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请你去喝茶
    近日武林之中,风波大起,一场惊天剧变正在横扫武林。

    江南一座寺庙之中,一群武林中人汇聚于此,个个面上都带有惊惶之色,面前摆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尸体俱都被白布蒙住。

    “草上飞乃是江湖有名的江洋大盗,不知道洗劫了多少富贵人家,就连官府大员的宅子都被他洗劫过。”

    “他这名号乃是因他的轻功得名,全力施展之时真的如同能在草木上飞驰一般,轻功高深不在铁掌水上漂裘老前辈之下。”

    “但……”

    一个和尚面色肃然道:“他是在全力运用轻功逃命时,被一刀贯穿胸口。”

    “恐怖的是这一刀连他的衣衫都未曾割破,只刺穿他的心脏,其余地方毫发无伤。”

    众人听闻此言,想象那种场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等刀法着实闻所未闻,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刀?

    和尚又道:“鬼头七一身毒功比苗疆的毒蛊还要恐怖,传闻乃是他找到百年前星宿派的神木王鼎,凭借这个练成了一身诡异毒功。”

    “他在身上豢养毒虫,提炼毒素,可谓碰到就死沾到就伤,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惨死他的毒功之下,成了毒虫的饵食。”

    “但他也遇到了一刀。”

    和尚目中露出恐惧之色。

    “这一刀之下,鬼头七放出漫天毒虫,结果毒虫为了活命竟在刀光之下噬主。这一刀还未及体,鬼头七便被自己豢养的毒虫覆盖,当场一命呜呼。”

    和尚指着地上放着的尸体,一句一句地说着。

    “除此之外,这是梅花剑庄的剑公子,全力施展剑术时被一刀连人带剑一起斩断。”

    “这是一字电剑门的掌门,一手快剑闻名江湖,转瞬间能刺出十二剑,剑法之快如光似电。但他十二剑都还未出完,就给人劈了三十二刀,连神情都没变化就殒命了。”

    和尚每说一句,面上的恐惧就多上一分,众人的面色也便惨白一分。

    有人忍不住问道:“这些人不论正邪,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一个个都开宗立派,竟落到如此下场?”

    “杀他们的人究竟是谁?这背后又有何目的?”

    一时间,众人都开始了自己的猜测。

    有人说这些人当年定然都曾参与一桩阴谋之中,但没想到竟有人从他们的谋划中活了下来,现在是当年的仇人练成绝世武功找上门来了。

    也有人说定是邪道中有人练成魔刀,所以要拿这些成名高手来试刀。

    但这和尚只面色苍白如纸,站在原地,身子不住颤抖着。

    终于,他道了一句:“各位不必再猜了,我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这也是我为何请诸位过来的原因。”

    他道了一句:“这几位想必都收到了一件东西,那是一枚令牌。”

    “令牌的主人要他们做一件他们不能做的事情,所以在到达期限后,令牌主人便亲自动手,将他们杀了。”

    有被和尚请来的江湖人士问道:“这几具尸体上没瞧见有令牌啊,难道是被令牌主人收走了?”

    “那和尚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和尚身体颤了一下,面色惨白,缓缓伸手,从袖袍中掣出一枚玄铁令牌来,捏着令牌的手都在发抖。

    “因为和尚……也收到了一枚令牌。”

    “和尚武功低微,平日里行善积德,这四方百姓谁不称老衲是个好和尚?”

    “便是在江湖上,和尚一手医术也不知救了多少好汉的性命。和尚着实不知道我究竟犯了什么罪,竟也收到这样一枚令牌。”

    他向众人施了一礼,又取出一封书信。

    “这令牌主人限和尚数日内拆了这间百年古刹,遣散一寺僧众,否则便……”

    众人问道:“便如何?”

    和尚轻施一礼:“便要请和尚去他那里喝一碗凉茶了。”

    “我料到若被请去喝茶,怕是便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请你去喝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料到若被请去喝茶,怕是便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沙门中人本该看淡生死,但和尚一身臭皮囊却还能为百姓谋一点福祉,实在不甘心就这样往生极乐,这一间寺庙也是传承已久,更不敢就这样被人毁坏。”

    “所以不得已,连夜写信请各位好汉前来帮和尚一帮。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众人听说此言,面上都露出愤慨之色。

    有人大叫道:“这是什么道理!和尚你行善积德,那是菩萨心肠,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在座的弟兄们,哪个不是你给从鬼门关上救回来的?”

    “那个什么劳什子令牌主人想对和尚你动手?那得先过我们这一关!”

    众人纷纷应和道。

    “是啊!”

    “和尚莫要慌张,我们几十人在此,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动你一根汗毛!”

    “管他是人是鬼,练的是妖刀还是魔刀,要是敢来,就叫他有来无回!”

    有人问道:“和尚,那人给你的期限什么时候到?”

    和尚惨笑一声:“就在今日。”

    话音未落,厅堂中一片寂静。

    有人忽的叫道:“哎呀!外面怎的如此安静?!”

    “和尚你这寺庙建在山中,我来时还听到不少鸟兽啼叫,后面还有好多僧人在诵经,现在怎么一点声都没有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也是纷纷警觉了起来。

    “是啊,我竟听不到一点鸟兽叫声,连诵经声也没了!”

    和尚嘴角颤抖。

    “这时还是僧人做功课的时候,诵经声竟没了……”

    “这,这八成是……”

    话还没说完,大殿的大门无风自动,哐当一声打开,露出外面空荡荡的庭院来。

    众人吓了一跳。

    呛啷!

    大殿中数十位江湖人士当即拔出兵刃,面色警惕,有人对外面大叫道:“那个什么劳什子令牌主人,你少装神弄鬼!”

    “你以为我们会怕你?!”

    就这时,众人眼前一花,竟没发现是怎么回事,大殿门口竟如同鬼魅一般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身上有飞鱼纹饰,冰冷华贵,手中提着一柄样式奇异的长刀,刀在鞘中都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看着和尚手中的令牌,面无表情。

    “枯木和尚。”

    “你违规占据土地,未经官府许可就违规扩建寺庙。”

    “不跟官府报备就私自传教,聚拢信徒上百人,传播对国家有不利影响的言论,贿赂官员,洗脑地方民众,传播迷信思想,最终达到聚拢钱财获得地位的目的。”

    “如今你的事发了,我们责令你拆毁寺庙,限期到了你还未动手。”

    “还聚拢一批地痞无赖,看样子是要对抗国家力量,建立乡镇的黑色王国?”

    咔嚓,咔嚓,咔嚓。

    黑衣人手中的绣春刀缓缓拔出,雪白的刀光将大殿众人的面色映得苍白如纸。

    “既然如此,西厂已经备好了茶,跟我去喝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