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不同的梦
    “哎呀你不会懂的啦,本姑娘叫你玩如何打牌,用纸做的质量不好,你可得给我轻一点,别给我本姑娘弄坏了。”

    景姒瑶自豪起来,这可是身为现代人的福利 ,不用白不用。

    她细心的教了钟离魅扑克牌的玩法,耐心的跟钟离魅讲了各种游戏玩法。

    而钟离魅的心思却完全不在扑克牌身上。

    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景姒瑶,眼神有着些许的怪异。

    这种东西,连他都闻所未闻,她又如何会知晓?

    不管是动作,还是神情,都跟上一世的她不一样了,就好像,只是身体是这副身体,却又说是两个灵魂的存在。

    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冥想,会不会此刻的景姒瑶,已经不是前世的她了?

    同一副身体,却是另外一个人她?

    此刻,他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沉重。

    若是没有了前世的那些记忆,今生的景姒瑶岂不是是他的!

    前生他没有得到景姒瑶,让她爱上了别人,今世,他定不会让她爱上云今涟,无论付出何代价,他都要得到她!

    景姒瑶给钟离魅讲解讲的实在是太嗨了,太过于自豪,一时间忘乎所以,并不知道他一直在注意着自己。

    “如此听懂了吧?来,我跟你玩一盘,看你的水平如何。”

    他摇摇头,如实的回答,一脸无辜的答道:“不懂。”

    景姒瑶一听,无法淡定了 什么 ,她刚刚讲的如此详细,他竟然不懂?得,她刚才讲的这些都白讲了是吧?

    一代魔君竟是这般愚昧的么?

    也是,千年后的东西,他一个千年前的人又怎么会懂?

    这么想着,景姒瑶就没有责怪他的心思了,也懒得跟他解释了,悠悠道:“唉,不说了,你这种榆木脑袋的智商是无法理解未来的玩意的。”

    “来来来,孤,再玩一局。”

    景姒瑶还没有玩够,招呼孤再来玩。

    “不了不了 ,夫人,已经三百回合了,够了。”孤连声拒绝,此刻他简直要欲哭无泪了。

    他连输了三百局,现在,他已经输怕了。

    如今,他简直要倾家荡产了,每局都输,再输下去他只能吃土了!

    他好歹是魔君的贴身侍卫啊,要不要这么没面子啊?

    都是赌瘾惹的祸!

    “啊,可是本姑娘还没有玩够呢,正是过瘾的时候,可真是没劲。”景姒瑶失望的喊了一声,话语之间有一些失落之感。

    见到她一脸失落之色,钟离魅于心不忍,淡淡道:“孤,陪她玩,直到她玩到尽兴为止,这些钱本君来出。”

    “啊魔君,不是吧?”孤楞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明知道会输,还要玩?

    魔君没有发烧吧?家里有矿也不能够这么败家啊!当然这句话孤不敢说出口。

    看向魔君的脸色,不允许自己拒绝,只好默默的陪景姒瑶玩。

    景姒瑶一听兴奋起来,不把他们的钱全部输光,岂不是太对不起她发明的扑克牌了?不知不觉,她在这里创造了历史啊!

    “来来来,本姑奶奶让着你点。”景姒瑶越玩越带劲,完全忘了说要让他们的事情了。

    看着她玩的如此起劲,钟离魅的脸色也跟着好了些许。

    她突然停下了动作,脸色有一点怪异,“钟离魅,你说,我要是把你输破产了怎么办?”

    钟离魅轻笑:“放心吧,本君的银两,是不会让你输破产的,就怕你没有这个耐心。”

    虽说他不屑于钱财这些身外之物,但是那些小魔的修行不够,需要这些俗物。

    这几千年来 , 他们四处搜刮钱财,这银两已经是数也数不清了。

    无论如何,也没有输光的可能。

    景姒瑶这才放心的玩起来。

    ……

    太子府

    入夜,夜渐渐的微凉。

    睡梦之中

    一红衣女子出现在他的眼前,海边,海风吹打在女子的脸上,女子迎着海风,飘逸的长发,优雅动人。

    云今涟意识到,自己又在梦中。

    “你是谁,为何日日夜夜都要来纠缠于我?到底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

    他颇有一些恼怒之意,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她云烟消散。

    迷雾之中,响起她魅惑的声音:“阿涟,我不会让你忘了我的。”

    随着声音的消散,他猛然惊醒过来。

    他心里一惊,今天的梦,颇有一些不同。

    这是这女子纠缠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自己说话。

    是因为那个小狐狸的缘故吗?

    此女子很明显是认识他之人。他定要找到这个装神弄鬼之人!

    小狐狸,已是离开多日了,你到底身在何处?他的一颗心始终无法安定。

    如若再寻不到她 ,看来自己得亲自出去寻找了,他要找到小狐狸, 解开这个谜团。

    与此同时 魔界

    已是第五日,这几日景姒瑶是数着日子过得。

    景姒瑶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已经不存在失眠现象了。

    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分外的舒适,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睡睡懒觉。

    这感觉真好,这是她梦想之中的米虫生活啊,想不到有一天还会实现这样的生活。

    不知不觉,已是第六日了,明天,便是自己恢复人身的日子,景姒瑶心里有一些小小的激动。

    这一天她心情大好,遇到钟离魅,主动的跟他打气了招呼。

    “早啊。唉嘿嘿。”她笑的很开心。

    她的语气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钟离魅,明天我就要离开了,这些日子,谢谢你的款待哈。”

    闻言钟离魅颇有一些不满,她笑的如此开心,仅仅只是因为想着明天就可以离开自己了吗?

    他对她如此的好,她就没有半点眷恋之感?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一点都不想留在他的身边?

    得知他要离开,他的胸口突然空了一块,心里突然有些不甘,吐出血来。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景姒瑶的声音担忧起来。

    相处这么多天的这些日子,景姒瑶发现钟离魅的本性其实不坏,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真正能够让他打开心房的那个人。4w34yuoxx93o1qahrdmwxtoqomdsv/ts2vfrzfnp31egaexnayqez7ujdkbaduue

    这些日子,有欢声笑语,她是真心将钟离魅的当作是朋友,脸色也迫切的担忧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