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签下卖身契
    景姒瑶怪里怪气的嘲讽道:“堂堂的太子竟然如此小气,我算是见识了。”

    “彼此彼此。”云今涟倒是一点也不介意景姒瑶的讽刺。

    景姒瑶干脆懒得跟云今涟挣扎了,理直气壮的坐了下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自己看着办吧。”

    在场的婢女们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景姒瑶,天啊,敢用这样的语气根太子说话,是嫌弃活的命太长了吗!

    他怪异的看了她一眼,若是平常女子,只会赶紧求饶,此女倒是颇有不同,一点都不畏惧他。

    如今不畏惧他的女子已经不多见了,若是这么放她走了,实在是可惜。云今涟勾起了别样的心思。

    云今涟的眼中带着玩味的笑意:“你若是没钱的话,倒是还有另外一种方法 。”

    他的话给了景姒瑶希望,她的眼中立刻亮了起来,兴奋道:“什么办法?”

    “来人。”他冷声令下,立刻有人送来了一份东西,上面是一单数据。

    景姒瑶看了一眼,这是什么字啊,歪歪扭扭的,一个字也看不懂!

    云今涟知晓他看不懂,解释道:“这是太子府的卖身契约,一千两你一辈子也还不起,就在这里当几年的丫鬟来抵债吧。”

    “你!”景姒瑶气急败坏,气的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招惹上了这个大魔头?这还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温柔的云今涟吗?识人不清啊!

    “另外,忘了告诉你,你若是敢逃跑的话,吾必定让你在这云安国混不去。”他的话一点也没有开玩笑之意。

    她怨愤的鄙夷了云今涟一眼,悲哀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转眼一想,反正自己迟早是要回到现代的,签下又何方?

    她第一次拿毛笔,不会写字,景姒瑶写下名字,歪歪扭扭的,连她自己都看不懂,更别说云今涟了。

    “这是何字?为何如此怪异?”

    云安国用的不是汉字,而是云安国特有的古文。

    他阅字无数,见过众多国家的文字,却从未见过这等怪异的文字,这女子到底是何来历?

    景姒瑶懒得解释了,“这些不重要,你知道我叫景姒瑶便好。”

    景姒瑶,这个名字为何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他猛然一阵抽痛,这种痛楚,好久没有过了。

    云今涟收回自己怪异的目光,目光冷的不容置疑:“签下这份卖身契,从此你便是吾太子府的仆人,若是敢背叛吾,犹如此盆。

    ”

    他伸出手来,将花盆打碎,隔空取物。

    ‘砰’的一声,花盆掉落在地上,摔裂成碎片。

    这种在小说里面才能见到的场景,景姒瑶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版的隔空取物,忍不住震惊。

    好冷的气场!

    他气话一出,所有的仆人立刻跪了下来,唯独景姒瑶没有跪,她一向不喜欢这些跪跪拜拜的。

    他缓缓走到她的身边,淡淡道:“记住我的话。”

    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怪异的感情,没有多想,离开了景姒瑶的视线。

    “主子,您既然知晓这个景姒瑶是贼人,那你为何不干脆直接杀了她!”于骁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懂主动的心思。

    “你不过是一界粗人,你懂什么。”云今涟冷漠的撇了他一眼,冷淡道:“此女子的身上处处带着谜团,对付敌人最好的办法,便

    是将她留在身边。”

    于骁立刻鞠了一躬:“是,主子技高一筹,是属下愚昧了。”

    “笨小白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可曾有线索?”他的双眸微微变冷,出现了一丝血渍,好像要杀人一般。

    小狐狸,于他而言,已经成为必不可失的一部分。

    于骁低下了头,恭敬道:“回主子的话,没找到,风公子那边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继续找,找不到就不要放弃。”冷若冰霜的几个字,冷到令人发指。

    “是,属下这就前去找。”

    云今涟走后,景姒瑶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没有了底气。

    正在景姒瑶晃神之际,一名陌生女子突然前来搭话,笑道:“瑶瑶,我太佩服你了,敢那样跟太子说话。”

    她向景姒瑶投了一个佩服的眼神,打从心眼里欣赏她,亲切的介绍了自己:“我叫晴桑,自幼就被送往太子府,来到太子府已经

    九年了,很高兴认识你。”

    景姒瑶愣了愣,却还是有礼貌的喊了一声:“晴姐姐。”

    “刚才能忤逆太子的时候我这一颗心都跟着吓死了呢,结果竟然没事,下一次可别忤逆太子了。”此刻晴桑现在还有一些后怕。

    景姒瑶看了一眼晴桑,她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子,心眼并不坏,倒是可以交朋友的。

    她友好一笑:“嗯,我知道了。”

    莲儿因为上次的事情就此记恨上了景姒瑶,一直看她不顺眼,一抓住机会,就不会放过。

    “某些人呀,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忤逆太子,迟早有一天太子会把你赶出太子府的!”莲儿的声音幸灾乐祸,颇有一些落井下

    石之感。

    景姒瑶有一些无语,她本来就不想留在太子府好不好!若是云今涟把她赶出太子府,她还求之不得呢。

    可是莲儿很介意,她路过她的身边的时候,还故意的装了景姒瑶的手。

    “站住!”景姒瑶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叫住了莲儿。

    莲儿的声音很不喜,不悦道:“哟,怎么了,生气了?”

    “道歉。”景姒瑶的目光带着冷意,周围整个空气都跟着冰冻了。

    她要告诉他们, 她景姒瑶,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她的话音一出,众人纷纷哆嗦了一下 ,好冷!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冷意袭来。

    “你!景姒瑶!”莲儿气急败坏怒着喊了她的名字,扬起手来就要打景姒瑶一巴掌,管事的婢女捏了莲儿一把,示意莲儿莫要闹

    事。

    莲儿眼中带着不甘,眼中带着不屑之意:“对不起,我错了,行了吧!哼,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要不是管事的在这里,她早就打景姒瑶一巴掌了!怨愤的离开,临走前,还怒瞪了景姒瑶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