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大使馆内的谈判(求收藏求推荐)
    这天晚上,经过各个部门的签字同意,几个被重重保护的手提箱被送到了汉默克大厦的最顶层,被放到了吴迪的面前。

    “w先生,这是5系钢的配方以及配套的热处理工艺。”

    “至于铸造工艺的图纸,这个受到国家保密部门的监管,被存放在我们的加密库中。想要调出来的话,我们需要向上做详细的汇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吴迪颇有些诧异地问道:“图纸有这么多?几个手提箱才只装下一种合金的配方?”

    他又皱了皱眉头:“还有,这个配方不是我们公司的吗?为什么我们自己想调出来都这么麻烦,还要向监管部门报告?”

    负责这一块的主管连忙道:“w先生有所不知啊,所有涉及高精尖行业的技术资料,特别是咱们这种基础工业的资料,国家都是非常重视的。”

    “早几年还没有这么严格的审批,但是为了防止有人将这些机密资料泄露给那些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国家强制要求进行监管。”

    这个主管耸了耸肩膀,颇有些安慰地道:“据我所知,目前所有的发达国家都采取了这样的措施。”

    “其实这样对我们的好处也非常大,对那些发展中国家能够保持贸易壁垒,保持垄断状态。”

    说到这里,主管立刻眉飞色舞了起来。

    “保持垄断,我们每年都能够从那些发展中国家中榨出难以计数的利润。”

    “我们拿在国际市场上已经淘汰的钢材高价卖给他们,拿这个5系钢材来说,那些发展中国家都还没有一个能够自主开发相关工艺的。”

    “没有这样性能的钢材,他们就造不出高品质的产品。以他们的钢材质量,造造拖拉机和自行车还勉勉强强,至于自主制造汽车和飞机?”

    “哈哈哈,等到他们的工业水平提升上来,他们就会发现,材料永远是被我们卡着脖子的!”

    吴迪心中一动,他倒也听说过,在现实世界中,国内的材料领域也是一直被国外牢牢压制。很多高科技产品,我们能设计出图纸,但材料的性能却跟不上。

    材料的劣势导致产品性能也不如国外的产品,这也让国内相关工业产品在竞争中被外国横扫,最后甚至导致某些行业几乎成了买办,弥漫着一股造不如买的风气。

    吴迪问了一句:“那些发展中国家就不能自己研究出来么?”

    主管得意地道:“w先生,哪有这么容易就研究出来的呀。”

    “就单单从这个5系钢材来说,首先要弄出它的元素配比,这个工作量就已经很大了。多一点杂质元素,韧性就要受损,少一点关键元素,强度又要大大下降。”

    “就钢材来说,弄出配料那才哪到哪呀?”

    “钢材要应用到工业上,最关键的工艺还有热处理和铸造成型呢。”

    “回火、正火、淬火、时效、时效再回归……这些工艺要弄出来,我们的一个研究所得花费三年以上的时间。”

    “这还是我们有能精确控制温度的炉子,才能试验出最佳的工艺流程。

    那些发展中国家的炉子都是我们卖过去的,嘿嘿,保温范围我们早就做了手脚。这些炉子保温的时候会出现40摄氏度的波动,他们做十年也别想弄出合格的热处理工艺!”

    “要是他们不用我们的炉子?呵呵,那就用他们的土炉子吧……”

    主管冷笑了一声。

    “至于铸造成型,哼,相关的核心设备他们永远别想拿到。”

    “某个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实在太可怕了,只要给他们开了个口子,怕是航母飞机什么的他们要倾举国之力造出一批,那威胁就太大了。”

    “我们不光要从技术上限制他们,国家相关部门也已经下指令了,要从思想上分化他们。

    把我们西方的学术思想传递到他们国内,要忽悠他们学习西方大学的制度,把他们有限的研究力量分散到各个大学里面,让他们为了论文、职称等相互竞争,把他们的研究力量内部耗尽。”

    “这样子,再大的领土也只是我们的原料产地和倾销市场罢了。”

