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苏的我心狂跳 18表白
    男人的身子压的很低, 顾窈居高临下,看到了他黑黑的发顶,从来看到这个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形象, 但面对她的时候,他就能轻易的低下头去, 帮她查看伤处。

    伸出纤细的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她淡淡说道:“我没事儿。”

    余光瞥见对面小男生半张着嘴, 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就跟怎么了似的。

    至于么?这是看到比他帅的人了,自卑到不行?

    顾窈没有理他, 索性也不去卫生间处理了,怕摔跤,一歪身子又坐回椅子。

    苏烈这时招手叫来服务生:“这里再加一把椅子,然后拿些冰块过来。”

    那服务生急忙去了,一会儿搬来椅子,刚要放到桌子侧面,苏烈又指了指顾窈前方的位置:“放在这儿就行, 面对面放。”

    那椅子放好之后都快挨着她膝盖了, 顾窈用腿碰了碰椅子腿儿:“干嘛啊这是?”

    却见他伸手将那盛着冰块的玻璃碗拿过来, 而后从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拿出条折的很规整的手帕, 展开后, 面积挺大, 淡金的颜色, 很简单的镶了一圈黑边。

    把冰块铲到里面兜起来, 在上端打了个结制成一个冰袋,他这才托在手上,在椅子上坐下来:“把脚放上来吧。”

    顾窈往他身上扫了一圈:“放哪儿?”

    男人没再说话,俯身直接把她的脚抬到膝上放好,轻轻脱了高跟鞋,拇指往脚踝上按了按:“疼吗?”

    “还行,没什么感觉。”顾窈这才明白他的意图,摇摇头说道。

    他这么一身西装革履的坐在这里,严肃的像在开会一样,黑色的西装裤上却明晃晃的放了个脚丫,看着有点儿不协调。

    顾窈抿了抿嘴,觉得这场景挺逗的,就没去阻拦,任由他去了。

    餐厅吃饭的几桌人,目光都若有若无的投了过来,她察觉到了,反正一向是我行我素的性子,所以并不在乎。

    脚踝一疼,被苏烈按了一下,估计是因为之前受过伤,所以她每次伤到的都是这个位置,习惯性的就会崴一下。

    “还是有点儿肿了。”他检查了一下,得出结论。

    其实轻轻一碰就能够感觉到,那里的皮肤明显要比别的地方要烫,颜色也是微微发红,苏烈眉头皱的更紧,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冰袋敷了上去。

    “冷。”顾窈没注意就让他这么按了上来,顿时被冰的叫了一声,整个人都快缩起来了。

    “别动。”他的声音变得严厉,右手一伸,把她的腿牢牢捏住了。

    目光不经意扫过那纤瘦笔直的小腿,他的嗓间有点儿干渴似的,喉结动了动。

    顾窈仍在不死心的挣扎,圆润的指甲上,涂了红色的甲油,越发显得肤色白皙,脚趾此刻正一根根的缩着,脚背上细细的青筋绷起来,有种脆弱的美感。

    手上的力道不减,仍旧死死的给她按着,苏烈垂眸欣赏片刻,随即注意到自己弟弟的目光正瞟向这边。

    脸色一沉,他回过身去:“看什么看?你先去外面等我。”

    顾窈听他说话的语气,就感觉两个人关系不对,挑了挑眉问道:“你俩认识啊?”

    “我弟弟。”苏烈一边给她按着,一边简短的说道。

    “哦……”顾窈的目光在兄弟二人中转了转,长的还真有那么一点相似,亲生的。

    最终把目光定在苏洲身上,语气淡然:“弟弟,没关系的,又不是旧社会,不用那么拘谨的,随便看。”

    大方的了不得。

    这会儿已经适应了冰袋的温度,她整个人就放松了不少,看着那苏洲觉得还挺亲切:这孩子做事儿的风格和她那个浑弟弟顾时笙一模一样。

    这二位一唱一和的,弄的苏洲郁闷到不行,他是变态吗?不过是随便扫了一眼啊!

    什么都没说,转身往外走。

    这时顾窈已经感觉好了不少,闲着也是闲着,招手叫过服务生把账结了,连带着苏洲那一桌一起刷了卡,然后拍拍苏烈的手臂:“行了,放下来吧。”

    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被泼上去的酒业这会儿已经干了,估计擦也没有用,她叹了口气,准备回家再处理。

    苏烈这才把她的脚放下,冰块已经有些化掉了,他拿过纸巾擦擦手,站起身:“你先在这儿等等我。”

    外头苏洲等了好一会儿,这才看见哥哥从楼上下来,出了旋转门径直向他走来。

    “哥。”他缩了缩脖子,打了声招呼,还是有点儿心虚。

    “你今年多大,自己清楚吗?”苏烈站定之后,冷冷的开口。

    “二十,二十岁。”苏洲低下了头,也不知怎么了,他在家里连父亲都不怕,可就是怕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哥哥。

