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残阳路31号 第九十章 突陷死局
    冥冥中,我有种不详的预感,祝倩的出现绝非那么简单。wwΔw.『ksnhu『.la方才她把青鸾珠托付于我,此刻想来,竟是有种生死离别的意味,蓦然间,我一个寒噤,捡起那珠子便是往上跑去。

    长廊之上,着实昏暗,等我回到地面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四下里寂寞无声,无一丝风,空气中自有一股硝烟硫磺的味道。

    我胆战心惊,凭印象小心翼翼慢慢探了过去,浓厚的烟雾里,草丛中横七竖八躺着十来具尸体,通身上下,全都有过灼烧的痕迹,端的是触目惊心!

    巨大的惊恐中,我来回在这些尸体中翻找,心情却矛盾的很,不过万幸的是,祝倩并不在其中,黑压压的血蝙蝠林里,我不禁陷入了迷惘。

    那个朝思暮想的祝倩人去哪儿了?!

    饶是如此,我依旧不死心,继续来回寻找起来。很快,便是让我发现了不寻常之处。

    乍一看去,这些死者面目全非,连着衣服也给烧的稀烂,可从尚未烧尽的衣角处,分明印有个奇怪的图案。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缓缓蹲了下来,便是仔细端详。

    很显然,这个奇怪的图案与死者的身份密不可分,只不过我对这些图案却完全陌生,唯一能肯定的,这应该是某个组织的徽标。

    瞅了一会儿,林中忽然狂风大作,像是一场暴雨就要不期而至。整个血蝙蝠林更是妖气弥漫起来,不得已,我赶紧起身,顺手从一具尸体上扯下那个徽标,便是赶紧离开。

    回到残阳别墅,已是晚上九点多了。灯光下,我翻来覆去地来回查看着这个图案,终是百思不得其解。

    眼见夜渐入深,困意逐渐袭来,我一声叹息,合衣就此睡下。

    “陆朋。”

    迷迷糊糊中,我依稀感觉有声音响起,刚把眼睛睁开,居然是祝倩!

    只见她笑容可掬,眼神里尽是脉脉含情,我心头一喜,嗖的一下直接坐起,“祝倩,你可算回来了!”

    祝倩笑笑,也不言语,片刻,缓缓绕到我床头,突然娇媚问道:“陆朋,你还爱我吗?!”

    我心头一凛,印象中祝倩成熟干练,极少会这样说话。陡然间,就是一愣,就这时,祝倩忽然哈哈一笑,犹如山魈怪叫,直把我吓的不轻。

    “祝倩,你怎么了?!”我下意识上前拉了一把,祝倩却是枯笑不断,猛然间头凑近了我面门,几乎要撞上了。

    “陆朋,你还爱我吗?!”

    近在咫尺间,祝倩的脸活生生在我面前脱皮,腐烂,眨眼间五官尽无,平空露出了森森白骨!

    我大叫一声,几乎跌倒,脑里就是轰的一声,猛然惊醒。

    此时眼前情景一如往常,空气里充斥着股燥热,窗外大片阳光照射进来,竟是再也没了祝倩身影。

    倏忽间,我恍然大悟,敢情刚才不过一场噩梦而已。虽是如此,后背倒是嗖嗖冰凉,直喘了许久,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果然说得没错,这时,目光流转,正好落在那枚奇怪的徽标上。

    后来的几天里,我大街小巷到处寻找,根本没有发现过祝倩的影子,那夜所有发生过的一切,仿佛更像是一场噩梦,要不是手里那枚徽标,我甚至都要怀疑产生了幻觉。

    期间我也去过二院,探望了下涵轩。可令人意外的是,这丫头到而今还没有醒来,情急之下,我找到院方问个究竟,可医院给的解释更是难以置信。

    照他们看来,按理说涵轩前几日就可苏醒,可不知怎的就是没有醒来,为此,当时院方特意做了番检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从涵轩的脑部ct看,这丫头脑部完全丧失了功能,换句话说,也就是临床上的植物人了!

    “什么?!植物人!”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事实上,我走之前涵轩还是好端端的,怎么短短几日就到了这般田地!

    一边是杜淳,一边是涵轩,犹如两个世界的尽头,冥冥中,似乎有命运诡异的味道。

    我怀着沉重走出病房,心早已疲惫不堪,连着人也晃晃悠悠,失魂落魄,迎面就是撞上个人。

    那人哎哟一声,我陡然惊醒,忙不迭道歉。

    谁知一抬头,我愣住了!这不是老猫吗?

    老猫见我,也很是意外,“陆朋,你才来啊!”

    此话一出,说明他也知晓了涵轩的事,这当口,老猫突然压低声音,整个身子靠过来,“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下。”

    我不明所以,瞧他样子几分神秘,不由好奇起来。兜兜转转间,随他去到了五楼。

    一开门,老猫便是让我进去,只左右打量了下,便是赶紧合上了房门。

    “怎么了,老猫,出什么事了?”

    老猫的举动着实神秘,这当口,我自是有些紧张。

    须臾,老猫问起我这几日的行踪,怎么联系不上。

    这话立马让我大为吃惊,因为之前涵轩的事,院方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说是我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当时我也没想太多,只道是巧合而已,直到此刻老猫再度提及,我才感觉事情严重了。

    思量间,我掏出手机,信号满格,电量充足,却根本没一个未接来电。

    正迷惑之际,老猫一把从我手里要来手机,只前后摆弄了下,就是说道:“陆朋,你手机给人做了手脚!”

    我猛然一惊,隐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这当口,再也按捺不住,“老猫,这究竟怎么回事?!”

    此时屋内悄无声息,只我二人再无其他,老猫一个沉吟,说道:“陆朋,我怀疑涵轩的事没那么简单。”

    陡然间,我心跳不已,看得出,老猫必是有所发现,就我不在的几天里,医院定是出了不寻常之事。

    果然很快,我的猜想得到了证实,老猫一开口,便是语出惊人!

    “陆朋,我好像又见到了他!”

    静谧中,我心悸不已,“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