    吴迪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冷了。

    仅从这个主管的描述,他就能够感受到国内工业发展的艰难,用举世皆敌来说都不为过。

    每个发达国家都盼望着这个文明大国永远蒙昧,永远造不出自己的钢铁巨兽,永远成为被他们驯服的巨龙,背负着沉重的镣铐托着他们飞行。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还好这个世界有魔法界这么一个地方。

    打碎镣铐,就在今朝。

    吴迪收好了配方,然后叫上了斯内普,两个人往华夏驻英国大使馆走去。

    ……

    华夏驻英大使馆,一场关于设备引进的谈判正在进行。

    1976年正值万象更新之际,宝山钢铁公司也肩负着一系列的技术攻关问题,原有的设备早就无法满足从热处理到铸造的一系列要求。

    他们需要更先进的设备,更想尝试着买到成熟的制备工艺,国内太需要一套能制备高性能钢材的生产线了。

    但前来谈判的史提尔公司的代表一开口就让他们凉了心,然后所有人心里都腾起一股怒火。

    在会议室中,史提尔公司彩标拍着桌子,高声道。

    “先生们,没有让步!我再重复一遍,没有让步!”

    “精准控温炉的问题上我们绝不会让步,除非你们能接受我们公司派遣技术员前往宝山钢铁公司进行监管。”

    “高精度机床同样如此,你们必须要与我国相关部门签订协议,然后在我们公司的监管下使用这些设备,否则我们将拒绝你们的引入要求。”

    他悠闲地坐在桌子的这边,一副吃定了国内代表团的表情。

    宝钢代表团都坐在长桌一侧,一个个气的身体都在发抖。

    我们花外汇来买设备买技术,你们却要往我们公司里派指导员?

    这是什么年代了!还当我们是满清的时候么,还要巴巴地往家里请一尊洋大人么?!

    宝钢代表团团长,已经六十多岁的徐祖院士怒发冲冠。

    “不可能!”

    “我们绝不会接受这么无理的要求!花钱买你们已经淘汰的技术,还要在你们的监管下使用?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史提尔公司代表冷笑一声:“先生,话可别这么说,谁让你们什么都没有呢。”

    “我们不同意的话,我敢保证,全世界都不会有公司愿意以这个价格出售给你们这种级别的设备了。”

    “如果你们不需要的话,那大可以现在就回国,用你们的土炉子试试制备出高性能钢,再用你们的老式机床制备出汽车零件呀。”

    说着说着,史提尔公司代表自己就笑了,笑的很是不屑。

    徐祖院士气的脸庞涨红,身体直哆嗦。

    怒啊。

    怒啊!

    泱泱大国,泱泱大国……欲求钢铁而受辱,何其之怒!

    陪同与会的陈淑恩大使也怒发冲冠,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气,紧紧攥着一个拳头。

    弱国无外交,中国的军事强起来了,经济强起来了,但在技术上,却还是被人死死攥着脖子,不得不忍气吞声啊!

    陈淑恩眼眶泛红,心中在泣血。

    “我一定要让我的孩子学工学,用棍子抽,用鞭子打也要让他去。今时今日,一张设计图纸,抵过我的外交词汇不知凡几!”

    “我真希望以后坐在这个大使馆里的后辈,再不要遇到今日之困局。

    我真希望再不是我们跑去别的国家,受别人的钳制,花大笔的冤枉钱去买别人淘汰的设备。”

    “我真希望华夏能有自己的工厂,能造出自己的汽车,天上飞着的是我们的大飞机,铁路上跑的是我们自主生产的火车……”

    “这盛世,我还能看得到么?”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

    助理走了进来,附耳在陈淑恩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陈淑恩瞪大了眼睛,目中露出狂喜,连忙走出了会议室。

    在出门的时候,他看着史提尔公司的代表,似有意似无意地说了一句话,一下子让史提尔公司代表僵住了。

    “汉默克钢铁公司的代表来跟我们谈合作了。”

    “他们的条件,很优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