    “二十岁你该干什么?是该好好在学校上学,还是该出来相亲?”苏烈继续问他。

    “哥,这不是我愿意的啊,是妈妈非逼我来的,我不来她就一直在耳边叨叨叨叨,我听着烦啊!”苏洲很机智如的避开了另一个话题,选了个稍微好解释的。

    虽然这个话题也有很大几率会触到霉头就对了。

    任凭他再笨,刚才的事儿也清清楚楚看在了眼里,这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要知道自家哥哥是多么高傲的人啊,什么时候这样关心过别人?居然还亲自给这个自称整过容的相亲女敷脚踝!

    “哥,真的,我对那姐姐没有半点兴趣,只是逢场作戏的!”苏洲结结巴巴继续解释,还想说些什么。

    却见哥哥目光敏锐的扭头看了一眼,迅速结束谈话,毫不犹豫的抛下一句话转身走了:“回头再和你说吧,你先回家,相亲的事儿我替你和妈解释。”

    顾窈是在车库跟前被截住的,本来想就这么直接走了算了,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男人的步子又快又大,很快堵住她的去路。

    她便只好站住,抱着胳膊没说话。

    低头打量她片刻,苏烈就从身上把外套脱了下来,走近一步,将那大大的西装上衣罩在她身上。

    身上暖暖的,她伸手拽拽那西装的衣角,挡住了裙子上大片的酒渍,也省得过往的人老好奇的盯着她看。

    “外面挺冷的,本来想和你在上面谈,谁让你自己偏要跑下来。”苏烈注意到她缩了下肩膀,忽然说。

    穿高跟鞋站着有些累,顾窈稍微抬了下右脚,脚尖往地上点了点:“可我不想和你谈啊,我想回家。”

    手机开始震动,母亲打来了电话,她毫不犹豫的按掉了。

    有两个喝醉的路人踉踉跄跄往这边走来,苏烈拉了她一下,两个人走到一个便利店的门前停下。

    玻璃门里的灯光照射出来,给男人坚毅的侧脸打了一道光,让他的神情显得柔和了许多,盯着她,他开口说道:“之前因为我父亲手术的事情,把你牵扯到了危险里面,虽然说过好几次,但我还是想在结束后,正式的向你道个歉。”

    顾窈倒是很大方:“都过去了,更何况,想要伤害我的人并不是你,我向来都只针对该针对的人。”

    “但你的表现也真真正正让我惊艳,你帮了我很多,我很感谢。”他说的条理分明,接下来切入正题:“所以我想给你一些补偿,虽然用金钱来表示更容易一些……”

    “那就用金钱来表示吧,我挺喜欢钱的,来者不拒。”顾窈淡定的接了下句。

    她这倒不是假话,钱多好啊,虽然她现在并不缺钱,但多些存款总归是好事吧?

    苏烈却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径直把她送进车库,在她的车子跟前停下:“回去早点睡。”

    顾窈瞅着他没动地方,心想:你还没回答呢。

    他伸手很自然的摸了下她的长发:“放心吧,你会得到更多。”

    根本就是空头支票。

    顾窈回去的时候,一边开车一边默默想了一会儿,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一夜,母亲的电话打来无数个。

    第二天中午,顾时笙也难得打了电话过来:“姐,你惹大事儿了,妈昨天生气到不行,都没监督我弹钢琴。”

    “我知道。”顾窈正在外面走着呢,随口说道:“出来吧,我请你吃饭。”

    “你的意思是,让我逃课?”少年的声音提高了一点。

    “你平时还逃的少吗?”顾窈反问。

    那头笑嘻嘻的,声音很雀跃:“快快快,报地址,我过去找你。”

    在咖啡店喝了会儿饮料,外头就有人敲玻璃,男孩儿高高的个子,头发有些长,稍微遮着些眼睛,一笑脸颊边就出来个酒窝。

    顾窈出来后首先抬手把他那头发往起撩了撩,问道:“吃什么?”

