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行尸走肉
    今天的陆汶崖和我往日里见到的,真是判若云泥,若不是亲眼所见,几乎都认不出他来!

    这时屋内就只剩陆汶崖和孙佳颜二人,气氛陡然变的有些怪异。好半天功夫,就听孙佳颜冷冷笑道:“陆大哥,眼下人都走了,你该和我说实话了吧。”

    陆汶崖满脸堆笑,手朝椅子一挥手,“佳颜,坐下说吧。”

    孙佳颜竟不搭理,兀自站着,气氛好是尴尬,许久,陆汶崖低声说道:“佳颜,非是大哥有意瞒你,雨桐确实不在凤仪阁啊!”

    这二人说来说去,总算让我听的有些眉目,可昨日,我明明看到徐邺那副模样,短短一宿,怎么可能说失踪就失踪?

    过不多时,就见孙佳颜竟自一转身扬长而去,显是有点恼了,我正看的错愕,一旁祝倩却是轻轻扯动,“陆朋,陆朋。”

    回过头来,祝倩告诉我,方才就在我凝神之时,菊婶鬼鬼祟祟地打这边经过,看上去竟是怕人瞅见,我闻言一顿,随即醒悟过来,对呀!菊婶必知道这个中内情,不如跟着她,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当下,二人就一路跟着菊婶,好一阵兜转,直到见她走到一处停了下来。

    就这当口,祝倩忽而咦的一声,原来这菊婶竟是到了那地窖出口,上回徐邺放小笠满男也正是从这下去!

    趁这功夫,菊婶已是开了那盖子,回头还不忘四周看了几眼,才进了地窖里。此时,我和祝倩心中万千狐疑,待过了多时,看周边再无异样,也跟了下去。

    一进地窖,就是两眼摸黑,好半天功夫,我俩都不敢乱动,生怕惊动了下面的菊婶。直到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二人猛地一惊!

    我和祝倩自是好奇,这声音怎么听的这般毛骨悚然,难不成菊婶出事了?!我俩一急,也顾不上其他,蹭蹭蹭的就爬了下来,顺着声音方向,远远看到一丝烛光忽明忽暗。

    刚靠近着,那声音又是叫了起来,不过这次倒让我看清了,却是头皮一紧,死死钉住了原地。

    原来那声音居然是徐邺!此刻见他状如恶鬼,满脸黑毛,只一夜功夫就像脱了水般,整个人都干瘪了下去,一眼看去,竟是和那日凤仪阁的僵怪别无二致,若不是衣服眼熟,我几乎都认他不出!

    祝倩也是心下骇然,一双玉手竟自拉紧了我,瑟瑟发抖起来。

    二人惊恐了好一阵子,才渐渐瞧出了些端倪。此时,徐邺整个人竟被绑在个铁柱之上,只两双手兀自挣扎,菊婶站的远远的,似乎也是胆战心惊。许久,就听菊婶颤巍巍说道:“徐先生,该吃饭了。”说着小心翼翼地将一盘饭菜端到了徐邺跟前。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时,徐邺却猛地抓住了菊婶的手,对着手背竟是一口咬去,就听菊婶啊的一声惨叫,一块皮肉竟是活生生地被徐邺咬了下来,居然咀嚼了起来!

    此情此景,祝倩看的真切,几乎站立不住,一头就晕在了我怀里。

    此时的徐邺当真成了恶鬼,看他意犹未尽的样子,嘴边尽是血迹,完全如同野兽一般,眼神中再无半分人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