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失踪之谜
    这三更半夜的,北郊陵园突然冒出这么一座坟,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说实话,自打祝倩死后,我许久没有进入过那个幻境,或者梦到过。这会儿,不由得停了下来,围着墓碑转了一大圈。

    “陆朋,干嘛不走,你认得这个人?!”宫本清子首先瞧出了我的异样,边说着边靠了上来。紧接着老猫也摸近到了跟前。二人齐刷刷看向这堆墓碑,不解之情溢于言表。

    我默默点点头,淡然一笑,“没什么,不过一个旧相识而已,好了我们走吧。”

    北郊陵园的夜晚,寂静而又神秘。萧九松就这么彻底的消失了,蓦然间,我一个回眸,那陵园,那墓碑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谁又能知道呢?

    回到二院,我和宫本清子与老猫道了个别,顺便也看了看涵轩。老猫告诉我,涵轩估计明天就可醒来,让我好生放心。我微微一笑,算是谢过,这会儿,正是月明星稀,已是四更天了。

    眼看拂晓将至,我却毫无困意。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越想越是头大,竞自路边踌躇不前了。这时,宫本清子张口问道“想什么呢?”

    我笑笑,只愣了片刻,便把心中所想与她说了说,只道是欣集团究竟什么来头,当真费解的很。就听宫本清子冷哼一声,“不管他们什么来头,该查的还是要查,哪怕杀个鱼死网破,有死而已。”

    天色即将大亮,一抹鱼肚白悄然东面浮现出来。又一个无眠之夜过去,明天又将何去何从呢?

    我正瞧的出神之际,宫本清子忽是诡异一笑,直盯得我有些发毛,“陆朋,你刚才在陵园里看到的墓碑怎么回事,我想绝不会那么简单吧。”

    还是宫本清子眼光毒辣,之前老猫在旁,她不便过问,这会儿突然问起,着实让我一愣,很快,我定了定神,望着天空自言自语,“他,应该是我敬仰之人,只是多少年过去,不会有人再记得了,命运总是这么可笑,那些死去的抑或默默无闻者,往往淹没在岁月中成了沉默的大多数,又有谁知道,那是怎样一段故事呢?”

    这一次,我出奇的伤感,连着自个儿也大感意外。许是被我的情绪感染,宫本清子收住了笑容,不由得追问起来。

    我简单把个中原委说了说,直讲到残阳别墅那具陆汶崖的残骸时。宫本清子忽是惊呼道:“是他?你说他就是凤仪阁的主人陆汶崖?”

    我惊奇地望了她一眼,不明白宫本清子为何突然激动起来。难道说她,也和陆汶崖有什么关联不成?!

    宫本清子竟是沉默许久,我着实心急,终于,她抬起头,对我一笑,”我自然知道他,算起来,宫本藤还是祖父,你说我该不该知道?!”

    我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女子竟是宫本藤的后人,陡然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真算的上是大惊失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