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天刀镇越南(中)
    吴迪在越南的领地上一路走来,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这倒不是他使用了什么暴力,而是越南的边防部队现在根本就连个人影都看不到,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轻松穿越国境线。

    这就跟国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是在青藏高原刚刚结束一场大战的时候,我们的国境线仍然有哨卡守卫,想要闯入我们的国土就会迎头撞上我们全副武装的边防部队。

    而在越南,别说边防部队了,吴迪甚至连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影都看不到。

    他倒是能够在地上瞧见许多凌乱的爪印,偶尔还能在树木阴影处看到一些没有蒸发的绿色黏液,时不时的他还能够看到凌乱的履带痕迹和慌乱的脚印。

    很明显,之前青藏高原涌出的怪物,有一小部分也往越南这边涌了过来。

    越南这个总跟我们跳脚的国家,怕是军队直接被怪物给打崩溃了,地面的脚印中明显透露出一股慌不择路的感觉来。

    走不了多远,地上还出现了一些被丢弃的枪械,附近的村庄都已经被摧毁,让吴迪的面上露出不屑之色。

    这么一个军队连保卫人民都做不到的国家,是谁给它的勇气跟我们叫板?

    吴迪也懒得在这片荒郊野岭中待了,右脚一踏,轻描淡写地撕开音障,向着越南的首都河内飞驰而去。

    不到一个小时后,吴迪就远远地瞧见一片平原,正是越南北部的红河三角洲,越南首都河内就坐落在这片平原之上。

    吴迪远远的看着,就觉得河内整个城市透露出一股破败的感觉。

    城市中到处都飘扬着黑色的硝烟,建筑物都蒙着一层黑乎乎的灰尘,街头上零星的有一些行人在走动,剩下的就全是持有武器枪械的暴力分子。

    这些暴力分子的穿着五花八门,只有脑袋上绑着一根红色的布条,看着根本就不像政府的军队,反倒像是黑社会或者军阀的手下。

    他们在街头游荡,也不维持秩序,看到哪里有钱就去抢,哪里有好吃的就去拿,甚至吴迪远远的还能看到有几个撬开平民家门去qj妇女。

    那些没有事做的红头巾,也不管地面是不是脏兮兮,随手把枪往旁边一放,打着哈欠歪歪扭扭地靠在墙上,就那么打起盹来。】

    整个城市都乱糟糟的,颓废到了极点,没有看到一点精气神。

    吴迪冷笑:“果然是一群废物。”

    “这么狭小的土地,根本就没有强大的怪物前来攻击,所有强敌都被我们牵制住了。只要你们全国上下万众一心,面对小股的怪物部队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结果被怪物打成这个样子。”

    “现在我们把强敌打退了,你们也能喘口气了,结果自己反倒是乱了。”

    “中央政府哪去了?居然连首都都不要了,能让这些黑社会的渣滓掌控首都?”

    “黑帮也都是废物,这样好的机会也不组织生产树立威望。”

    “从上到下都是一群混吃等死的东西。”

    他的目中露出幽光。

    这样的国家,纵然有国运之宝,在越南手中又能发挥出什么作用?

    当年越南的国父胡智明是何等雄才伟略的人物,一手从殖民者手中缔造了越南民主共和国,用红色思想武装全国,创造出了一个越南历史上少有的积极进取的时代。

    当时就连伟人都对胡智明有极高评价,一众高层都对这位越南国父的远见卓识赞不绝口。

    到了现在,他的继任者就是这么个德性么?

    “胡智明若是在天有灵,想必会被这些不肖后人气死吧。”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天刀镇越南(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胡智明若是在天有灵,想必会被这些不肖后人气死吧。”

    “哼,正好,倒不如把棺椁迁到国内,与伟人他们同伴,岂不美哉?”

    吴迪面容冷酷,大袖飘飘,须臾间来到河内城外。

    来得近了,河内的乱象就越发显得刺目。

    街道上到处都是那些戴着红色头巾的黑帮成员,一个个都拿着枪械,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东南亚这边的土著本来骨子里就有一股好吃懒做的习性。

    这里属于亚热带气候,相比于中国的温带气候,这里的光热条件非常之好,农作物的光合作用非常旺盛,水稻一年三熟都相当正常。

    而且越南土地内河流交错,河流的下游会形成肥沃的冲积平原,土壤肥沃到不用施肥就能够栽种大量作物。

    按理来说来说,有比国内鱼米之乡都要好的自然条件,东南亚这一块的经济应该从古时候就发展的不错才对。

    然而这边的土著好吃懒做到连地都不愿意耕种,反正物产丰饶,饿了就在林子里面摘果子吃,好好的一块地方根本都没有利用起来。

    因为这种习性,一旦没有被组织起来,越南人就会陷入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

    现在中央政府不知道去哪了,全城被军阀和黑帮控制,他们就更没有组织生产的意愿了,一个个都呆滞地待在家里,整个城市都死气沉沉。

    要形容越南这些人,四个字就可以了——混吃等死。

    城门口的收费站。

    废弃的汽车把入口塞得拥挤无比。

    一群戴着红头巾的黑帮分子拿着塑料瓶和吸管,一辆车一辆车地打开油箱,把里面剩余的汽油吸出来,好拿去换一笔花天酒地的钱。

    这时候,一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越南佬指着一个方向,叽里咕噜地道:“看,那边有人来了!”

    一群人往吴迪这里看了过来。

    不管是穿着还是气度,吴迪都跟这座城市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座城市乃至这个国家都带着一种颓丧的感觉,而吴迪身上则带着蓬勃朝气,精神状态就完全不一样。

    这些越南佬也不懂什么别的,只知道吴迪看起来不像是穷人,像是有钱人。

    为首的几个眼珠子一转,目中就浮现出凶光来。

    辛苦劳动他们是不愿意的,但有这样发一笔横财的机会,他们才不会放过呢。

    几个人招呼着手下,叽里咕噜地说着越南土话,喊着让吴迪把身上的钱和衣服都交出来,往吴迪那里围了过去。

    吴迪的目中闪过一丝冷光,不等他们靠近,吴迪就屈指一弹。

    咻!咻!咻!

    几声凌厉的风声响起,空气中浮现出了白色的轨迹,吴迪这几弹指赫然打出了类似空气炮的效果。

    凌厉的劲风掠过前方,在越南佬中间犁出几道血淋淋的沟壑。

    不等他们惨叫,吴迪就随便找了个幸存者,抓着他的脖子举在半空中,用半生不熟的越南语问道。

    “说,国家领袖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