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魔君的阴谋
    他走后,景姒瑶叹息了一口气,她抬头望天,悲愤欲绝的问老天爷,天啊,她怎么招惹上了这么一个恶魔?

    她若是回不去,想在这古代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这么难么?

    她一下子没有注意,楞了神,突然,一坨不知道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她的脸上。

    脸上的东西黏黏的,还发出一阵阵的恶臭,她看了一眼才知道,这是鸟屎!

    她一瞬间感觉到了恶心感,她不由得想骂人了,靠,她景姒瑶变成了狐狸,连鸟都欺负到她头上了!

    如果不是钟离魅,她又怎会在这里恰巧被鸟看中,遇到这男人准没好事!

    至此,景姒瑶下定了一个结论,以后若是没事,定要离这男人远一点,否则说不定会引火**。

    云今涟这时恰巧从皇宫回来,本想抱她,她身上的恶臭味实在是让人恶心。

    他一脸的嫌弃,不愿意靠近他,眉头皱起,脸色都黑了,“我不在府中,你做了什么,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她也想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啊!一只鸟都来欺负她!

    虎落平阳被犬欺,她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幽怨的瞪着刚才飞过的鸟,她记住了那鸟的模样,那鸟很特别,羽毛是灰白色,说不清是什么品种,这世界极少有这种鸟。

    丑不拉几的,还随处大小便,云安国的鸟怎么如此没有素质!

    灰鸟很是得意的拍拍翅膀走了,很有成就感。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只鸟飞走,悲愤交加。

    等姑奶奶变成人形,再遇到这只鸟,第一件事,就把这只可恶的臭鸟炖肉吃!

    她低头撒娇,做出可怜状。

    这一次连撒娇也没有用了,云今涟有极其严重的洁癖,忍受不了景姒瑶身上的味道。

    他轻声咒骂,“速去洗澡,记住,一定要多洗几遍,洗不干净不要来见我。”

    他这一次没有再继续纵容她,平日她纵使再闹,他都可以忍,只是这一次,她身上的恶臭让他忍无可忍。

    她见撒娇无效,无奈,景姒瑶只好去洗澡了。

    她洗了好久,反反复复搓了好几遍那个地方,几乎快要把身体的毛给洗掉了,这才把身上的臭味给洗掉。

    反复确认没有味道之后,才敢出来。

    他颇为的不喜,不悦道:“下次不可把自己弄的那么脏,知道没有?”

    景姒瑶点了点头。

    他的洁癖如此的严重,不会是处女座的吧?

    这个星座实在是让人有强迫症。

    魔洞

    周围黑漆漆的,看不见一丁半点的影子,一片黑雾大片的肆意弥漫了整个洞岩 ,被火海所包围着。

    这里的火,并不是常见的红色,是绿色的,它是幽幽的森林之火,是魔界用来增加功效之用。

    如若普通人掉下去,必定会全身溃烂致死。

    钟离魅一袭黑衣,坐在宝座之上,居高临下的一眼扫过众人,冷呵一声:“本君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他与生俱来的威严,所有人都恭敬到了极致。

    魔界里的每一个人,除了钟离魅有着一张人类的脸,他们长得都颇为吓人,每一个魔的脸上,都有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刀痕。

    只是,修为较低他们没有五官,他们的脸,是黑色的,一张漆黑的脸,什么都没有,颇为吓人。

    “启禀魔君,属下已经混入人类世界当中,在他们的水下了一种我们魔界特制的药粉,只要适当我们一声令下,他们便会为我们所用。”

    “恭贺魔君,即将成就大业,一统天下!”

    这里有数万只魔,场面震撼不已。

    众魔齐声高呵,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他们是魔,生来就是魔。

    魔君赋予了他们尊贵的生命,他们是人类的怨念,贪婪,**,行之而成。

    众魔们无一人敢生异心。

    生异心者,灰飞烟灭,从此消失在天地之间。

    “很好,你们做得好,本君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钟离魅勾起笑容,笑声回荡着整个岩洞,诡异至极。

    他那摄人心魄的眼瞳 ,随时都可以让人痛不欲生。

    愚蠢的人类,这天下,迟早是他的!

    钟离魅已经不满足于只当一个小小的魔君,他要一统三界!现在,不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皇宫

    云景卿实在疲乏的很,无心情批阅这些琐碎的小事。

    他的整个人都不安,时时刻刻担忧云今涟有一天会夺走他的皇位,这个皇位,做的实在是太不安稳。

    他忽的想到一个故人,老朋友,已有多年未见了,该去看看了。

    “摆驾冷宫。”

    他一声令下,无一人敢违抗。

    冷宫实在是晦气,他本不愿踏进冷宫,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么多年,她有没有一点服从。

    冷宫多年已经未曾变过,这里清冷孤寂,无一人可以待下去,轻则疯,重则自杀。

    “皇上驾到——”

    玉芙蓉此刻正在诵经礼佛,听到李公公一声叫喊,心里莫名觉得奇怪,

    他已有多年未踏进这冷宫,如今他怎会来?她心里猜想,怕是因为云今涟之事吧。

    她清冷到没有半点动容,淡淡道:“皇上乃九五之尊,这冷宫晦气,还请皇上前往别处。”

    她一句话,已经下了逐客令,面对云景卿,她已然心死,不想有任何人打破他平静的生活。

    云景卿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眼,她芳邻已快四十高龄,却依旧是容颜未老,还是当初少女的模样。

    啧啧啧,那娇小的脸蛋,清秀的模样,如果不是太像那个贱女人,他又怎会舍得将如此的可人儿打入冷宫?

    “朕乃天子,天下之大,有何处是朕来不得的?”

    他在告诉他,他是天子,天下是他的,她这个人,亦是他的!

    “蓉儿不是这个意思,此处清冷,这里的气息,怕是会令皇上觉得晦气。”

    玉芙蓉丝毫没有因为见到皇上而有一点激动的神情,面对九五之尊,亦没有一点畏惧的神色。4w34yuoxx90/mhudzjnrz19yj8aewoq6++zrs19yelb1ckyt0zgk7h4qp0nywl

    既来之则安之,她玉芙蓉已然认命,又何来的畏惧?万千浮华,已经没有半点值得眷恋的东西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