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克苏鲁(三更完毕,求收藏求推荐)
    人球内部黑压压的一片,见不到丝毫光线。

    身体和身体交缠在一起,扭曲的肢体胡乱舞动着,丧尸一样嗜血的头颅胡乱向着前方啃咬,完完全全是一片惊悚的感觉。

    从外面来看的话甚至要更为惊悚。

    吴迪所在之处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七八米的人球,这些邪教徒们在污染下简直跟丧尸有的一拼,身体都不惧疼痛。都咔嚓咔嚓地发出骨折的声音了,他们的眼睛里却还是只有吴迪,胡乱挥舞着手臂往吴迪这里抓过来。

    有的人身体在人球里面,手臂却在人球外面,却自己反关节地翻转手臂,想要让外面的手臂能插进人球里面,抓下吴迪的一块血肉来。

    远远的看过去,这就是一个长满了无数手脚而且还在不断蠕动的肉球。

    一股扭曲混乱的感觉足以让看到它的人就呕吐出来。

    祭司正在剩余怪物的护卫下往厂房内走去,厂房内的黑暗渐渐将他笼罩。

    看到吴迪被人球压在下方,被数百上千个狂热的邪教徒围攻啃咬,恐怕已经要被撕成碎片了,祭司这才露出了快意的表情。

    然而在人球内部,吴迪看着四面八方的邪教徒,手中破魔刀缓缓举起,目光直视前方,好像穿越了人墙的阻拦而锁定了祭司一样。

    吴迪的面上露出狞笑,声音从人球里面透出,让祭司的身体一僵。

    “你要往哪里跑啊。”

    他惊骇地转头看去。

    下一秒。

    铺天盖地的刀气向四面八方飞出,形成一道密密麻麻的刀气之网,将敢于阻拦在吴迪面前的邪教徒全部斩成了飞灰。

    这些灰烬还没有落地,吴迪口中就发出一声如雷般的叱声。

    “死来!”

    轰!

    一股磅礴气浪从吴迪周身掀起,他全力爆发直接撕开空气,突破音障,整个人踏空而行,破魔刀在空中拖动,割裂空气的速度甚至比声音都要快。

    昂!

    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滚滚气流将人球轰成一片残渣,残渣还没有落地就被吴迪撕开的音爆冲刷到了四面八方。

    而吴迪则是已经一瞬身来到厂房入口,冰冷的目光锁定了祭司,手中破魔刀挥出一道雪亮的刀光,一刀斩向祭司和他身后的那片黑暗。

    噗嗤,噗嗤。

    这一刀之下,那些怪物连阻挡的资格都没有,十几头怪物一起被这无可匹敌的一刀撕得粉碎。

    刀光如雪,轰然间就越过了厂房与外界的界限,斩入了祭司存身的这片黑暗之中。

    祭司这次却没有慌乱,他的目中露出狰狞杀意,整个人都好像与黑暗融为一体,根本看不清身形。

    吴迪皱了皱眉头,已经到了这里,离厂房里面只有一步之遥,以他的目力本该可以看个通透才对。

    但是就好像光线都被厂房内的某个存在吞吸了一样,里面是一片纯粹的黑暗,哪怕近在咫尺,吴迪也看不到里面究竟有什么。

    他狠狠咬了咬牙。

    管你有什么,一刀在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昂!

    手臂发力,内力流淌,刀光之势再度暴涨一截,轰然没入这片黑暗。

    当!

