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野外过夜
    景姒瑶一想,一时半会儿的难以解释清楚,这么想着,便懒得解释了。

    这女子实在古怪的很,时不时的就会冒出犀利古怪的词语。

    他纳闷至极,井?他的脸,又不是圆的,又怎会像一口井呢?

    有趣,这女子机灵可爱,他喜欢的很,墨流书发现自己对眼前的这只小狐狸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想不到这个来自千年后的女子,竟然如此的不同 ,稀奇古怪,又不让人反感。

    他想着想着,突然惊叫一声,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遭了,忘记正事了,我不能继续待在这了!”

    他是来追踪魔君的气息的,怎么光顾聊天就把这个正事给忘记了!

    如果稍有不慎,魔君就会危害人家,他怎如此糊涂!

    “哎,等等,你走了我怎么办呀?”景姒瑶拉住他,不让他走。

    “ 小狐狸,你若是不想修仙,待回头我问问师父,师父他老人家德高望重,定有办法,在下先行告辞。”

    墨流书匆匆忙忙的,来不及解释太多,她不过是一晃神的功夫 ,他便消失不见了,她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唉。”她叹息一声,也没指望墨流书能帮自己变回人形,对于墨流书这榆木脑袋,不可多抱希望。

    她已然想明白,就算一辈子是狐狸身有如何?

    如若这样能够一辈子守护在他的身边,倒是也值得。她突然有了想要一辈子待在这里的想法,舍不得离开。

    她看了一眼他平静安稳的睡颜,是那么的迷人,她的眼睛舍不得挪开,她明白,她是深深的沦陷进去了。

    他带她如此的温柔,不过是短短数日的时间,她的整颗心,都已经被他占据了。

    “臭云今涟,竟然把我的心给偷走了,也不晓得给我换回来。”景姒瑶喃喃自语着,此刻,除了墨流书也没有人能够听懂她说话了。

    她看了一眼,不是说一个时辰便可以醒过来吗?怎么两个时辰了还是没有醒来?墨流书那个王八蛋又在骗她!

    她一直在等云今涟醒过来,无趣的很,用自己的爪子摸了摸他的脸 ,她轻轻的触碰,不敢用力摸,生怕自己的爪子会弄伤了他。

    她记住了他的每一个轮廓,都是如此的特别。

    她突然,好像亲一口他如今已然昏迷,她就这么亲一下下,没有关系吧?

    有了这个想法,景姒瑶便控制不住自己,她俯身,用自己小巧的嘴巴贴近他的唇。

    软软的,糯懦的,甜甜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

    云今涟昏迷之中隐隐约约的感觉一股触碰,猛的让他从噩梦的深处惊醒,一睁眼便看到小狐狸在亲吻自己。

    他这是被一只狐狸给吻了?他第一次亲吻 ,竟然给了一只狐狸?只是为何他一点都没有抵触之感?诡异,着实是诡异至极。

    他楞大了眼睛。

    景姒瑶看见她睁眼,立刻惊慌了,别过脸去,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她一味的装死,不吭声。

    “笨小白,胆子大了,竟然敢趁着吾不注意之时,占吾的便宜?嗯,是吾平日里太纵容你了?”他勾起邪魅的一个笑容,有意调侃她。

    她羞愧至极 ,不敢看他,她刚刚竟然调戏了他!景姒瑶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丢脸死了!

    她等了许久,他终于醒过来,此刻,景姒瑶心里泛起小激动。

    他的脸色深沉起来,他方才,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的耻辱,他会慢慢的向那群人讨回来。

    他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好可怕,脸色黑的吓人,让人毛骨悚然。

    景姒瑶被吓了一跳。

    她不禁有一点儿伤感之意, 眼前这个他喜欢的男人,或许,她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抱歉,方才失态了,吓到你了吧?”云今涟又恢复了温柔,揉一揉她的狐狸皮毛。

    她摇摇头。

    既然她喜欢他,就应该接受他的一切。

    云今涟看了一眼,天色已晚,这里离太子府很远,马车也被毁掉了……

    “看来,今晚我们回不去了,要在这里过夜了。”

    在这?

    景姒瑶看了一眼,这里荒郊野岭的,什么都没有,她忽然想起刚才遇到了狼群的事儿。

    她会不会再次遇到狼群,不会被狼群给吃了吧?

    她想想都觉得害怕不已,不由得浑身一抖。

    云今涟看出她在害怕,轻声的安慰道:“别怕,乖,有我在,你安心入睡即可。”

    他的一句话,好像让她一下子有一种魔力一般,无法自拔。

    她慢慢的感觉到安心,没有再害怕了。

    她明白,有他在,他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

    她趴在他的怀中,害怕之意慢慢的退却,或许,这荒郊野岭的,孤男寡女也还是不错的。

    景姒瑶不禁想歪了。

    突然,寒风吹起,一阵凉意飕飕的凉遍了她的全身。

    感受到怀中的小狐狸动荡不安,云今涟轻声问:“你怎的这么不安,你是不是很冷?”

    “冷,好冷。”她点点头,她真的很冷。

    她经不住冷的瑟瑟发抖。

    她蜷缩着自己的身子给自己取暖,可是还是一点暖意也没有,冷遍了全身,冷到全身麻木,无法动弹。

    “你且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来,不要乱跑。”

    云今涟放下她,独自一人前去,没有带她走。

    她冷的实则是走不动了,云今涟突然离开,这家伙不会抛弃她不管吧?

    这实在是很有可能,毕竟这男人的性子阴晴不定的,她实在无法看穿他……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云今涟便捡了一些柴火回来 ,把柴火放到一堆,生火取暖。

    他还特地将他的外套给她当被子,柔声道:“这样盖着全身,就不冷了。”

    她微微一愣,他的手法十分熟练,具有野外生存的能力。

    她的心里,开始动乱不安 ,他的外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这种香味,幽幽的,不让人反感,很舒心,这是他特有的味道。4w34yuoxx92m87yk8ddsfgs5dfqmjnutyif27emdshp5xhbxnazubw0txlwrgm

    她暗中记住了这个味道,她心想,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