    “川菜?火锅?”顾时笙笑了笑,心情明显不错。

    “边走边看吧。”

    两个人一起逛了逛,最后选了家看起来挺干净的小店,里面主要卖些家常的小菜。

    顾窈点了份黑椒牛柳,就把菜单递给顾时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小子食量惊人,一口气点了三四个菜,点完之后瘫在椅背上,幸灾乐祸的笑道:“我从来没见过妈妈有这么生气,真的,我特别佩服你,母老虎也敢惹。”

    “她让我相亲,找了个二十多岁的小男生,年龄和你差不了多少。”顾窈懒得瞒他,取了双一次性筷子掰开,准备吃饭。

    “好惨,我最烦有人过问我感情的事情了。”顾时笙满脸同情。

    姐弟两个闲聊几句,饭菜上来后,就开始吃饭,都不怎么说话。

    顾家饭桌上的规矩很多,有一条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虽然已经出来独自生活了很多年,但顾窈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

    不管好的还是坏的,原生家庭所带来的影响一直会存在,这也是她无力阻止的。

    饭后,顾窈冲着弟弟扬扬下巴:“去结账。”

    “不是说你请吗?”顾时笙不满的叫道。

    顾窈故意逗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挣到了外快。”

    “你知道了?我组了乐队在酒吧唱歌?”顾时笙只一诈就招了,又有些心虚:“那你不会告诉妈吧?”

    “哦,不会。”

    出了饭店顾窈就打算送弟弟回学校,这会儿是下午两点半,不出意外的话他还能赶上第二节课。

    结果顾时笙靠在门边,磨磨蹭蹭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姐,我决定像你一样放弃钢琴了,我已经准备好接受妈的狂风暴雨了,大不了离家出走。”

    顾窈转头看他,见他神情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就沉默了片刻,改变主意:“你下午的课别上了,我和你回趟家。”

    顾时笙挑挑眉:“你想告密?但爸妈今天都不在家啊。”

    顾窈没理他,径直去马路对面拿车去了,过一会儿开车过来,停在顾时笙旁边:“上车。”

    姐弟两个直接回了顾家,保姆阿姨来开门的时候还惊讶了一下:“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笙笙,你不去上课吗?”

    “周阿姨,我们回来有点儿事儿,你在楼下就好,不要上来了。”顾窈和她打了声招呼,这个阿姨在顾家二十多年了,性格挺不错的,很好相处。

    “那行,我就在厨房做饭,你们去吧。”周阿姨急忙说道,转身走了。

    顾时笙还是有点儿搞不清楚:“姐,你到底回来干嘛?”

    顾窈不理他,直接上楼到了他的房门外,推门进去,转头问:“你吉他呢?”

    不等他回答就掀起床单往下面翻找,不一会儿就掏出个吉他来,作势要往地下砸。

    “姐,你摔它干嘛?”顾时笙虽然嘴里说着,却并没有动作,耸耸肩说道:“好吧,你乐意砸就砸。”

    顾窈放下吉他,一声不吭的出来直奔琴房,推开门,里面有两架钢琴,其中一架是父亲的,另一架是顾时笙从小开始练琴的时候就开始弹的。

    顾窈挺费力的把前头的琴凳举了起来:“既然你不想弹了,那就砸了吧。”

    顾时笙这时却着急起来,一步蹿到钢琴跟前挡着:“不行,我跟你说,绝对不行!”

    顾窈放下凳子,平静的看着他:“你现在知道区别了吧?一砸钢琴你就心疼了,你和我不一样,你是真心喜欢弹琴的,没必要因为妈妈的严厉就觉的厌倦,想要放弃。”

    她想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自己决定吧。”

    因为顾时笙的这么一搅和,顾窈下午去上班的时候迟到了,连带着好几天都心情不好。

    周三的时候,顾时笙打过电话来,声音挺平静的,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明天晚上是我得钢琴大奖赛冠军的庆功宴,姐,你也来吧。”

    顾窈皱眉:“算了吧,我不想去。”

    “姐,你来吧。”顾时笙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好容易我振作起来一些了,你来了给我打打气,至少你是懂我的。”

    这孩子都这么说了,顾窈叹了口气,难得心软,答应下来。

    这些年顾时笙频繁的参加比赛,大大小小也得了不少奖,每次母亲都会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店给他举办庆功宴,来的人形形色色,但大多都是不懂钢琴的人,母亲的生意伙伴和下属。

    前一天晚上准备了礼服和鞋子,顾窈穿上后在镜子前面看了看自己,觉得有点儿陌生,她一向很少出席那种场合,就是这件衣服,也是很早之前从顾家带过来的,一直压在箱子底下,都没往衣柜里面挂。

    抹胸的设计,下面是坠到脚面的鱼尾裙摆,显得身材格外高挑纤细,尤其是两道细窄的锁骨,格外吸引人的视线。

    当天下班之后,她直接在更衣室换好衣服,外面披了件大衣,开车到了酒店楼下。

    顾时笙老早就等在下面了,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只是身子有些瘦,撑不起来,不如他穿休闲装的时候帅。

    “走吧。”他过来打开车门,把顾窈拉了下来。

    早有门童上前接了钥匙,把车开走了。

    姐弟两人进去上了电梯,顾窈才转头打量了一下弟弟:“想通了?”

