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找工作
    景姒瑶趁着云今涟不注意,已经从他手中逃离,不过是一会儿,就已经让云今涟追不上她了。

    幸好她跑得快,不然她肯定就被秒成渣了!是自己太唐突了,就这么告诉云今涟,怕是没有人会相信自己。

    计划失败,让景姒瑶有一些苦恼。

    正冥思苦想着,忽然,发现自己实在是饿的慌。

    她忽的想起自己在魔界赢得了许多银两,不管怎么样,先填饱自己再说!

    景姒瑶特地选了一家离太子府比较远的饭馆,避免被发现,她很警惕性的看了一眼,这下应该不会被抓到了吧?

    她进去饭馆,小二见她穿着不匪,相貌堂堂,衣服名贵,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当即就对她点头哈腰:“客官,这是本店

    的菜单,您看一下,您要什么,至于好不好吃的问题您大可放心,本店的菜色绝对好吃。”

    看了一下菜单,发现这里的菜名自己全都看不懂。

    什么翡翠绿流苏,酥惜糕,偏偏这些菜复杂难懂就算了,这些菜还没有图片!这古代取的饭名字是这么诗意的么?

    反正看了耶看不懂,景姒瑶干脆不看了,将菜单扔到一边,不耐烦道:“小二,将这里的招牌菜各给我上一遍。”

    她随便挑了几道看的顺眼的名字,便不管他了。

    “得嘞。”小二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很快,几道菜便上齐全了。

    名字看着富有诗意,这样子也是不赖的,味道还算是不错。

    待到景姒瑶酒足饭饱之后,大呼一声:“小二付账。”

    她负了一锭一两银子给小二,她心想,不过是家常菜而已,一两银子应该够了吧?

    她交完钱刚想走,小二却拦住了她,笑嘻嘻道:“姑娘,不够,还差一百两。”

    景姒瑶一听完全要炸了的节奏,忍不住向小二吐槽:“我这不过就点了三道菜而已,就要一百两,你坑谁呢?”

    “实在不好意思姑娘,本店的菜是专门招待贵客的菜,所以……”

    奸商,绝对是奸商!景姒瑶欲哭无泪,这是欺负她不懂行是不是?她再看看周围,周围的人非富即贵。

    她忽的灵机一动,她存在着侥幸逃过的心理,笑道:“小二,本人第一次来你的店,能不能打折?下一次还来你这怎么样?”

    “不好意思客官,本店概不打折,废话不多说,给钱,少一分钱都别想走”小二立刻换了一副脸色,变狠了起来,认钱不认人,

    拉着景姒瑶的手不让她走,生怕她赖账。

    这古代坑就算了,还不给人讲价,这叫她怎么活?

    无奈,她从中掏出银票递给小二,小二立刻抢夺她手中的银票,立刻又变成了恭敬的模样:“慢走啊客官,欢迎再来,本店随时

    欢迎。”

    景姒瑶头也不会就走了,见了贵了,不过是吃了顿饭,足足花了他一百两银子,气死她了,这家黑心的店,她是不会再来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的口袋差不多快要空了。

    她的确是在魔界赢了不少,只是走的匆忙,才发现自己的银两没有带够,她发现的时候,已经离开魔界了。

    于是便只带了一点路上所需的银两,剩下的银两全都存放在魔界了。

    她怎么不多带点出来!景姒瑶后悔不已,如今吃了个饭就花了一百两,已经所剩无几了。

    眼见着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景姒瑶管不了那么多,必须要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来。

    如今找不到回去之法,又没有任何的收入,这古代看来自己得待一阵子了,身上的银两也不知道能够支撑多久,必须省一点花

    才行。

    有了前次的教训,她特地选了一间装修比较破烂的客栈,选了最便宜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因为是最差的厢房,全都是蚊子,她强忍着蚊子的叮咬入睡。

    第二天,她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被吓到了,脸上全都是蚊子咬的包,眼睛都钟了,这叫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紫木……”她悲催的摇晃了紫木的脑袋求助紫木,可是紫木睡得跟死猪一样,自那日紫木睡着之后,如今,怎么叫都叫不醒。

    神兽应该怎么叫醒?景姒瑶尝试了多种方法,都无法将紫木叫醒。

    景姒瑶意识到求助紫木无望了,如今自己这副扮相,怕是会吓到小孩子,便用面纱将自己的脸遮住。

    这客栈看来是不能再住下去了。景姒瑶立刻收拾东西走人。

    景姒瑶想了想,她必须得找份工作谋生才行。她去了一处饭馆,店小二立刻前来:“姑娘你是想吃饭还是住店?”

    “我是来找工作的,我吃苦耐劳,什么工作都可以,工工资什么的倒无所谓,只要你让我有一个住处便行。”

    店小二一听诧异的打量了她一眼,看她身子如此的瘦弱,又看到她是女子模样,脸色立刻就变了变,什么也没有问,不耐烦的

    催促道:“不吃饭就给我滚,这里的工作不是你们女人家能做的,什么女人啊,连工作敢做。”

    “我是真的很有诚意,我不挑的”

    景姒瑶不甘心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拒绝了,她带着自己的诚意前来,店小二却什么也不顾,拿起扫把就将她赶到门外。

    她并没有因此放弃,又去找了一家珠宝店,老板一听到自己是来找工作的,脸色就变了,又被赶了出去。

    接下来,景姒瑶找了无数的工作,可是都不尽人意,连试用期都没有,就直接都被赶出去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遮住面纱的缘故?

    她觉得诧异,便拉了街上一个陌生女子询问:“姑娘,你们这里要怎么才能找到工作?”

    那姑娘一听,脸色就变了,用怪异的脸色打量着景姒瑶,阴阳怪气道:“你身为女子,不再家绣花,出来抛头露面做什么,真是

    忒不要脸。”

    她不过是问个问题罢了,被那姑娘骂了一通,问题也没有回答就离开了。

    实在是太过于莫名其妙吧!

    她这才知晓,云安国的女子是不能够出来工作的,养家是男子的事,若是家里没有男丁,女子只能在家刺绣贴补家用,或者是

    给大户人家当婢女,不可抛头露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