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跌落废水井
    陶俊的突然出现是韭叶万万没有想到的,更没有想到的是陶俊在跟踪自己,这让韭叶感到不寒而栗。

    当晚,肖锋是怎么回去的,韭叶也没顾上管,陶俊要送自己回去,被韭叶冷冷地拒绝了。韭叶开始明显意识到,跟陶俊的相识是个错误,对陶俊的那点恻隐之心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而肖锋借着酒力把藏在内心的秘密说了出来,让韭叶感到五味杂陈。好不容易把纪宇差不多焐热了,肖锋又被唤醒了。这能算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吗?那能说与前夫算是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吗?肖锋能算是对的人吗?前夫能算是错的人吗?纪宇会被证明是那个对的人吗?那个真的对的人现在又在哪儿呢?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又怎样呢?

    肖锋后来也没有跟自己联系,韭叶有点担心,不知道当晚被陶俊推到地上摔伤没有,后来打车回去是不是顺利。

    韭叶想跟肖锋联系,又有些顾虑,肖锋喝酒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肖锋酒醒后还记不记得,如果还记得,那怎么面对呢?如果不记得,那他究竟……韭叶觉得脑子有点乱。

    两天没有消息,韭叶还是担心当晚肖锋会有什么意外,忍不住便给肖锋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面嘟嘟哝哝的,不知道说的啥,一点也听不清。韭叶发了微信,也不见回,这让韭叶更加怀疑肖锋出事了。可是韭叶并不知道肖锋住在什么地方,离婚后住在哪儿就更不知道了。

    越是着急想知道,越是联系不上,韭叶变得更焦躁。

    韭叶灵机一动,给ktv那边打电话。

    肖锋当晚果然出事了。

    酒后的肖锋不知道怎么晃进了拉着隔离线、竖着警示牌的施工区里面,稀里糊涂掉到正在清理的一口废水井里了,头上脸上嘴上摔伤了好几处,脸都肿的变了形,眼睛成了一条线,嘴唇像个半熟的桃子。右手中指骨折了,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撕开一个口子。好在腿脚只有淤青没有骨头损伤。

    韭叶走近病房时,肖锋一个人在床上半坐半躺,看见韭叶进来,肖锋连忙起身下地,嘴里嘟哝什么,韭叶也没听清,无非就是打招呼的话吧。

    对话不可能,韭叶只有怔怔地看着肖锋,肖锋是脸朝向韭叶,眼睛看没看着韭叶只有肖锋自己知道。

    韭叶有点心疼。肖锋刚离婚,一个人这样躺在医院里,虽说要不了几天就差不多了,可没个人照顾,应该是很不方便的。他前妻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带着孩子来看看,或者照顾一下。

    韭叶也有点自责。如果那天不去跟肖锋吃饭,不是就没这回事吗?如果阻止不让肖锋喝那么多酒,也不至于这样吧?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前面的假设就都是多余的了。

    韭叶也怨陶俊。没有他掺和,可能就顺利打车走了吧。不对,如果没有陶俊阻止了肖锋拥抱亲吻,两个喝了酒的单身,两个已经相识快20年互有好感的过来人会……

    韭叶觉得只有确定的结果能说明问题,再多的假设,都是账房先生罢工----不算数。

    韭叶连续往医院跑了几天,头两天肖锋张嘴困难,就熬点汤,后两天就做点菜送过去。肖锋方便说话的时候,不停地对韭叶说些感谢的话,说着眼圈有点红,没人清楚这是被韭叶的举动感动呢,还是想到那个一起走过来的人却没能在身边看他一眼的伤感。

    韭叶一直不好意思直视肖锋的眼睛。两人谁也没有提及突然冒出的那个陶俊。那个敏感话题直到肖锋出院去ktv上班,也没触及过。

    肖锋躺在医院的几天,有足够的时间去回想和思考。

    肖锋相信了韭叶的话,以为韭叶真的还是一个人单着,还没有合适的目标。那一刻,肖锋内心的兴奋和激动,甚至胜过自己的初恋表白得到认可时的感觉。

    肖锋想表白的时候,却首先遭遇到自己的心理障碍:凭什么你落魄了才想到人家,在人家最需要的时候,你在哪儿呢?

    终于说服了自己,敢于借酒吐露真情了,才发现韭叶并没有跟自己讲真话,她已经有了心中的目标。尽管肖锋将韭叶的对象张冠李戴了,但这不影响肖锋最后的决定:那就是不再向韭叶提及这件事情。

    怎么可以在需要你站出来的时候你畏缩,在不需要你的时候却出来搅合?

    决不能因为自己的掺和,捣碎一个磨难中挣扎过来的女人刚刚燃起的希望。

    肖锋这样告诫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