    “还行吧。”顾时笙吊儿郎当的靠在电梯墙壁上:“其实你说的挺对,我真挺喜欢钢琴的,就是每天弹多了,觉得烦。”

    “还是因为逆反心理,你这么大了,天天叫人管猴儿一样的管着,心里肯定不舒服。”顾窈点点头,按了楼层:“我有时间帮你劝劝妈妈吧。”

    “你快算了,自己烂摊子还一堆呢。”顾时笙连连摇手,电梯缓缓上升,不一会儿,叮的一声到了。

    出来就能看见装饰豪华的宴会大厅,顾时笙进门后被人拉过去合影,不情不愿的去了,众星捧月般的站在最中间。

    外头夜色已然深沉,这里却灯火通明,白昼一般明亮,不时的有人举着酒杯互相寒暄,穿着都是得体昂贵的礼服。

    说什么庆功宴,其实就是个用来社交的场合罢了。

    顾窈懒得凑热闹,走到角落拿了些糕点吃着,环视一圈,就看见母亲正在前方和几个中年贵妇热情的攀谈着,举着酒杯的手上,大钻戒闪闪发亮。

    父亲并不在现场,前几天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国外演出,想必是没赶回来。

    这时场内又是一阵喧哗,有人把顾时笙请到正中间的钢琴前面,鼓掌叫好:“请钢琴天才为我们弹奏一曲吧!”

    顾窈放下酒杯,闪身躲在了外面。

    天台上摆了很多植物,光线昏暗,她往前走了几步,把自己隐匿在昏暗的地方,望着外面发呆,大厅的噪杂的声音终于远离。

    过会儿等顾时笙弹完之后,她就打算过去和他说一声,提前离开,实在适应不了这样的场合,不,并不是不适应,而是那种从心里涌出来的厌恶让她无所适从。

    “你躲在这里。”天台的门一响,有人走了进来。

    “妈?”顾窈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惊讶母亲居然在这个时候出来,而不是选择站在大厅接受众人的恭维与夸赞。

    母亲并没有继续往前走,她站在门边,远远的看着顾窈:“怎么样,羡慕吗?当初你要是不放弃,现在坐在那里的人就是你,笙笙他的天赋其实不如你。”

    “不后悔。”顾窈笑了笑,随手将自己的长发拢在耳后。

    “相亲呢?为什么人家说不满意你?是不是你故意做了什么让人家不满的事情。”母亲抱着胳膊,继续问道。

    “算是吧。”顾窈懒得解释,随口说道。

    她这样敷衍的态度惹得母亲更为不满,但她也知道这个女儿脾气很倔,吸了口气忍下来:“那就算了吧,我以后再给你介绍。”

    顾窈没说话,倒是很惊奇母亲为什么这次轻易的放过了她,明明之前还是很生气来着。

    就听母亲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想了很久,你不要继续当医生了,过来跟我学习怎么管理公司吧,以后我老了,公司就交给你,这样也挺好,你弟弟当钢琴家,你经商,你爸和我的职业都能得到传承。”

    她又是那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全世界都应该听她指挥似的。

    顾窈再不想听下去,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穿过大厅准备下楼。

    “你给我停下!”母亲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生气,到了外面才放开声音喊她,厅里的人都在听顾时笙弹琴,没有注意到她们出去。

    就这么一个走一个追,到了走廊的拐角处,顾窈才停了下来,她穿不惯高跟鞋,再怎么走下去迟早还得崴脚,倒不如停下来说个清楚。

    站定之后,她的神情越发冷淡:“妈,我不会继承公司的,您趁早死了这份儿心吧,我就是不想事事都听从您的安排,这才从家里搬出来。”

    好像是彻底被她激怒了,母亲的怒极反笑,神情也冷了下来:“何必找借口呢?我为什么事事为你操心,原因你不知道吗?你自私,胆小,脾气倔犟古怪,从小连个朋友都没有,以后的生活一定不顺,也只有我这个当妈的愿意理你!”

    虽然知道她这是气话,但听了也难免心寒,顾窈垂下视线,沉默了一会儿,余光瞥见拐角那边,男人的身影被灯光映出一个高大的剪影。

    朝那边侧了侧脑袋,她说道:“别躲着了,出来吧。”

    下一秒,男人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

    “巧啊。”她懒洋洋打了声招呼。

    “不巧,我跟着你过来的。”苏烈笑笑,转身看向她的对面:“这位夫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说有些不礼貌,但我还是要反驳一下您的观点,因为我和您的看法是完全相反的。”

    他说着,手臂很自然的搭在顾窈的肩膀上,把她往身边拢了拢:“在我看来,勇敢,正直,善良,聪明,这样的褒义词全部用在您女儿身上都不为过,她也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包括心灵,包括外表。”

    他说着这样肉麻的话,居然也很流畅自然,脸不红不白的,看着竟是别样的帅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