严肃起来,板着一张脸道:“看着爹爹做什么,别在这傻站着了,还不前去拜见太子

    殿下和风公子?”

    这两个可都是云安国叱咤风云的人物,一个都得罪不起啊。

    顾灵吟这才知道今天有客人过来,立刻行了一个跪拜礼:“殿下,风公子好,小女顾灵吟这厢有礼了。”

    看到风玉尘的时候,顾灵吟的眼神有一些怪异。

    “赶快起来,别跪着上伤了身子。”未等云今涟说话,风玉尘赶紧扶着顾灵吟起身,可舍不得顾灵吟受到半点委屈,连忙让她起

    身。

    “喂,你又怎么来了?”顾灵吟诧异的看了一眼,瞬间觉得很扫兴。

    很显然他们是认识的。

    的确,他们认识,而且认识了多年,顾家老爷跟风家老爷好友,两家是世交,他们作为子女的确经常有所往来。

    风玉尘倒是经常喜欢没事来丞相府闲逛,顾灵吟可是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怎么说又啊,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风玉尘一脸无辜,很是委屈。

    又是这副表情!每一次自己想骂他的时候,他都会拿着这样一副求虐的表情看着她,让自己无可奈何!

    “我看是惊吓才对!要不是今天太子殿下在,我打到你连亲爹都不认识你。”当然这句话顾灵吟是极为小声在风玉尘的旁边说的

    。

    在熟悉的人面前,顾灵吟便是一副没大没小的模样,她才不想管那些繁琐的规矩呢,实在是太麻烦了

    顾灵吟的特别,完全吸引了风玉尘的视线,他的眼中露出了欣赏。

    云今涟淡淡的撇过顾呈一眼:“丞相,你且退下吧,我跟顾小姐有要事相商,你不必在这。”

    太子真的看上自己的女儿,所以想要有一个二人世界?这让顾呈不禁想入非非,觉得二人很有戏。

    若是自己女儿成为了太子妃,升职加薪岂不是迟早的事?

    这么想着,顾呈乐呵呵的退下了:“是,老臣不打扰二位,老臣告退。”

    “不知太子殿下找吟儿何事?”

    顾灵吟的视线朝着云今涟望去,突然,她猛的注意到了他身边的景姒瑶。

    方才她还是冷淡的脸,见到景姒瑶立刻就激动起来,前去拥抱了景姒瑶,一脸惊喜道:“瑶瑶,你怎么在这?”

    “我跟随太子一起来的。”她笑了笑,她也没有想到云今涟要去的地方竟然是顾灵吟的家,她楞了一会儿,这是缘分吗?

    “自从那日分别后,我可是找了你好久呢,都找不到关于你的半点消息。”顾灵吟委屈的嘟了嘟嘴,好不委屈。

    “你怎么会跟太子待在一处?”

    “我是他的婢女。”

    景姒瑶如实回答,顾灵吟一点也没有因为他是婢女就排斥自己,反而还很欣赏她的诚实。

    顾灵吟的眼中有些许的难过:“你都不来看我。”

    “好啦,是我的错。”

    两个人在叙旧,忘记了戏外的两个人。

    她们认识?云今涟的目光注意着景姒瑶,能结识丞相之女,身份必然不简单!

    他越来越想要解开她身上的谜团。

    “咳咳。”云今涟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她们的话。

    这可是太子殿下啊,刚刚她们竟然忽略了太子殿下!顾灵吟立刻惶恐起来,不安道:“请殿下恕罪,是吟儿失礼了。”

    风玉尘颇为自豪的自夸起来:“有我在,他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放心吧。”

    “无碍。”云今涟淡淡道:“你可曾养过一只狐狸?”

    “吟儿的确养过。”

    “养了多长时间?”

    “不过几天罢了,后来她就自己跑了,虽说是几天却格外的想念那只小狐狸呢”

    “你可知道关于小狐狸的消息?”

    “不曾知晓,此狐乃是吟儿在路边捡到的。”

    二人一问一答,顾灵吟很恭敬,如实的回答了云今涟的所有问题。

    她猛然注意,云今涟来丞相府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听小狐狸的事情!

    她诧异的问道:“能容吟儿预逾越的问一句吗?殿下跟这狐狸是什么关系?”

    “这是我的事情,你无须多管。”没有了小狐狸的消息,云今涟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态度。

    见到云今涟如此冷淡,顾灵吟只好乖乖的闭嘴。

    如今连唯一的线索也断了,难道他跟小狐狸真的是有缘无分?他总觉得,小狐狸能够治愈好他的梦境,她跟梦中的女子之间定

    有奇妙的关系。

    他定然不会放弃寻找小狐狸的消息。

    “既然如此,我走了,告辞。”云今涟再无兴趣继续待在这里,缓缓的起身。

    风玉尘也可一点都不想要走,拉着云今涟坐下:“今涟,别那么急着走嘛……多待一会,留在这里吃个晚饭。”

    他拼命的给云今涟使眼色,如若云今涟走了,他也没有什么理由在这里待下去了,因为顾灵吟会想尽办法赶自己走。

    身为多年的兄弟,云今涟自然知道他对顾灵吟的一片真心,想起他调戏自己跟景姒瑶的事。

    云今涟笑了笑道:“不好意思,风公子,我很忙。”

    他一听,果然就急了,生怕云今涟会走,急忙拉着他,脸上迫切的着急道:“对对你贵人事忙,算我求你了,帮我一个忙,我欠

    你一个人情成吗?”

    “行啊,也可以,你那最宝贵的玉扇可就是我的了。”云今涟指了指他手中的玉扇。

    靠,这可是他最宝贝的玉扇啊,乘人之危,云今涟这个小人!风玉尘一听不爽了,暗自叫骂一声,却不敢骂出声音来。

    罢了,为了追妻,忍痛割爱,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