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莫名失约
    搁下电话,我便又给琅晴去了电话。可不知怎的,总是没法接通。不得已,我和柜台交待了下,若是有个叫琅晴的姑娘过来,就说我有事先走了。

    交待完后,我径直上了的士,直奔书院而去。约莫半个来小时功夫,总算到了目的地。

    一下车,门口就见着了许琨。这当口,他显然也发现了我,扬手就是叫道:“朋哥,我在这儿!”

    说话间,我稍稍寒暄了几句。不多时,便随许琨七拐八拐进了院落里。甫一入内,屋里还是三年前的那般光景,简陋不堪,竟是分毫未变。

    “胖子,你这三年不是做的还好吗?怎么还是这样邋里邋遢,也该整一整了。”

    许琨苦笑着,一脸的无奈,“朋哥,我比不得你,老家还有个弟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着也得等他上了大学再说吧。”

    我默然点了点头,不禁有些感慨。就这时,许琨谈到了正题。

    “朋哥,那个药水,结果已经出来了。你看看这个。”说罢,许琨也不多话,直接向我递来了张纸条。

    瞧他郑重其事的样子,陡然间,我诚惶诚恐起来。

    好奇之下,我接了过来,就是瞄了几眼。猛然间,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很显然,手里的这张纸条,应该就是那瓶药水的检测结果。不过,只瞅了开头,一行小字便是映入了眼帘,白纸黑字端的算得上是触目惊心了!

    “此药剂系刺激性功能药物,非临床治疗使用,长期服用,易导致器官功能性衰竭,心脏功能不全者慎用。”

    寥寥几句,当真把我看的是胆战心惊。

    这时候,一旁的许胖子开口了,“朋哥,听药厂的哥们讲,你这药水可邪门的很,说是有心脏病的千万别注射,幸亏这药水浓度不高,不过久而久之,轻则休克,重则也会猝死。”

    许琨的话,显然让我意识到,杜离橘这些人的险恶用心。

    想来那病历上的患者,定是让杜离橘都注射过这药品。唐擎山等人的目的再简单不过。那便是借机制造出患者旧病复发的假象,只待病人一死,谁也怀疑不到他们头上。

    这样一来,那份器官捐赠遗嘱,也就正儿八经生效了。

    而至于杜离橘为何突然放过韩枫,我实在没法理解,联想起太平间唐杜二人的对话,我寻思着莫非与另一帮人有关?!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夜唐擎山可说的明明白白,似乎还有另一派势力也卷了进来。

    巨大的震惊中,我翻开手机,大略翻了翻病历照片。很快,我有了个惊人的发现。那便是这六人的病情极为相似,均为心脏出了问题。

    很显然,当初许婕只是假死过去,压根没有真正死亡。唐擎山等人已是迫不及待宣判了她的死刑,当然这药水配比也很是讲究,但凡稍稍过量,便是要了人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