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密室交易
    两人说话时,沿着老城墙约莫走了半个时辰,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处绿树成荫,端的有种曲径通幽的感觉。茂林修竹间,隐约露出一座恢宏明清园林式庭院,一看便知是那种大户人家。

    宫本藤咪了咪眼,对着一旁南造云子使了个眼色,帝国之花微微颔首,说道:“老师,就是这儿。”

    说罢,南造云子一个箭步,领着宫本藤到得大门前。

    这大门高一丈有许,宽又一丈,直下而上几级青石板台阶,正是门庭紧闭,居中铜环两对,门面倒是雕龙画凤,气质不凡。

    见状,南造云子上前轻轻扣了扣铜环,朗声道:“韩爷,冒昧再次打扰!”

    只话音未落,门后面便是几许脚步声,二人正听的入神,大门已是缓缓开了。

    打里面走出二人,一高一矮,壮实的很,青马褂,黑色布鞋,来时呼呼带风,一看都是会家子。

    那个高圆脸的汉子见着宫本藤,便是断喝一声,“干嘛的,来哥老会找韩爷?!”

    正说着,南造云子赶忙上前狐媚一笑,“这位先生,怎么贵人多忘事,我前几日来过的,可有印象?!”

    那人对帝国之花上下一阵打量,哦的一声,脸色猛然间更是凝重,“怎么又是你?!韩爷不是说了吗,和你们日本人没什么好谈的,你们快些走吧,再迟些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宫本藤微微变色,不过马上便是恢复了平常。自是哈哈一笑,却无言语。

    “你笑什么?!”

    宫本藤丝毫不慌,倏忽止住了笑容,突然声音提高八度,“韩老爷子,我有一桩关于哥老会的大事与您相商,既然如此,鄙人也只有告退了!”

    那二人不知他何用意,俱都目瞪口呆,正要发作,突然从庭院深处,一个老迈声音响起。

    “阿四,让他们进来吧!”

    这时,宫本藤也不等他人招呼,径直跟着南造云子走了进去,只留那两个汉子悻悻然,却也无可奈何。

    庭院内假山亭阁,小桥流水,与之外头又是另一番风景,宫本藤几人走了些许,便是来到了一间凉亭之处。

    这时,他见亭子内,一个枯瘦的背影,正背对着众人垂钓,身旁雅座一席,三两个石凳,倒也别致。

    蓦然间,那叫阿四的汉子赶忙上前,俯首低道:“韩爷,人到了!”

    那人也不回头,朝后微微扬手,示意他俩先退下,只等了片刻功夫,忽然说道:“两位,过来坐坐吧。”

    宫本藤二人依言转了过去,只在凉亭内雅座刚刚落定,那韩爷忽是起身站起,转向他俩。

    “怎么,你们日本人三番五次过来,那点心思老朽怎会不清楚,我再说一遍,没有可能!”

    这时,宫本藤总算看清了这位哥老会韩爷的尊容,瘦削脸頬,眉毛半白,身材倒是高大,一双深凹下去的眸子里,炯炯寒光,一看便知是个江湖大佬。

    见他已经是单刀直入,宫本藤索性也不藏着掖着,笑道:“韩爷,宫本素来相信,江湖之上,必有人杰出没,今儿过来,暂且不谈不相干的事,眼下确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韩爷白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既然不当讲,就不用讲了,阿四,送客!”

    南造云子没想到这次宫本藤来,居然也要吃个闭门羹,当场就火了,说实在的,如今的亭阳,早已今非昔比,只消几日,这座古城便就彻底沦陷!

    帝国之花,想想就是来气,这老东西哪里来的自信,居然敢这样说话?!

    宫本藤倒是成竹在胸,竟是仰天大笑,“可悲可悲,难怪哥老会到了而今田地,云子,我说了没错吧。”

    这次宫本藤自是有备而来,他早已猜透了这位哥老会韩爷的心思,表面上看,这位哥老会的当家,冥顽不灵,好像没什么合作的可能。

    但有一点宫本藤却是看的极为准确,那便是:不是不能合作,得看合作的筹码如何!”

    来此之前,宫本藤早就盘算好了,见着韩老爷子发愣的功夫,将来意全盘托出,“韩爷,想当初哥老会,九爷在世时,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道真甘心蜷缩于此,做个闲云野鹤吗?!”

    这话一说完,韩爷面色一变,不过马上镇定下来,笑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宫本藤不以为意,自顾言说,“如今之中国,今日之亭阳,逢乱世觅新生,识时务而为俊杰,依宫本能力,助韩爷重掌哥老会,想来并非难事,殊不知,卧薪藏胆近十载,总不能最后空余恨吧!”

    韩爷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大手对着假山一挥,“阿四,送客!”

    你?!

    南造云子着实气坏了,要不是一旁宫本藤拉着,非得给这老东西颜色看看。

    离了韩府,南造云子怒气难休,喋喋不休,倒是身旁宫本藤默然无语。

    突然,他一个转身,绕过韩府,拐进了一片密林之中。

    南造云子瞧的怪异,不知他心中所想,赶忙也跟上去。

    只走了大概百米路,林子尽头突然现出了个像是坟头的山包,宫本藤只瞅了两眼,便是走了过去。

    坟头无碑无主,上面杂草疯长,几乎将整个坟头给盖的严严实实。

    宫本藤把乱草两边一掰,南造云子就是一声惊呼。

    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赫然出现在了面前!

    宫本藤似乎事先早就知道了一切,这当口,径直一猫腰钻了进去。

    两人只走了十几步,黑漆漆的洞内,前方竟然有了点点亮光。

    “宫本先生,果然好智慧,老朽已等候多时了!”

    宫本藤脚步飞快,不多时便是去到跟前。

    眼前一幕煞是骇人,黑暗尽头里,赫然出现了一个房间,四壁火把烧的正旺,正中央,数十个大铁钩上,赤身*的挂着十几个男子,全都血迹斑斑,瞅着模样,有些甚至还没死透,只咿咿呀呀痛苦的呻 吟。

    “我倒想听听,宫本先生如何让老朽重掌哥老会?!”

    不知何时,昏暗的角落头,闪出个高大枯瘦的身影,南造云子只看了一眼,便是识出了来人,正是韩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