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调查
    北京时间十月七日傍晚。

    九江市警局副局长赵嵩阳和下属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但他并没有往家里走去,而是换上一身便衣,开着自己租来的车往市政府开去。

    “韩秘书,血浆……”

    “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赵嵩阳的表情极为严肃,这几天他一直在追踪着相关的线索。

    市里面各个医院他都已经问过了,自从出现异状以来,这些医院的血库果然都以各种理由调出过血浆。

    而在赵嵩阳一番调查之后,这一系列活动的背后果然都有着韩秘书的影子。

    “这两天已经摸清楚了,这个时间点会有几辆车跟着韩秘书一起走,那些血浆就装在车上。”

    赵嵩阳等了一会,韩秘书果然从市政府中走了出来,外面很快就开过来一辆车,载着韩秘书往西边开去了。

    赵嵩阳目中露出一丝冷光,缓缓开动了车子,远远吊在了后面。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是躲在哪里。”

    外面的风景迅速变换,车辆很快就离开了市区,开上了往郊区去的道路。

    赵嵩阳瞧见了外面的路牌,他自己也对这附近有印象。

    “这不是开发区么?”

    “今年刚引进的资金要开发这一块,都还在建设中,人都没住进去吧。他们来这里要做什么?”

    在继续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韩秘书等人的车辆慢慢减速,停留在了一片厂房的前面。

    几个神色苍白,目中流露出狂热扭曲神色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搬下了一箱箱的血浆。

    韩秘书跟他们说了一句什么,几个人就往厂房里走了过去。

    赵嵩阳怕他们发现自己,于是把车停在了远一点的地方,然后悄悄地往厂房摸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靠近厂房,他就越是感觉阴森森的,像是在靠近怪物的血盆大口一样。

    这时候已经入秋了,傍晚的天色昏沉沉的。

    赵嵩阳小心翼翼地弯着腰前进,顺着厂房的围墙走,却忽的在头顶看到一片模糊的黑影。

    几点绿光闪过,像是野兽的瞳孔。

    赵嵩阳心里一惊,摸到腰间,把警用配枪拿了出来。

    咔嚓。

    轻微的上枪栓的声音响起。

    赵嵩阳缓缓将枪口指向墙上的那片阴影,随时准备扣下扳机。

    这时候远处的道路上开过来几辆车,车在厂房前面停了下来,车灯扫过了灰暗的空间,把墙壁上也照亮了一点。

    赵嵩阳看清了墙壁上面的东西,心中的紧张消了,舒了一口气。

    原来是个雕在屋檐上的雕像而已。

    那是一个蝙蝠与章鱼混杂的怪物雕像,看起来扭曲又恶心。它的八只眼睛好像用了什么特殊的颜料,在黑暗中闪着幽绿的光,正盯着赵嵩阳。

    赵嵩阳心里一阵瘆得慌,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吴迪跟他说过的线索,这些怪物跟那些诡异的雕像似乎有着联系,自己现在看到的诡异雕塑似乎也是同样的东西啊。

    开过来的车越来越多了,赵嵩阳伏在了墙角,一边隐藏自己的行迹,一边观察着路上的情况。

    人很多。

    有的西装革履,有的则是穿着休闲服装,有的看打扮应该还是附近的村民。

    他们很快就汇成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从厂房这里往外面延伸,像一片潮水似的。

    赵嵩阳心里有些发沉,这里的情况还要超乎他的想象。

    他现在已经看不到更远处的情况了,因为人潮已经将他的视线全部覆盖。

    从这个人数来看,赵嵩阳甚至认为整个开发区都出现情况了。

    留在开发区建设的工人,附近村落的农民,恐怕全都在往这个厂房集中了。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赵嵩阳继续观察着人群,心情越发沉重,因为他在人群前方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都是曾经在会议上见过的面孔!

    灯光和手电筒的光把这片地方照的通明,赵嵩阳只能找了一条下水沟钻进去。

    今天的所见所闻着实让他有些惊悚了,国内什么时候能够无声无息地出现这样大规模的群众集会了?

    而且那几个人居然也参与其中?

    自己作为公安副局长居然都不知道有这样的集会!

    赵嵩阳感到了本能的危险,他掏出了手机,准备把这里的情况传递出去。

    但就在这时候,一声沉闷的钟声在厂房之中响起。

    嗡。

    在钟声响起的时候,原本晃动着移动着的人群突然静止了起来,就像是所有人都被按下了静止键一样。

    赵嵩阳则是眼前一黑,他简直难以形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让人恶心反胃的钟声。

    那简直不像是清脆的金属声音,倒像是在敲击着血肉,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混浊声音。

    这声音一直往脑子里钻,就像是一只触手,咕嘟咕嘟地顺着耳朵钻进脑子,然后把脑浆都搅的一片混乱。

    赵嵩阳胃里翻江倒海,差点就呕吐了出来,还好他死死忍住了。

    但是这诡异的钟声也彻底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让他无法采取任何行动。

    如果他现在能抬头的话就会发现,那声沉闷的钟声赫然是从围墙的四面八方同时传出的。

    那些蝙蝠与章鱼扭曲的怪物雕像,此时都张开了嘴巴,那种浑浊的声音就是从它们嘴里发出来的。

    而如果赵嵩阳能够转过脑袋的话,他就会发现。

    自己的恶心感并非幻觉。

    因为一条长满了眼睛的触手正从围墙上垂下,伸入了他的耳朵里面。

    越伸,越深。

    赵嵩阳的脑海中响起了无数混沌的低语,他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光怪陆离。

    无数扭曲的色彩掠过,无数怪异的形象闪过,让他感到看到了不可名状的事物,目中充满血丝,精神近乎癫狂。

    在世界越来越晕眩的时候,他看到韩秘书从厂房里面走了出来。

    一边走,他一边挥舞着手臂。

    液体随着他手臂的挥舞而飞溅向四面八方。

    滴答滴答。

    人群都统一地俯下了身体,跪拜在地面上,口中发出了混沌的祈祷声。

    赵嵩阳的眩晕越发剧烈。

    他甚至怀疑自己这症状有点像磕了药的瘾君子。

    不然自己怎么会看到一个跟厂房一样高的怪物雕像从厂房里面走出来呢?

    它长什么样子?

    混混沌沌中的赵嵩阳忍不住升起了这个念头,然后他忘掉了自己还在潜伏的这件事情。

    他从下水沟中站起了身,跌跌撞撞地走到厂房门口,汇入人群之中。

    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雕像的正面。

    他看到了。

    韩秘书正嘲讽地看着他,那个嘴型似乎是在说——欢迎。

    然后他抬了抬头,看到了那个不可名状的形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