    下一秒。

    吴迪闷哼一声,像是被一股巨力打中,炮弹一样倒飞了出去。

    他一个翻转,在半空中恢复平衡,脚步踏在地上,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长达百米的沟壑,遥遥对着这片厂房。

    “那是什么……”吴迪目中浮现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祭司冷哼了一声。

    地面忽的颤抖了起来。

    大约十一二米高,占地面积几千平方米的厂房中响起一声混沌的低语。

    隆隆,隆隆。

    好像有一个庞大的事物在黑暗中站立起了身子。

    一只巨大的翅膀打穿了厂房的屋顶,舒展开了它的姿态,像是龙的翅膀,但是上面又长满了惨白的羽毛,羽毛上面有着奇异的纹路。细细去看的话就能够发现,那些其实并不是纹路,而是一些正开开合合的嘴巴和眼睛。

    轰隆。

    地面又震荡了一下。

    厂房的另一块屋顶也被打穿,飞蛾一样的羽翼伸展出来,上面还长满了蟾蜍的头颅,蟾蜍张开的嘴巴中吐出一条又一条的小蛇。

    然后一只又一只扭曲的手臂打穿了屋顶,一个无法描述的头颅缓缓从顶上探出。

    这些已经伸展出的部位只是随意一抖,钢铁就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粗大的钢铁横梁扭曲成了麻花的形状。一颗颗牢实的铆钉在连接处爆射出来,速度之迅猛比子弹还要恐怖。

    它只是一个轻轻的动作,这座十几米高,足足几千平方米占地的厂房就整个倒塌了下去,烟尘冲天而起。

    而即便是滚滚的烟尘也无法阻拦住它站起的身形。

    扭曲。

    宏大。

    伟岸。

    不知道多少种动物的形象在它身上汇聚,形成一种让人一见就能癫狂的混乱。

    一见到它,任何人都将陷入梦魇一样的癫狂,但又无法在脑海中留下任何它的具体形象。

    它就像是在不断变化一样,没有具体的实体,而是一切事物形象的扭曲,天地间污秽的结合。

    它身体上的无数嘴巴同时开合,发出数千种不同的声音。

    或是柔和,或是高亢,或是沙哑,或是冷酷,或是老人濒死的嗓音,或是孩提哭啼时的嗓音,或是女孩柔媚的音调,或是猫头鹰凄厉的啸叫……

    这几千几万种声音混合成了一种,让吴迪的耳膜在颤抖,让他眼前的世界在一阵阵的晕眩。

    “ia iacthulhu fhatgn!”

    祭司的目中涌起狂热,然后看向吴迪。

    “凡人,这是我于梦中见到的吾主形象,仅仅是雕刻下来就有无边的伟力!”

    “它本该继续力量去撕裂庐山的山峰,去撕碎那位护卫的梦境,将牠从持续万古的沉眠中唤醒。但现在,凡人,你惹怒吾主了!”

    “颤抖,臣服,接受吾主的洗礼,感受吾主的力量!这个世界曾经属于旧日支配者,未来也将属于旧日支配者,人类不过是伟大存在掌心中取乐的玩偶!”

    吴迪面露严肃。

    仅仅是这一尊雕塑,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就逼近了庐山那位旧日支配者被他斩断的触手。

    方才挡住自己一刀的就是这雕塑上延伸出来的一条无眼之蛇!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吴迪居然感到这雕塑带给他的压迫力还在不断的提升,方圆十里的天空已经是阴沉一片,看不到丝毫的光亮。

    克苏鲁究竟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吴迪咬着牙,目光死死盯住祭司。

    不能再拖了,速战速决,用最强的一刀。

    吴迪深吸一口气,双手握住破魔刀。

    无边的宇宙星辰。

    荒凉的油田。

    夕阳下的哨卡。

    **上飘扬着的红旗。

    边境线破旧的哨卡……

    伟岸的力量在刀锋上凝聚。

    轰!

    克苏鲁的雕像上,羽翼挥动,无眼之蛇窜出,无尽扭曲的形体化作一片洪流,里面涌动着不计其数的触手和怪物,向着吴迪这里奔腾而来。

    铮!

    吴迪的刀上凝聚出一丝曦光。

    他如托山岳,轰然间挥出一刀,一片赤色洪流奔腾而出。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一片污秽,一片希望,两道洪流轰然间撞在一起。

    刹那间,天地齐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